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酆都世家
厕所没纸了2018-06-19 18:392,303

  在元姒看来,尽管人们都说这些黄皮子活的成了精。可到底低级动物就是低级动物,跟人类这样的高级灵长类动物相比,圆毛畜生的脑子到底比不上人类的智慧。

  等到天黑下来,元家祖孙俩去陷阱里找黄皮子,看到满满一坑里全是黄皮子的时候,不禁有感而发。

  元爷爷动作敏捷的将陷阱里,误食了骨粉与药物混合“迷药”的黄皮子,一个不落的塞到了随身带的皮口袋里,鼓鼓囊囊的一袋子,也不知道能抵多少年的租子。黄皮子清理干净,就看到了坑底躺着的不省人事的陈老头儿。

  元姒点上了火折子,将周围的枯叶拢在了一处,枯叶有些潮湿,点了半天都只是冒出个火星子,半晌就没了动静。元爷爷抱着一捆柴火走了过来,“用这个吧,地上潮,不好点。”

  陈老头儿就躺在不远处的一棵树底下,手脚都用绳子绑了,弓着身子的样子让元姒想起了煮熟的大明虾。元姒不禁吸溜了一下口水,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古代什么时候能吃上一次白灼大明虾。

  “今晚先对付一夜,要是这老小子还不醒,就把他松绑扔在这林坳子里,生死有命。”元爷爷自顾自倒了半壶白水,将剩下的半壶递给了元姒。火苗儿窜的特别快,也不知道是柴火的问题,还是现在有微风相助的问题。元姒伸出手去打算烤烤冻僵了的手,却被元爷爷顺势塞进了半块冷掉的黍面窝头。

  元爷爷带的干粮不多,他们这祖孙俩穷的叮当响,出门的时候就带了三四个黍面窝头,还有一张白面烙的饼子,还是隔壁的婶子看元姒可怜,特意塞给元姒,叫她路上吃的。

  白面的饼子是好东西,至少在只能以黍面当粮食的地方,能吃的白面的东西,已经是最好的美食了。元姒把那张白面发的饼子留在了最后,打算等到回家后,那张白面饼子再配上肉汤,能叫他们祖孙俩喝上一碗热乎乎的肉汤烩饼。

  也不知道黄皮子的肉好不好吃?元姒悄悄看了一眼装黄皮子的口袋,里面还是静悄悄的没点动静,看来元爷爷的独家秘药的药效还挺猛。

  一夜无梦,元姒难得睡了个好觉。原本睡在荒郊野外本就危险,但元姒却只觉得温暖又舒适,比在家睡那个破破烂烂,翻个身都吱吱呀呀乱叫的榻还要舒服。一睁眼,天亮了,林坳子里难得露出的亮光正好洒在元姒的脸上。

  身上盖着元爷爷的羊皮大袄,不远处就见陈老爷子还在晕着。元爷爷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元姒一骨碌爬了起来,莫名有点慌。装黄皮子的口袋还在,陈老爷子还在,就算是他们祖孙俩进林坳子带的简易装备都还在,元爷爷又能去哪里?

  这个想法还在脑子里转悠,没消下去,忽然就听身后传来一声窸窸窣窣的动静。

  大牛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他们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上山来,整个村子都知道,如今再回去,少了个陈老爷子不说,元家祖孙俩更是没了消息。三个大活人全在进了林坳子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怎么想都觉得着林坳子古怪的紧吧?

  回去的路上,大牛一行人都是出奇的沉默。想捉黄皮子抵租子的想法早被狠狠压回了心底。林坳子诡异成这个样子,谁还敢回去。可是若不去捉黄皮子,就没有东西抵租子,他家里还有上了年纪的娘老子,心里还藏着一个想娶回家的新娘子。

  大牛回头看了一眼光秃秃的青山,“你们,还有路子能抵租子吗?”话一出口,很多人都变了脸色。大牛半晌没吭声,这时就有人提出来,“要不咱们去找找青山村的屠户和锁子匠?”

  ——

  凤霞关最近总是黑云压境,像是要搞出点动静似的。方安晏没事儿就喜欢拎着酒壶坐在校场门口自斟自饮,时不时的还能冒出两句“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或者是“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之类的,引得那些小崽子们看猴戏似的盯着方安晏瞧。

  都是一群大老粗,念过书识过字的也就方安晏一个。

  副将骂了两句,将那群看猴戏的人撵走。偌大的校场上就只有副将和方安晏两人。“将军,您叫属下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方安晏手里的酒杯应声而碎,酒水混着血水从手腕上往下淌。“说。”

  “那人果然是奔着虢国公府方向去的。属下派去的探子说有黑衣人进了虢国公府,虢国公还不许人跟着,神神秘秘,必定有事。”方安晏摩挲着下巴,“那皇宫那边就没有动静?”

  副将早知自家将军料事如神,忙颔首回道:“宫里人说,那日见过虢国公府的人后再宇文皇后的宫外,像是有事禀报一般。但咱们的人身份低微,探听不到内里,只说见过虢国公府的人,旁的却是一概不知了。”

  方家在酆都也算是世家大族,世代镇守边关,立下过赫赫战功。先帝为了奖赏方家忠心护主之功,钦点了方家大小姐入宫。也就是方安晏的亲姑母,一进宫就是贵妃位份,仅次于当年还是皇后的赵太后。

  先帝一薨,赵太后理所应当占了慈宁宫为太后,方安晏的姑母,方贵妃便入了宁寿宫的雨花阁,安安心心当起了她的太妃。

  今上还在潜邸之时,与方贵妃从未有过交集。后来今上登位,方家首先跪地迎接新主,也算是第一批和宇文家一起的从龙之臣。虽然方家此举有先帝授意之嫌,但方家到底还是得了今上的赏识。就是在赵太后那边,有些讨不着好。

  尽管两家都表示为今上效力,但到底两家都是各怀心思。表面上同朝为官,一团和气,私底下没少生嫌隙,暗自下绊子的事儿谁都没少干。

  宇文家嫌弃方家一家假正经,方家嫌弃宇文家庸俗粗鄙。这些话从不摆到台面上说,但仅凭两家女眷的态度,也能稍露端倪。

  方家如今的掌权者明面上是方安晏的爹,但老爹头上还压着老太君,方安晏的亲奶奶,谅是方安晏的爹胆子再大,也不敢违拗亲娘的意思。说到底了,这方家还是老太君说了算。方母是清河郡沈家的嫡小姐,沈家是清贵人家,一门的文人。嫁到方家这样的武人家里,免不得处处受委屈。

  方安晏他爹别看五大三粗,疼媳妇儿在整个酆都都是出了名的。要提起方家,谁不得赞一声方家大夫人命好,嫁个会疼人的相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