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痕迹
逡罗2020-02-05 16:272,208

  我不是一个喜欢在回忆中寻找安慰的人,但是在回忆的不经意中其实早就暗示了未来某些结局,这就是宿命。

  我带着一些疑虑和忐忑走出了医院。这里是人开始的地方,也是结束的地方。所以人生无所谓终点也无所谓起点,如果把把人生的一切从后往前看,我们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在为最后的死亡做铺垫,这是我的悲观,也是辩证存在的客观。

  氧气果然是那种致幻剂最佳的解药,我来到外面,清新的空气让我精神状态又好了许多,好这个世界的氧气没有消失。

  我拉住梦瑶,指着医院对面的一栋楼,说:“等一等,我刚才看到在这栋楼上面站着一个人。”

  梦瑶平静地说:“那是你的幻觉。”

  我说:“即使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幻觉,但是只要还有那个百分之一,我们就应该验证一下。现在我们有的不就是时间吗?”

  梦瑶点了点头,我知道她还是认为我看到的是幻觉,但还是愿意跟我去验证,或许就像我说的那样,我们现在除了时间已经一无所有了。

  走进那栋楼其实并不难,因为现在这个城市绝大多数的门都拦不住我们,但是爬到这栋十几层楼那么高的大楼,我和梦瑶还真的费了一番体力。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站得这么高,其实也没有别的原因,我就是单纯的怕高,每一次一个人站在高处,我都会有一种情不自禁想往下跳的冲动。以前上班的时候难免会遇到高空作业的时候,好在都有同事在身边,为了完成工作我当然会把自己的这种诡异的情绪压下去,但是如果身边没有人的话,鬼才知道会发生什么。

  梦瑶并不关心寻找什么线索,她根本就不相信这里会有人出现。

  我其实也不确定,可是我必须要亲自证明,否则这件事会像一根钉子扎进我的心里。所以我不是来找证据的,我是来说服自己的。

  梦瑶心不在焉地看了一圈,说:“走吧,这里什么都没有,就算真的有也不会一直待在这里。”

  我说:“是啊,这里什么都没有。”

  虽然有点遗憾,但我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我已经走出了天台,身后的梦瑶却突然叫住我,说:“姜川,等一等!”

  我回过头问:“怎么了?”

  梦瑶愣愣地看着我,说:“太干净了。”

  我没听懂,就问:“干净?干净还不好吗?”

  梦瑶说:“不是不好,是不对,不对劲儿。”

  我说:“哪里不对劲儿?”

  梦瑶说:“就是因为这里太干净了,你想啊,世界末日过去这么久了,连河水都变清澈了,这个天台上整天风吹日晒,应该都是灰尘才对。可是你看这里,干净得就像是有人刚刚打扫过一样。”

  我被梦瑶的语气弄得浑身不自在,我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梦瑶说:“或许你之前看到的景象并不是幻觉,可能当时真的有一个人站在这里。”

  现在梦瑶选择相信我,可我反倒不相信自己了,我试探着问:“如果是风把这里的灰尘都吹走了呢?”

  梦瑶说:“如果是风吹走了灰尘,绝对不会这么干净,起码会留下点枯叶枯草之类的东西,退一万步讲,就算是风吹干净了这些灰尘,但风总不能只吹干净这一栋楼吧?我敢和你打赌,附近这几栋楼都不会这么干净,而且脏得很附现在的这个处境。”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和梦瑶还是查看了附近的两栋楼的天台,果然就是和梦瑶说的那样,脏得有点不忍直视,卫生考核肯定会扣分的。

  我突然情绪有些激动,我说:“我就说吧,我不会看错的,那个人给我的感觉太真实了,我相信那一定不是幻觉。”

  梦瑶并没有像我这么激动,她在思考另一个问题,她说:“你看到的那个人应该也看到了你,他并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未免自己的行踪暴露,他才清理掉自己出现过的痕迹。只是不管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知道你会出事?这个人会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老曹?”

  和梦瑶的冷静相比,我简直幼稚得像一个孩子。

  梦瑶想了一下,问我:“你刚才是不是还看到别的什么东西了?”

  我红着脸说:“看……看到了你……”

  梦瑶打断我,一脸无奈地说:“是除了我之外的!”

  我如梦方醒,说:“哦哦,是了,我还看到了那只老虎!”

  梦瑶问:“在什么位置,你还记不记得了?”

  我说:“应该还记得,就在医院对面的第三个路口,拐角的位置,我看到那只老虎一闪而过。不过这只老虎应该是我的幻觉,这么近距离看到那只老虎,如果真是它,它可能早就把我们给吃了,毕竟这么多天它应该都没有吃过东西了。”

  梦瑶拉着我,说:“走,去看看!”

  就在我看到老虎的位置,我们果然又有了新的发现,一小撮毛发和几滴已经干涸了的血液。

  梦瑶用两根手指捏住那一小撮毛发,说:“这应该就是老虎的毛。”

  我有些酸溜溜地说:“这也是你那个动物学家朋友告诉你的吧。”其实我这样的情绪很没道理,就算那个人是梦瑶的爱人我也没有权利吃醋,可我就是忍不住。

  好在梦瑶倒是没在意,她解释说:“不,是之前我演过的一部戏,在戏里面我需要和一只老虎近身搏斗,所以我联系了在迪拜的一位王室朋友,借了他家那只老虎熟悉了一个星期,老虎毛发的质感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听得云里雾里,如果不是世界末日让我们相遇,可能我和梦瑶永远都会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说:“难道真的是那只老虎?”

  梦瑶说:“老虎是真的,那个人也是真的,只是那个人出现在天台上而且被你见到,这完全是个意外,因为那个人不是为你我而来,而是为了这只老虎。”

  我问:“老虎?他在躲这只老虎?”

  梦瑶盯着那摊血迹冷冰冰地说:“恰恰相反,他在狩猎那只老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囚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囚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