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故地
逡罗2020-02-05 16:273,041

  我曾经以为活到我现在这个境地,充满了未知的偶然。但是经历过这一次之后,我才明白,原来一切的一切在最开始之初就已经有了暗示,但无一例外,全部被我选择性地忽略掉了。

  我的意识正在一点一点恢复,这个过程同样让我觉得奇妙,就像是云游天外的我的身体的一部分正在一点一点回归自我,颇带有一些禅意的色彩。

  我躺在全部都是灰尘的病房里,盯着黑洞洞的天花板,周围只有梦瑶手中那支手电撒发出来的微弱的光亮。

  我虚弱地问:“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梦瑶说:“你终于恢复过来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说:“你是梦瑶。”

  梦瑶松了口气,说:“看来你果然没事了,现在我们聊聊生猴子的事情吧,还有,谁在你面前宽衣解带了?”

  我想起了之前的幻觉,的确有些难以启齿,好在这里的光线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梦瑶自然看不清我红着的脸,但我还是支支吾吾地说:“呃……那个……你听我说,这都是误会……”

  梦瑶白了我一眼,哼了一声,说:“你没事的话我们就赶紧离开这里吧,这本来应该是救命的地方,可是现在脏兮兮的。”

  我在梦瑶的搀扶之下这才下了病床,我问:“我是怎么得救的?你怎么知道怎么缓解T•P Seven的药效?”

  梦瑶说:“这个药其实很好解,只需要吸纯氧气就可以逐渐缓解,当然这也是编剧老师告诉我的。但是你的情况很特殊,直接吸入那么多T•P Seven挥发之后的气体,能活下来也算你命大了。我能想到能直接找得到氧气的地方就是医院了,这家医院也就是最近的医院了。好在这里的氧气瓶里还有余量,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过期了。”

  我说:“我刚才是不是说什么胡话了。”

  梦瑶冷冷地说:“是啊是啊,什么猴子啊,老虎啊。什么楼上有人啊,脱衣服啊之类的,也不知道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我赶紧岔开话题,再说下去的话我都觉得自己下作了。

  可是我觉得刚才的幻觉里又似乎有什么东西给我了一些怪异的感觉,梦瑶也好,老虎也好,这都是我讲过的,这就像是梦。人的梦只会梦到自己见过的场景和人,但是我在楼上看到的那个人影是谁?我敢保证在我的印象里从来都没有一个那样状态的人,就好像他在承受极大的痛苦一样,远远看过去,他的整个身体都像是要扭曲了一样。

  我在想,如果那个人不是幻觉又会是谁呢?会不会就是那个一直躲在暗中的神秘人?

  虽然我半信半疑,但以我现在这个状态就算那个人真的是那个神秘人,我们又有什么胜算呢?梦瑶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再加上我这个累赘,别说抓住他了,如果真的打起来就是自保都成问题。

  我对梦瑶说:“我觉得这里不安全,我们回家吧。”

  梦瑶点了点头,说:“我也感觉这里有点阴森。”

  我们沿着走廊走着,顺着手电的光点我看到走廊尽头好像就是分娩室。我喃喃地说:“这间医院我好像来过呀。”

  梦瑶问:“你说什么?”

  我想了想,终于回忆起这间分娩室了。我说:“梦瑶,你记不记得大概是四五年之前,有一个出了交通事故的孕妇,虽然孕妇不幸遇难,但是她肚子里的胎儿却因为车祸而降生,最后活了过来。当时新闻报道的铺天盖地。”

  其实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以梦瑶当时的社会地位,她未必能关注得到这样的新闻。可我没想到我刚说完,梦瑶就点头说:“我记得,当时我在拍一部戏,是我的经纪人看到那则新闻之后拿给我看的,我觉得那个孩子很可怜,生下来就没了妈妈。事后我还给那个孩子捐过款,本来还想收养那个孩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收养手续始终办不下来,再到后来我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去了哪里。”

  以梦瑶的能力也没办法探知得到那个孩子的下落,这样我的心里其实就有了答案了,我小声说:“是啊,找不到就对了。”

  梦瑶不解地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说:“那件事发生的地点就在这个城市,而那个孩子也被送到了这间医院里,出事那一天,我正好就在这里。”

  梦瑶说:“那还真是巧了,可是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说:“那个孩子重要也不重要,我想说的不是那个孩子,而是我在分娩室外面遇到的一个人。”

  梦瑶问:“什么人?”

