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各怀心思
厕所没纸了2018-06-23 19:522,087

  元姒一行人赶到上水村的时候,百灵家的灵堂都快拆了一半,就剩下一些来不及撤走的白幔子还在风中飘扬。临近年关,家里出了这样的事,任是谁心里都不免有些凄惶。

  百灵娘就坐在灵堂里抽抽搭搭,身边围坐着一圈的娘子,有劝的有跟着掉泪珠子的,看着着实叫人戚戚然。元姒和董顺还有刘家姐姐在灵堂外站定,元姒倒还好,再看董顺和刘家姐姐几乎要哭的背过气去。

  百灵家的人出来看见了三个小孩儿在门外哭,好心上去领路,“孩子,外头风大,进屋去。人在屋里呢。”

  元姒朝着领路人做了一揖,“节哀。”百灵家的人面有戚色,“进去吧,进去吧。”

  古人向来信奉“死者为大”,但鉴于死者百灵是个还没出阁的姑娘家,而且死的时候没能留住清白身子,因此丧葬规格一切从简。单看这简单的灵堂就能看出端倪。

  三尺薄棺就将人的一生尽数埋葬,不管生前欺世盗名也好,人人交口称赞也罢,终将一抔黄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百灵亦是如此,饶是面上傅了粉,唇上涂了鲜红的胭脂,也掩盖不住那失了血色的脸还有浓浓的死气。

  刘家姐姐早转过脸,不敢看躺在棺中的百灵。董顺倒也不怕,只是紧握的拳头与狰狞的面色看着有些骇人。“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害死了百灵姐姐,若是叫我知道了,我一定……”

  元姒赶紧截住了董顺的话头,“顺子哥,今天咱们是来送百灵姐姐的。”说罢,朝着百灵娘那边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说话注意分寸。董顺眼圈红红的,朝着棺中的百灵上香。

  “婶子,您节哀顺变。您这要是哭坏了身子,百灵姐要是泉下有知,定然是不能安安心心的走的。”刘家姐姐从善如流的拉着百灵娘的手,柔声劝道。元姒对刘家姐姐挺有好感的,说话柔声细语,处处都很照顾人,有着古代少女特有的温婉。

  正想着,从屋后突然跑出来一个扎着双丫的少女,莽莽撞撞的跑了进来,甫一看见元姒他们,登时露出惊恐的眼神。这少女几乎与棺中躺着的百灵有七八分相似,若不是年龄对不起来,怕是有人就要叫喊着诈尸了。

  “喜鹊,”百灵娘突然唤了一声,“你孩子乱跑什么?难道你也想学你姐那样,徒让娘养活你这么多年,到头来只是平添伤心的吗?”

  刘家姐姐赶忙上前拉着那个叫喜鹊的少女,“这就是百灵姐姐常说的喜鹊妹妹吧?看这眉眼,跟姐姐一模一样,可怜我那个好脾气的姐姐,就这么去了。扔下了一对儿孤儿寡母。”说着说着,竟又要落下泪来,惹得一屋子的女人又要哭。

  喜鹊不住的往后躲,像是怕生人似的,让元姒心内不禁唏嘘。

  在董顺的叙述中,百灵姐姐是个很好脾气的大姐姐。尽管青山村和上水村关系不大好,但每当青山村的孩子去上水村的,都喜欢往她那里去走动一番。董顺每当说起百灵姐姐,都是一脸向往之色。百灵这人的品性,可见一斑。

  屋外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准备合棺”,百灵娘突然像是疯了一般,整个人都趴在棺材上面,直嚷着“不要带走我儿,我的心肝儿”之类的。众人看着,个个鼻头泛酸。

  元姒被刘家姐姐拉了一把,站在了众人身后。“四妹妹,你说百灵姐姐这么好,怎么这么年轻就去了?都说好人是往天上去成仙的,百灵姐姐只怕现在就在天上的吧?”

  成不成仙元姒不知道,“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却是听说过的。“嗯,应该是吧。”元姒闷闷的憋出了这么一句,尽管她是当代社会主义接班人。

  各家的娘子苦苦相劝,好说歹说,生拉硬拽好歹是把百灵娘从棺材上“撕”了下来。也不知道是谁动作过大,不小心惊动了棺中的死者,百灵的头略微歪了歪,元姒被人推搡着离棺材挺近,看到百灵的颈间竟有一大片的淤青,下颌连接耳朵处,有淡淡的青色指印。

  元姒不动声色的往前靠了靠,打算再看的清楚一些。

  听人说,百灵是三天前的夜里出门给她妹妹请郎中,结果黑灯瞎火的,不知道被哪个挨千刀的男人,趁着天黑霸占了身子。百灵回了家没敢声张,当晚就解了衣带,吊死在了屋后头的林子里。

  百灵脸上傅了粉,厚厚的一层,就像是日本艺妓般的苍白。脖子间的淤青倒是可以解释是上吊的衣带造成的,那下巴上的指印又该如何解释?

  元姒低头瞧了瞧,厚厚的傅粉之下,颜面微微呈青紫之色,紫绀明显,这是窒息死的常见特征。只是百灵唇上涂了一层厚厚的胭脂,否则现在呈现出来的,就该是青色甚至是发黑的唇色。

  再往下瞧,就看到百灵叠放在腹部的双手,手指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处不自然的蜷曲,指甲有多处破损、断裂,就像是死前经过剧烈的挣扎、抓挠。

  元姒心里暗暗生疑。一个自杀的人,想必定是带着必死的决心,又怎会挣扎?绞缢死是法医鉴定里比较常见的死亡方式,特点就是过程长,死法痛苦,在警方推理分析之中,多半会得出凶手对死者有极大的怨恨,通过绞缢颈部这种方式折磨死者,并且享受这种折磨带来的快感。但往往会让死者面目变得十分狰狞。就算是自杀,死者也会出现翻白眼、舌头伸出,手成爪状等形象。

  但看百灵,面目安详,虽有窒息死的特征,却不像是绞缢颈部而亡。

  元姒一抬头,就看见缩在角落里的喜鹊,依旧是一副惊恐的模样,定定望着屋内的一处,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只剩下了惊恐与之相伴。

  这就很有意思了。元姒慢慢退到了一边,眼看着屋内的人有人哭有人劝,还有人,各怀心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