第14章 活捉黄皮子,顺带报仇
厕所没纸了2018-06-17 18:222,246

  林坳子里黑黢黢的,若不是天光顺着叶子间的缝隙洒下一线,兴许元家祖孙俩将一步步迈进黄皮子窟都不自知。

  元姒在地上拢起一堆枯叶,将怀里仅剩的打火石拿来出来。“爷爷,要不咱们在这儿歇歇再走吧?”打火石溅起的火星子艰难的引燃了枯叶,但到底存着些许湿气,冒出来的黑烟直冲天际。

  林坳子里的黄皮子兴许是闻到了人味儿,从祖孙二人的背后冒出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祖孙二人的一举一动。烟火气息让那些成了精的黄皮子十分不适,不禁一个瑟缩,闹出了些动静来。

  “谁?”元姒将一根粗木棍握在手里,警戒地望着四周。

  黄皮子们纷纷一个闪身,钻进了洞窟之中,再不见丁点儿痕迹。“是黄皮子,”元爷爷往火堆里添了一把落叶,“这林坳子就是黄皮子的老窝,有外人进来它们一个个都警醒的紧。”

  元姒稍稍放下了心,“既然这林坳子里都是黄皮子,会不会咱们村的屠户大叔和锁子匠大叔也会埋伏在这儿,等着捉黄皮子?”

  元爷爷摇了摇头,“屠户和锁子匠独的很,若是他们也在这儿等着捉黄皮子,只怕咱们俩还没走进林坳子,就已经中了他们两人的陷阱。”元爷爷的模样让元姒只觉处不对劲来,具体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得了,别想了。”元爷爷从怀里摸出一袋子干粮来,“这都走了一天了,吃点东西,明天咱们也学一学屠户和锁子匠,布个陷阱,活捉黄皮子,顺带着把仇一起报了。”

  很快,林坳子里的天光渐渐微弱,一盏茶的功夫,林坳子就完全黑了下来,只有祖孙二人燃起的火堆照亮了周围。

  大牛和陈老爷子一行人就在林坳子外围候着,此时天色渐晚,人们也都纷纷去升起火堆,准备今晚的宵食,有些人也已经开始清理今夜睡觉的地方。

  “老爷子,”大牛凑到了陈老爷子跟前儿,“您为何总是跟元爷过不去?咱们这一路还得靠着元爷……”陈老头儿就不喜欢别人提起“元爷”这俩字。“呸,什么元爷!他们元家不过就是靠着祖荫过活,有什么好怕的。”

  陈老头儿从怀里拿出火折子,“啪”的一声扔进了眼前的火堆里。“真当黄皮子那么好捉?没了亮光,看他们拿什么捉!兴许掉进黄皮子窟,直接有来无回才好呢!”

  大牛打了个寒噤,望着陈老头儿的眼神带着些许厌恶,又有些恐惧。

  在周围的村子里,谁没听说过元家元爷的名头。早些年见元六还活着的时候,十里八乡都在传元六给官家当差,也就是官家的人。当时元家在十里八乡都是风头无两的。陈家的陈老头儿是当时祁阳县的老秀才,一辈子都跟元爷不对付,四处中伤元爷的名声。也就是元爷脾气好,并不与陈老头儿计较。

  “大牛,且待我问你,他们上山来寻野物,为何不跟着他们青山村的屠户和锁子匠,偏生要跟着咱们村子里的人一起上山?”陈老头儿眼底闪过一丝狡诈。大牛就是个平日里游手好闲的粗人,哪里懂得文人的弯弯绕心思。

  大牛摇了摇头,“前几日元爷来家里寻我,说可以给上山的兄弟们医伤医病,只求能带着他们祖孙二人,分两只黄皮子抵租子即可。”

  陈老头儿冷笑,“医伤医病?大牛啊大牛,亏你还跟着我在学堂识过两天字。她一个跟死人打交道的,哪里会医活人病活人伤?你莫不是个傻子哩!”

  大牛面带疑惑,“可是,元爷之前给咱们村的巫婆婆医病,确实有一手啊!”众人听到大牛和陈老头儿的话纷纷附和。

  “你们懂什么!去去去,都各忙各的去!”陈老头儿不耐烦地挥挥手,“我跟你说,等明天咱们进了林坳子,你们都得听我的,我说什么你们都得听,不然你们小心被黄皮子拖进洞窟子里,出不来!”

  大牛和众人瑟缩了一下,皆低下了头,不敢再看陈老头儿。

  陈老头儿冷笑了一声,从怀里摸出一个黍面儿的窝头,架在火上烤了烤。待两面都烤的焦黄,也不管烫不烫嘴,三下五除二塞进了肚子里,转身找了个干净地方,和衣而眠。留下大牛和一众面面相觑。

  睡不好的岂止有林坳子外的人,林坳子里的元姒也是一夜未睡。四周窸窸窣窣的声音让元姒整个人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总觉得到处都是绿油油的眼睛在暗处窥探着他们祖孙二人,要不是面前的火堆挡着,那些黄皮子怕是要上来直接撕咬了。

  元爷爷倒是心大,找了个落叶厚的地方径直躺了上去,没多大一会儿就鼾声四起,倒是苦了元姒,睁着眼睛守了一夜。

  陈老头儿是这些人里当先起身的,天光大亮,火堆还冒着火星子,估摸着刚灭不久。先前守夜的人也刚刚躺下。正是他们的动静闹醒了陈老头儿,眼见着日头慢慢升上来,陈老头儿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见元家那祖孙二人葬身黄皮子窟的下场。

  林坳子大得很,指不定那祖孙二人死在了什么地方。陈老头儿慢慢踱步上了林坳子。

  林坳子里昏暗的紧,陈老头儿踮着脚往下瞅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冬天的林坳子里更是透出一股阴冷的寒气来,不禁让陈老头儿也打了个寒噤。“奇怪,这林坳子里什么时候也这么冷了?”

  大牛一早起来就不见了陈老爷子的踪影,问过了那两个守夜的他们都摇头说不知道。“兴许是上林坳子里了。”有人说了这么一声,“老爷子的东西还在这儿放着,估摸着走不远。”

  这话听来有理,大牛挥了挥手,“帮老爷子把东西带上,咱们进林坳子。”

  陈老头儿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结果一个不留神,脚下打滑,陈老头儿就跟滚雪球似的,一骨碌的往下出溜。幸好中途有一棵树的枝桠刮了陈老头儿一下,暂时给陈老头儿的下滑之势做了缓冲,否则,陈老头儿指不定就要一头栽进黄皮子的洞窟子不可。

  见自己不再下滑,陈老头儿松了口气。自己这老胳膊老腿儿经不起这般折腾,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疼。陈老头儿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没来得及爬起来,那口凉气就堵在了喉咙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