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捕获
逡罗2020-02-05 16:212,192

  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我昨天确实累坏了。

  简单吃了点东西,我就走出家门,去更远的地方寻找装备,等到天黑之后我就继续设置我自制的陷阱。

  说实话,我认为想要靠陷阱抓住那个混蛋,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我已经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

  耐心,可能是我现在唯一的优势了。

  我收集装备的时候还不忘抽空去喂一喂那只老虎。我把食物丢进虎山上,也顾不得再多和它聊什么,就准备离开继续我没完成的工作。

  这个时候老虎突然在我的身后发出了一声低吼,我莫名其妙地转过身,问:“怎么了?今天的肉不可口吗?”

  这话我问的有些有些心虚,这一批肉的确没有保存好,已经出现了发霉的迹象,我是绝对不会吃的,但是又不想浪费,就想着还是把这些肉给老虎吃吧。

  我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对食物这么挑剔,稍微有点变质了它都能吃得出来。

  但是我很快就发现问题好像不太对劲儿,老虎似乎并不是对食物有什么意见,而是它应该发现了什么,或者感觉到了什么未知的异样。它低着头护着自己面前的肉,但是眼睛却死死盯着我身后的方向,那边是我设置陷阱的地方。

  还不等我说点什么,我就突然听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铃铛声。

  等我确定那的确就是铃铛声之后,我激动地浑身都在发抖,没想到仅仅过了一天,我设置的陷阱就有收获了。

  那些铃铛也是陷阱的一部分,一旦有“猎物”走进了陷阱的范围之内,绳套就会套住“猎物”的腿,把他吊在半空中,与此同时,陷阱顶端的铃铛也会因为颤动而发出声音。

  我一拍手,忍不住兴奋地喊了一声:“中了!”

  我顾不得老虎在我身后不住地吼叫,马上钻进我的小车里向陷阱那边驶去。一路上我都在设想要怎么处理这个混蛋,这几天我让他弄得提心吊胆的,我要是轻易放过他,那我实在不甘心,但我又不能把他怎么样。

  现在就是一个杀人不犯法的时代,但我也没有杀人的勇气。

  铃铛的声音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越来越忐忑,终于要面对另外一个幸存者了,终于要面对一个真正的同类了,即使这个同类对我抱有深深的敌意。

  远远的,我已经能看到那个被陷阱套住的、像钟摆一样的人。

  那的确是一个人的样子,开着车的我已经热泪盈眶了,时隔多久再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人我记不得了,但是这种感觉就像是遥远到上辈子的记忆一样。

  我把油门踩到底,来到了那个人面前。

  一下车我就忍不住捏起了鼻子。我没想到第一句话是这样:“你有多久没洗澡了?”

  那个人不说话,依旧像是个钟摆一样,在随着风轻轻摆动,看来他已经挣脱过了,但是没有成功,索性就逆来顺受了。

  我实在担心他是不是死掉了,就上前去查看他的状态,我摸到他的胸口还有起伏,但是怎么感觉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呢?

  那个人突然大喊了一声:“拿开你的脏手!”

  我听到了另外一个同类的声音,但是我却吓得后退了一步,跌坐在地上。那个声音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的脑子有点发懵,难道这段时间一直折磨我、恐吓我的人是个女人?

  我回忆起世界末日还没发生的时候,我连女朋友都没有,也没有伤害过谁,怎么会有一个女人想置我于死地呢?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难怪和我印象中的手感不一样。

  我支支吾吾地说:“你……我……”

  那个女人没好气地说:“你什么你?我什么我?这个陷阱是你弄的?”

  我点了点头。

  那个女的更生气了,说:“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我放下来啊。”

  我如梦方醒,赶紧站起身子,去解开那个女人腿上逃着的绳子,可我很像看看这个女人的样子。就先去拨开她那已经粘成一团的头发。

  那个女人说:“我说过了,拿开你的脏手!”

  我也生气了,说:“你看你的样子,还说我脏?”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乖乖的把这个女人放了下来。

  那个女人站起来就突然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警惕地看着我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刚要说我是谁,但突然就意识到一个新的问题,我问:“什么?你不知道我是谁?”

  那个女人愤愤地说:“你是什么名人吗?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我再一次傻了,这个人不认识我,也就是说这个女人并不是之前一直和我用纸条沟通的那个人,如果这个女人说的是真话的话,那么我抓错人了,而且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三个幸存者。

  这个发现让我不知所措,我愣愣地看着她。

  女人也不理会我,问:“你住在什么地方?”

  我说:“我家呀。”

  女人问:“有吃的吗?”

  我说:“有。”

  女人又问:“能洗澡吗?”

  我说:“能!”

  女人点了点头,说:“那走吧。”

  我问:“去哪?”

  女人说:“当然是去你家呀。”

  还从来都没有过女人主动想去我的家。这让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讽刺。

  我带着女人来到我的家,她顾不得吃些东西就直接钻进了我的浴室里。

  我敲着卫生间的门说:“女……女士,不好意思我家里都是男人的睡衣,我给你准备好了,就放在门口。等下我去附近的商场里给你拿回一些适合你穿的衣服。”

  这个女人一直在我的洗手间里待了两个小时,把我储存的水都用尽了,看来我又要去更远的地方拿回来更多的矿泉水才行了。

  终于,女人过着浴袍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一看到这个女人的脸我就懵了,因为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我瞥了一眼桌子上那张报纸,又看了看女人。

  我指着她,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是梦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囚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囚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