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饿虎
逡罗2020-02-05 16:203,243

  对于我而言,死是一个既沉重又遥远的概念。但是现在我却觉得无比荒唐。因为我无法确认自己是不是还活着,毕竟我曾经无数次想象过地狱的模样,再糟糕也无非是我现在这样的处境而已。

  我家阳台上传来的滴滴答答的声音让我收回思绪,我走过去瞧了瞧,是发电机的燃料已经所剩不多了。

  这是一台很设计结构很复杂的发电系统,是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设想过的一个系统,我当时也不过是突发奇想,想设计一个相对独立的电力系统,可以不需要集中供电就可以维持一所房子的全部功能。但是在那个时候,这种系统设计复杂、占用的空间也巨大,最主要的是消耗的燃料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接受的,所以也仅仅是让我顺利毕了业,但是没有继续研发的必要和价值。

  可我当时怎么也不会到,就是这样一个无聊的设想却在未来的某一天救了我一命。就在末日降临、、所有人都消失了的现在,我对自己的房屋进行了改造,将这套电力系统安装在了我的家里,这也让我一直活到了现在。

  现在这个世界像个地狱,而我从某种意义上讲却拥有了这个地狱,我能在这个城市的任何角落找到我所需要的柴油,所以不存在消耗多少的问题。我抽空将这个城市里一些空置有适合我改造的房子也同样撞上了这套系统,有些被我当做是冷柜,负责冷藏那些食品。有些被我弄成了温室,栽种一些蔬菜。我是个无肉不欢的人,但是现在我更喜欢吃素。

  电力系统的发电机需要补充燃料了,我知道我又要去“采购”了。

  打开门凛冽的寒气嚎着挤了进来,透着一股绝望。

  外面呵气成霜,我赶紧钻进我那辆破败的汽车里。其实在这个城市里,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到任何曾经我可望不可即的豪车,但是现在我却舍不得丢掉任何我身边的东西,哪怕这辆车已经苟延残喘。

  和生存的困境相比,孤独比任何事情都让我觉得寒冷。

  我开着车一直走到动物园附近的一家加油站里,加油机里的油弄出来的话很复杂,好在桶装的柴油库存很多,我拿了十几桶放在车上,又给我的汽车加满了汽油,这才准备回家。

  我又在附近我的冷库里取出一块塑封的牛排,尽管我并不喜欢吃这种东西,但我别无选择。不知道是季节的原因还是我的技术问题,温室里种的那些蔬菜长得很慢,估计想要吃到新鲜的青菜起码还要一个星期。

  几天的天气还不错,风停了,但是依然很冷。我吸了吸鼻子,除了凉之外,还要一丝别的气味。

  这让我觉得有点古怪,自从所有人都消失了之后,我在外面闻到的只有死气,今天突然闻到这种怪怪的味道,我第一感觉就是我的鼻子除了问题。

  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回避一个问题,我尽量不让自己去想。

  那就是我的健康,当全世界只剩下一个人的话,一旦出自我无法治愈的病,那是最致命的。

  如果只是发烧、感冒、闹肚子还好,可一旦出现稍微严重一些的病我可就麻烦了。或许我的嗅觉出现问题了,这可大可小。

  我又深吸了 一口气,那种似有似无的味道却又像是消失不见了一样,这让我感到沮丧。

  就在我打开车门,准备钻进去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

  和味道一样,除了我自己弄出的声音之外,我也很少听到别的声音了。

  我愣愣地定在那里,打开了一半的车门既不敢继续打开,也不敢关上,我怕我任何微小的动作都会影响我的听力。

  就在我快冻僵了的时候,那个声音又传来了,声音很微弱,但是我敢保证那不是我的幻觉,有什么东西在嚎叫。

  这个发现让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孤独枯燥的生活里终于出现了一丝让我可以兴奋的东西了。

  我很快就辨别出传来声音的方向了,在动物园里!

