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寡妇门前
厕所没纸了2018-06-20 18:002,197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宇文皇后望着虢国公府新送进宫里来的美人图,含笑赞了一声。“弟弟这是又有了什么坏主意,巴巴的往我宫里送美人图,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选美呢。”

  虢国公夫人今日盛装入了宫,就连压箱底的头面都拿出来戴上,让宇文皇后好一阵惊诧。

  “说选美,也未为不可。”虢国公夫人唇角扯出一抹微笑,“国公爷这两日思虑良久,又遣了人四处寻觅,这才得了这么一个姑娘。”见宇文皇后面有异色,这才小意道出了目的。“娘娘如今是带着双身子,侍候今上到底多有不便。国公爷也是为着娘娘着想,若是能有宇文家的人为娘娘固宠,也总比慈宁宫那边往今上身边塞人的强。”

  宇文皇后眉头一皱,手一遍遍抚着小腹。“宇文家如今越发树大招风,若是现在又要明明晃晃的往宫里送人,总归让朝中那些人看了心生嫉恨。弟弟此番怕是不妥。”

  虢国公夫人来之前得丈夫千叮咛万嘱咐,务必要皇后点头应了这个美人。如今看皇后娘娘的意思,竟是要拒了人。“娘娘,这朝中谁人不知咱们虢国公府只靠着娘娘这一棵大树,远的不说,单单说那方家。那是几辈子人攒下来的军功傍身,手里握着先帝的‘免死朱笔’,那可是抢不走的恩宠。反观咱们虢国公府,除了娘娘和国公爷,咱家又能靠谁?国公爷也是为着咱们宇文家着想。娘娘不要为了忍不下这一口气,而将宇文家弃之不顾啊!”

  宫里的女人能立身的不光是后嗣,还有母族。母族倾覆,就意味着立身之本失了大半,就算勉强立足,也得被人踩在脚下,挣扎不得。

  宇文皇后不在乎情情爱爱,早在今上还在潜邸之时,什么少年夫妻的情爱早被消磨殆尽。今上向来自重身份,别看潜邸之时后宅女人只那几个,但在外头也没少沾惹。宇文皇后闭了闭眼,要是忍不下这口气,她何至于坐到今日的位置。

  “回去告诉阿护,先将人送到我宫里,我要亲自调教一番,再送到今上身边。”

  宇文都护得了皇后娘娘的钦准,先是一喜,而后像是想起什么,唤了身旁侍候的小厮,“快去,将表小姐好生请过来,就说与她商议入宫之事。”

  小厮得了令,着急忙慌的往后院去寻人通禀表小姐。途径一洒扫花园的丫头之时,莫名绊了一跤。“哎哟!”

  丫头骇了一跳,手忙脚乱的前去扶人,“对不住对不住。”丫头拍了拍小厮身上的尘灰,小厮不耐,正欲开口训斥,却被那丫头的样貌一惊。“你,你不是春花妹妹嘛!你怎么会在这儿?”

  那丫头也吃了一惊,将小厮上下辨认了一通,“柱子哥?”

  “可不是,小时候咱们常扮家家酒的。你何时也入了国公府,竟不与我说一声。”丫头春花未语先红了一张俏脸,直瞧得那小厮柱子心旌神摇。“我也没承想会在这儿遇见柱子哥。瞧着柱子哥匆匆忙忙的,铁定是主子有事吩咐吧?不若柱子哥且去忙,明日我一日休息,咱们再找个地方细谈?”

  小厮一拍脑门,“可不是!瞧我这记性。国公爷吩咐我去寻表小姐商议入宫之事,可巧就碰见你。那我就先去办差事,明日咱们后角门见,我带你去脚店喝肉汤!”

  眼见着人急匆匆走了,丫头春花收了笑意,半晌听见园子里有婆子的声音传来,复又低下头装作认真洒扫的样子。

  ——

  年关将近,青山村这两日越发的热闹起来。先是屠户与锁子匠下了山来,听说是猎了不少野物,足够两家过个肥年。再有就是元家祖孙俩为了抵租子也上了山,可是至今都没有消息。

  顺子娘一大早打开门,就见隔壁老李家的小娘子上门来,“婶子,你听说了吗?元爷和他孙女上山了,怪不得我说最近怎么没见四丫头在村子里跑动。”李家小娘子手里捧着一捧瓜子,俨然一副论东家长道西家短的架势。顺子娘平日里跟李家小娘子不对付,见到李家小娘子上门也没给个好脸色。

  “我哪儿知道。这是人家元爷家的事儿,你男人呢?你男人不是也嚷着上山去猎野物抵租子吗?”

  李家娘子撇了撇嘴,“山上多危险呐,我哪儿敢让我家男人上山冒那个险。倒是婶子,你家今年打算拿啥抵租子?我可听说前些日子,元爷把家底儿可都掏给你了。”

  顺子娘一双杏眼微眯,“你这话啥意思?”

  “别装了,谁不知道顺子他爹在的时候,元爷就对你家顺子照顾得很。”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这话真应在这儿不假。饶是顺子娘近来深居简出,还是有不少长舌妇凑在一堆乱嚼舌根子。顺子娘不禁怒从中来,抄起手边的捣衣槌,劈头盖脸的就往李家娘子身上打去。“好你个下作的小娼妇,上老娘这儿编排老娘了是吧?”

  李家娘子骤然被打的发懵,手里的瓜子掉了一地。

  村子里的人闻声都站在自家门口瞧热闹。顺子娘在村子里以前的风评不大好,二嫁给顺子爹,那时就是满村子的人指指点点,要不是元爷后来出声制止,只怕就连顺子爹在村子里都呆不下去。

  李家娘子一边抱着头乱窜,一边叫自家男人出来帮忙。一般村子里女人掐架,男人们是绝不会上前拉架的。李家小子缩了缩脑袋,躲在自家爹娘身后没敢抬头。李家娘子骂了两句自家男人“软脚的虾”“没用的货色”,顺子娘拎着捣衣槌在后边冷笑,“李家的,你家男人都不帮你。就你这样烂嘴烂肚肠的货色还敢上门,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不知人群中是谁喊了一声,“别打了,元爷回来了!”

  元姒刚进村子就被顺子拉住了,“四妹妹,你总算回来!”见顺子面有异色,饶是元姒不太善于和孩子接触,也耐着性子问了句“怎么了”。顺子手里捏着泥娃娃,不由分说塞到了元姒手里。“四妹妹可还记得上水村的百灵姐姐?我昨天听说百灵姐姐没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