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查阅三生石(二)
小魔兽i2019-04-26 18:412,328

  徐其琛微微低头,难掩嘴角的笑意,忽而抬起头,正对上江灵均怒视的双眼,反问道:“不知姑娘芳名?”

  江灵均突然愣住,压迫感瞬间消失。“你不要避重就轻!”

  “在下已将姓名奉上,作为交换,姑娘将芳名告知在下,也不算亏本生意吧。”徐其琛端起酒碗,浅浅地品了一口,唇齿留香,确实让人心旷神怡,“好酒。”

  “我叫江灵均,是百草阁的阁主。”

  “江姑娘,人如其名,灵性洒脱,确实为不可多见的奇女子。”徐其琛暖暖地笑起来,轻扬的嘴角,叫江灵均有一瞬间慌神。

  “今日冒昧前来,实乃姑娘的酒香醉人。不瞒姑娘,在下来到京城,时日不多,前不久在东街开了一家酒坊,今日只是随处走走,了解一下酒坊附近的情况,不知不觉来到姑娘的百草阁,真是不虚此行。”

  江灵均端起酒坛,又给徐其琛倒了一碗,问道:“徐公子已经知道这酒,也尝过这酒,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不知江姑娘可有兴趣,将此酒放到在下的酒坊卖,价钱任凭姑娘开口。”

  “不好意思,本姑娘酿酒真是图个乐趣,不卖,也懒得酿酒。”说罢,江灵均也给自己倒了一碗,最近赵安歌常来偷酒喝,想起自己确实很少喝了,着实心痛。

  听了江灵均的解释,徐其琛愣在那里,大概被她如此随性的理由惊到了,不由一笑,“江姑娘真性情。”

  “徐公子,只是个酒坊老板吗?”江灵均心里依旧惦记着徐其琛刚进门时那种波澜不惊的气息,实在难以解释。

  “江姑娘一而再再而三的发问,倒叫在下有一种被审问的感觉。江姑娘想探我的底?”即使说着如此压迫的话,表面却依旧平静地喝酒,说他只是个书生或者只是个商人,实在是太难以说服自己。

  “徐公子说笑了。”江灵均知道自己问不出啥了,是敌是友,也不急于一时分辨。

  “不知我以后可否,再来品尝佳酿?”

  “徐公子想来便来,只是不保证次次都有。”

  “如此,便多谢江姑娘。”说罢,徐其琛在桌子上放下了一锭银子,“这就算我在江姑娘这里喝酒应付的吧。”

  江灵均看了一眼银子,又抬眼看着徐其琛,“不必了,徐公子,你喜欢,就像赵安歌一样,常来就行。”

  赵安歌快要被香料熏成人体熏香了,才等到徐其琛和江灵均从偏厅出来。徐其琛看到赵安歌,还礼貌的点头示意,“赵公子还没忙完吗?”

  “啊……呵呵,”赵安歌从直起趴在柜台上的身子,尴尬的笑了笑,绕过柜台走向徐其琛,“小事,没什么可忙的。”说完又指了指俩人,“你们……聊完了?”

  “嗯。在下在东街开了一家酒坊,赵公子和江姑娘如果想喝酒了,可以去我那边,我做东。”

  “哦!那敢情好啊,徐公子……徐其琛是吗?你不用赵公子长赵公子短的,我学不来你们儒商那一套,叫我赵安歌就行。”说完还不忘笑笑,生怕气氛突然尴尬。

  赵安歌这幅兄弟情长的模样倒是逗笑了徐其琛,“好,赵兄性情中人,与江姑娘真是性格相仿,十分般配。”

  “是吧,你也这样觉得?”一句“十分般配”基本上让赵安歌判定将此人纳入朋友阵营,心里开心的不得了。

  “咳咳……差不多了,两位就各回各的店铺吧,小店还要营业,恕招待不周!慎儿!送客!”江灵均一拂袖,转身离去,慎儿连忙跟过来,恭敬地行了一礼,请两个人离开了百草阁。

  最后俩人被赶出百草阁的时候,不约而同地看了看身后的百草阁,又看了看对方。徐其琛颇为奇怪,“难道赵公子在附近也有店铺?我本以为赵公子和江姑娘合伙开的这家店。”

  “嗨,哪能啊!”赵安歌摆摆手,笑着说,“如果我们俩合伙,我怎么舍得让她抛头露面做掌柜的?”随后,赵安歌抬手指了指对面药铺的招牌,“那是我的店铺,不说药材齐全,但也是品种丰富,也有常驻大夫,寻常小伤小病来我这,”赵安歌一把搂住徐其琛,冲他笑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给你打折。”

  徐其琛不动声色的躲闪了一下,有些受不住赵安歌的热情,“赵兄客气了。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些事,赵兄下次我们再聚。”

  “嗯,慢走不送了。”

  赵安歌目送着徐其琛离开,直到人消失在街口,自己才转身进了药铺,走到内室,并且关上了门。灵力运行一周,赵安歌身边瞬间弥漫开难以忽视的压抑,突然,赵安歌身后凭空出现了一人,穿了一身深棕略显灰暗的衣服,袖口被丝绦绑的美感与实用并存,一身干净利落,似乎是一个擅武之人,正恭敬地单膝跪地在赵安歌身后。

  “不知主上有何吩咐?”此人跪在原地却一直没敢抬头。

  “任林,替本座去查个人,东街新开了一家酒坊,老板叫徐其琛,查查这个徐其琛,什么来头,越详细越好。”

  “是。”任林说完便消失了。

  江灵均在两人离开后不久,也离开了百草阁。沿街闲逛,看到百戏茶楼门前络绎不绝,便有心去听听小曲散散心。耳听得身后有人在叫“百草阁主”,有些疑惑,转身便看到林伟豪冲自己招手,不禁蹙了蹙眉。

  “林老爷怎么会认识我?”

  林伟豪走上前,笑着对江灵均说:“自第一次去百草阁拿过安眠香之后,效果很好,便再次拜访。当时看到阁主在对账,是慎儿姑娘拿给我的香料,我便多嘴问了一句,还望阁主不要见怪。”

  江灵均客气的笑了笑,“怎么会,原是我失礼,不曾自我介绍,我本名江灵均,感谢林老爷照顾生意。”

  林伟豪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江姑娘制香真是天下无双,林某佩服。”说罢又看看百戏茶楼,对江灵均说:“江姑娘也是来听戏的吗?”

  “哦,”江灵均回头看了一眼茶楼,笑着说:“无心走到这儿来,不料这里人声鼎沸,看来是无缘凑这个热闹了。”

  “江姑娘不知道,据说前不久这家戏楼来了一位异域风情的舞女,舞姿优美如画,今日首次登台,所以座位都被预定了。”林伟豪笑着看着江灵均,“林某在二楼定了一个雅座,如果江姑娘也想来看看,不如去林某那边?”

  “那怎好打扰林老爷雅兴。”

  “不会的。江姑娘请。”

继续阅读:第8章 查阅三生石(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神难为:灵主不好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