  我确信但又难以置信,我都忘了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还有别的生物在身边的感觉了,这是一种没有亲身经历过就永远都不会理解的感觉。

  尽管我还没有亲眼去验证,但是我的眼泪却已经抑制不住地先流了出来。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向动物园,其实开车会更快一些,但当时我的激动地把什么都给忘了。

  在我记忆里,这似乎是从未有过的热切,无论是什么东西在动物园里发出声音,对我来说都没关系,重要的是我在这个世界里终于可以不再孤独。

  我不由得想起了那个消失了的罐头,这再一次证明那并不是我的错觉,我的精神状态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我跑到动物园里,这还是末日降临之后,我一次来到这里,其实自从我过完十五岁的生日之后,我就再也没进入动物园的欲望了。

  我在里面像无头苍蝇一样不知所措,这里的动物和人类的遭受了相同的命运,哪怕是昆虫都消失的干干净净,这个世界在这一点上终于完成了众生平等。

  我看着那些脏兮兮的指示牌,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对这里仅有的记忆已经不足以指引我的去向。我站在那里孤零零的倾听着,我多希望那个声音可以再一次响起来。

  等了好一会儿那个声音都没有再出现,我心里即失望又担心,这个时候我如梦方醒,我开始发了疯似的在动物园里叫喊。

  “有人吗?”

  “谁在那儿!”

  “快出来吧,我不是坏人。”

  我喊得口干舌燥,但是那个声音还是没有出现,就像它从来都没有发出过声响一样。喊着喊着,我就在心里直骂自己太蠢了,这里是动物园,即使真的有什么东西还活着,那也未必是人,也许是动物。我和一个动物在用语言沟通实在有些荒唐。

  想明白这一点,我就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动物的叫声都模仿了一下,虽然叫得并不怎么像。

  就在我叫得忘我的时候,那个声音出现了,我吓得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这一次那个声音显然清晰了许多。我立刻就分辨出来是在正南的方向传来的,我想都没想就朝那边跑了过去。

  我的余光还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指示牌,那边是大型动物比较集中的地方。比如老虎、狮子之类的动物。而且我也确定,那个声音就是某种猛兽发出来的咆哮声。

  在那片范围之内,我巡视了一圈,都没有任何发现,

  在虎山附近,我放慢了脚步。我隐约看到虎山的角落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趴在护栏前紧张地朝着里面张望,我面前是一道深沟,用来防止老虎逃跑,然后就是虎山,那是人造的假山,就在假山的山洞下,我看到了一条尾巴,就算我十几年没有来过动物园,我也知道那就是老虎的尾巴。

  我激动地大声喊:“老虎!老虎!”

  那条尾巴一动不动,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只老虎该不会是死了吧?

  我换了各种位置,但始终都没办法看到那只老虎的全身,所以我没办法判断这只老虎是死是活。

  我又喊了一会儿,老虎还是纹丝不动。

  我想了想,我可以从饲养员的通道进入到虎山的内部。这样就可以看清楚这只老虎是不是还活着了。

  我刚迈出一步,我突然打了一个激灵,我刚才完全是被激动的心情给弄得失去理智了,我是个人类,即使年富力强但是要面对一只老虎那不就是以卵击石吗?

  如果这只老虎没有死,而我这样冒然进去,老虎是不是死了我没办法确定,但我肯定没命了。

  我想起来自己的背包里还有一块牛排,我把牛排拿出来,冷冻的牛排已经融化得软踏踏的了。我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把这块牛排丢了过去。

  说来也巧,我看到牛排正好落在了老虎的尾巴附近,我看到老虎的尾巴轻轻动了一下,那是一种条件反射的行为。

  我心里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盯着老虎还有那块牛排好一会儿,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都冻得有些发抖了,那只老虎的尾巴突然又动了一下,紧接着老虎从地上一跃而起,它迅速叼起那块牛排又重新回到假山的山洞里面。

  我被老虎吓得连连后退,脚下一滑就摔在了地上。

  等我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雪,我这才忙不迭地去观察那只老虎,我听到老虎狼吞虎咽的声音。

  可能是很快就吃完了牛排,老虎从假山的山洞里探出头,怨毒地看了我一眼。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心冷得几乎要凝固了。

  我完全明白了,这只老虎刚才是装死,它在等待着我靠近,然后想吞掉那块牛排一样吞掉我。这时候我看清了老虎的身体,它瘦的几乎只剩下了骨头。难怪它会用这样狡猾的办法来诱捕我。

  此时我已经完全没有刚才的激动了,只剩下深深的后怕,这只老虎对我来说或许是威胁,或许毫无意义,但可以肯定的是它绝对不会是我的朋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囚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囚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