  我说:“一个老人,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老人。当时我和他就在这里第一次见面,有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梦瑶没有说话,而是等着我继续往下说。

  我坐到当时我坐过的那张长椅上,连灰尘都没有拂去。我说:“那个老人曾经和我说起过关于世界末日的事情。”

  梦瑶也有些讶异,忍不住说道:“世界末日?”

  我回忆了一下,越发觉得这个老人很有可能是了解到世界末日真相的人,我说:“那个老人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一晚发生太多意外了。”

  梦瑶说:“意外?他指的是什么?”

  我说:“当天夜里,我的一个同事因为老曹那个混蛋的操作失误而出了事故,我们把他送到了这个医院。我当时以为老人清楚这件事儿,但我问他的时候他却显得毫不在意,他说和全世界人的生命比起来,一个人的生命显得微不足道。后来我才知道,在这条夜里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个婴儿因为这次事故而被迫降生。幸运的是这个孩子活下来了,而且就在医院的分娩室里。”

  梦瑶轻轻坐到了的旁边,也忍不住说:“还有这么巧的事情。那这个老人和这个幸运的孩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说:“如果按照那个老人的说法,老人不配和这个孩子有关系,而且这个孩子能活下来并不是这个孩子的幸运,而是这个世界所有生命的幸运。”

  梦瑶说:“你越说我越糊涂了。”

  我叹了口气,说:“如果不是世界末日真的到来了,我可能现在也还糊涂着,甚至以为这个老人是个精神病人。”

  梦瑶问:“你为什么说这个老人知道世界末日的真相?”

  我解释说:“因为老人说过,世界末日其实应该已经降临了才对,但是因为机缘巧合之下,那个本不应该降生的孩子却因为种种原因提前来到了这个世上,应该是打破的某种平衡,所以才导致了世界末日足足推迟了四年。”

  梦瑶歪着头,一脸不解的样子。

  我说:“哎呀,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当时我和那个老人之间具体的谈话内容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况且他说得这么晦涩,我完全听不懂,自然也不会记在心里。”

  梦瑶说:“不管怎么说,这个老人应该是知道内情的人。”

  我说:“是啊,他还说我们是有缘人,如果我有什么事情需要他指点的话,可以随时找他。”

  梦瑶说:“你们之间怎么联系?”

  我说:“我就没联系过他,不过当时临分别的时候,他好像给了我一张名片。”

  梦瑶激动地说:“名片上肯定有地址啊,名片在哪儿?”

  我犹豫了一下,说:“我早就忘了丢在哪里了。”

  梦瑶有些遗憾,但还是说道:“或许在你家里的什么地方,我们回去找一找吧。”

  我想了想,也只有这样了。

  我和梦瑶起身,准备回家。

  这时候我又路过了当时小赵住过的病房。我说:“等一等,这里我也知道是什么地方,这是我那个同事住的病房。”

  我走进去,看着病床上依然落满了灰尘,但是花花绿绿的管子散落在床上,保持着世界末日之前的样子,在人类消失之前,这些管子还井然有序地插在小赵的身上,这是现在透着一种莫名的委屈。

  被子有些凌乱,一半还散落在地上,我心里不胜唏嘘。如果小赵还在就好了,我可以亲口告诉他,把他弄成了植物人的罪魁祸首就是老曹。可是现在什么都来不及了。

  梦瑶在门口用手电晃了晃我,说:“快走吧,你家里那么乱,找一张名片可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在梦瑶的催促之下,我这才离开了小赵的病房。

  临走时我还不忘多看一眼,就这一眼我就隐约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囚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囚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