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宣战
逡罗2020-02-05 16:202,462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的,但是我的手一直是在发抖的,抖到最后,我手里拿着那张我的身份证复印件都颤抖着发出了声音。

  既然这不是个误会,而我又可以肯定我没有这样一个敌人,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人是个疯子。

  但是这个疯子又是从哪里得到我的身份证复印件的呢?这让我觉得这一切好像从开始就是一个局。

  晚饭我几乎什么都吃不下,我望着桌子上那张A4纸发呆,那上面不仅仅复印着我的身份,在我眼里,这张纸更像是一道催命符。

  这个疯子现在已经明确了他的想法,我现在害怕也没用了,我想过要不要求饶,不管他以为的事情我到底做没做过,我先把错给认了,俗话说举手不打笑脸人嘛。

  不过看这个人回复我的语气,并不像是可以商量的样子,我想我能做的努力已经都做完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要自保。

  我开始筹划着应该能做的一切。我从衣柜里翻出一个行李箱来,走出了自己的家。

  走了一步,我又想起了什么,就拿出纸笔最后一次再和他沟通一次:你想做什么?

  留下纸条,我就开着车去了最近的商场里,我把商场里所有道具都尽量装到我的行李箱里,这些现在是我的武器,在即将到来的连我也无法预料的战斗中,这些刀也许都会派上用场。

  我还去了几家礼品店,那些刀具工艺品我也拿回来不少,尽管那些工艺品的刀具都没有开刃,但是一旦刀刃磨得锋利了,杀伤力也是不可小觑的。

  回来的路上我还路过了警察局,说实话我不是没考虑过去里面找一支或者几支枪,但是我想想就算了。在末日降临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还真的刻意去想弄支枪玩一玩。

  我想大部分男人都喜欢枪,就像大部分男人都喜欢车一样。当我第一次拿到真枪的时候,我才明白这玩意儿有多重,电影里那些动不动就能双手开枪的人,如果不是训练有素的话就是臂力惊人,反正我端着一支枪都要两只手才能平稳。

  我回忆着电影里的情节,开始小心翼翼地扣动扳机,但是那支枪不知道是不是出现故障了,扳机就像是被焊死了一样纹丝不动,我用尽力气也没办法让那支枪射出子弹。

  我记得电影里也演过,枪似乎都有保险,可是保险在哪里我完全不了解。我拿着枪左右查看的时候,不知道手是不是碰到什么地方了,还是枪走火了,总之就在我完全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开火了,子弹擦着我的头发打在了天花板上,震耳欲聋的轻声差一点就震聋了我的耳朵,我这个时候才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震耳欲聋。我忙不迭地丢掉那支枪。

  我顾不得耳中的嗡鸣,赶紧去摸自己的头,我的头还在,也没有流血,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我没死,也没有受伤。

  我迫不及待地走出了警察局,我得回家换条裤子。

  我都忘记了那天是怎么回到家的,只是记得一连几天我的手都忍不住颤抖。

  我打了一个冷战收回了思绪,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碰枪了,看来专业的器械真的需要专业的教练指导才能使用。

  我还没有忘记去给老虎喂食,看着老虎狼吞虎咽地吃着我丢给它的一整扇排骨,我说:“伙计,最近我遇到了一点麻烦,你今天多吃点,我可能没办法每天都来喂你了,但是你放心,只要我不死,我就不会让你死。”

  老虎不会明白我现在的处境,也不会理解我此刻的心情。

  我突然想到,要不要把这只老虎放出来,然后把它栓子我的家门口来保护我?但这个想法很不现实,首先我没办法给老虎套上绳圈,万一弄不好,都不用那个神秘人来杀我的了,这只老虎就直接把我吃掉了……

  我叹了口气,说:“伙计,我现在心情很乱,如果我要是能过了这一关,我好好给你取个名字。”

  回到家,我有点不敢看那个人的回复,我怕他说出什么威胁的话来,把我好不容易建立的勇气给吓回去。

  但是我想多了,那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这一次没有留下文字,而是用刀子把我留在门上的那张纸条给划得支离破碎。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宣战了,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但我没有感到恐惧,反而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愤怒几乎一瞬间就涌上了我的心头,这个混蛋居然划伤了我的门!

  好吧,我也知道一扇门而已,不至于气得浑身发抖,但是我总要给自己一个反击的理由,现在这个家伙已经损坏了我的私人物品,这下我可以和他不共戴天了!

  我在家里各个角落都放了刀,从小刀到菜刀,从剪刀到武士刀,反正就是随手可以触及到的位置都有防身的武器,我想这样总算能保护自己了吧。

  那一夜我睡得很不安稳,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让我惊醒,第二天我看到卫生间的镜子里的自己,那个厚厚的黑眼圈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用冷水洗了脸,然后我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如果这样的状态持续几天的话,我没有被那个混蛋杀死,就要被自己吓死了。

  于是那条清晨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我不仅仅要防守,既然已经宣战了,那么最有效的防守就是进攻,我要主动出击,用我自己的办法抓到这个鬼鬼祟祟的混蛋。

  我一直等到入了夜才带着装备走了出去。那个混蛋如果能观察到我的一举一动,那么他肯定会在白天跟踪我,那么我晚上出去的话,他远离我就看不清我在做什么,如果靠近我我就一定有办法注意到他。所以晚上是我行动的最佳时机。

  当然,在我的背包里起码有四五把各种类型的刀,如果他敢在晚上袭击我,谁胜谁负还是未知数呢。

  那天夜里,我在我家附近周围的几个街区做了大大小小上百个陷阱,这些陷阱其实都是很简单的结构,无非就是绳子、钢管和弹簧之类的东西。

  这个我要感谢我的爷爷,小时候他教我种菜我不感兴趣,但是爷爷偶尔会带着我去抓兔子、狐狸之类的小动物。

  这种绳套陷阱一旦套住那些小动物就会套住它们的腿,然后吊在空中,只能任人宰割了。

  我当时对这种东西很好奇,就求着爷爷教我做这种陷阱。

  后来到了城市里生活,再也看不到那种野生的小动物了,这种陷阱我也就再也没做过,本以为我已经忘了这种东西的制作方法,可有些事情并不会因为时间而淡忘,反而历久弥新。

  我把陷阱改良了一下,我想套住一个人应该绰绰有余了。

  回到家里,我已经累得不行了,我想等到明天夜里,我再去更远的地方,做更多的陷阱,我就不相信我抓不到那个混蛋。

  那一夜,我睡得无比香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囚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囚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