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查阅三生石(一)
小魔兽i2019-04-26 18:422,267

  当江灵均还没走进百草阁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飘香的桃花酿的味道,不禁微微皱眉,“这个痞子……”

  “慎儿,我不是叫你别让他拿酒吗?”江灵均一进门先冲着正在收拾香料的慎儿发了一顿火,大概是没睡好的原因,江灵均觉得自己有些控制不住暴躁的脾气。

  “阁主……”慎儿突然被吓了一跳,起身正要解释,却被赵安歌伸手拦下。

  “别啊,我如果想拿,这世间谁能拦得住我?你怪她干什么?”赵安歌挥挥手,打发慎儿继续做事,“你怎么了,脾气这么大?昨晚没睡好?”

  “哼。”江灵均坐下喝了一口凉茶,赵安歌本能的想拦也没拦住。

  “我说你,茶都凉了,喝了也不怕不舒服。让我给你把把脉。”也没等江灵均回话,直接扶过她的手把脉。

  江灵均看着他专注的眼神,突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发脾气了,可能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吧。“我睡没睡好,你不知道?”

  常年调戏人的赵安歌一时不防被江灵均调戏,把脉的手没控制好力度,直接捏住了。“嘶……”江灵均一下把手抽回来了,小声的抽了一口气,“谋杀啊你?”

  “啊……哦,不好意思啊。”赵安歌看着她揉自己的手腕,有些尴尬,“你还不是常年冷冷冰冰的,怎么成为灵主之后会变得如此……嗯,活泼?”说着倒是把赵安歌自己逗笑了,“你还是原来的江灵均吗?”说完依旧很自然的把手搭在江灵均的脉搏上。

  “依脉象呢?”

  “脉象平稳,有些浮虚,应该是没休息好的原因吧。”

  “大半夜不睡觉跑我这来送一个什么破珠子,你是不是应该郑重的跟我道个歉,并且免去我的问诊费?”江灵均随手拿起酒坛,正要给自己倒一杯酒的时候,被赵安歌眼疾手快地拦住了,“休息不好,别喝酒了。我什么时候要过你的问诊费?”

  “这位公子,请问您想买点什么香料?”门帘被掀起,随之吹进微风,打断了慎儿分拣香料的注意力,慎儿只能先起身招呼客人。

  “哦,姑娘,在下在不远处时便闻得淡淡的桃花香气伴随着酒香,荡气回肠,实在是叫人欲断魂,一时被香气迷了心智,不知不觉来到此处,冒昧之处还请见谅。”来人一身白衣配上墨竹点缀,腰系丝绦,更显得文生公子模样,一段解释,侃侃而谈,叫人不禁多看两眼。

  “哎!”赵安歌把头凑向江灵均,小声地说,“你这桃花酿,还有招桃花的功效?”只换来了江灵均的一记怒视。看来人是不会轻易改变的。赵安歌这么想着,看着眼前人,突然觉得江灵均还是活泼点比较有趣。

  “公子不必多礼,只是我们店确实是卖香料的,公子若不买香料……”

  “慎儿,”不知什么时候江灵均已经来到慎儿身后,“没事了,你先去忙吧。”慎儿只好行礼告退。

  “公子是因为酒而来?”

  来人只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江灵均,便又低下了头,重新作揖解释道:“确实为酒而来,还望姑娘见谅。”

  “我这确实有一种酒,酒伴桃花香,叫人闻之欲醉。公子若真想试试,不妨到偏厅一坐?”江灵均看着面前的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熟悉也很陌生,但是有一点点亲切,实在不好判断,只好想多留他一会儿。

  “实在叨扰,多谢姑娘。”

  赵安歌看着对方转身进了偏厅,又看了看回柜台拿酒的江灵均,起身跟过去,“什么人你也敢带进来?多危险啊!一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模样。”

  “你见到比你更帅的人,都觉得对方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吗?”江灵均转过身来直视着赵安歌,倒是把赵安歌看得有些心虚。

  “不是吧,我觉得还行。”

  “别闹了,”江灵均终于耐心耗尽,招招手示意他附耳过来,“我总觉得他不是普通人,气息深厚,可能是有极大修为的人,却打扮得像个文弱书生。我们在京城这么多年,从未见过此人,怕是会有什么事。”

  说完江灵均后撤一步仰头看向赵安歌,突然笑了,“我说赵大公子,既然入了我百草阁,白喝我的桃花酿,终归说不过去。”

  “我……”

  “去招待客人吧。”

  赵安歌进了偏厅就感觉到了微微的压抑感,刚才在正厅,门外人来人往,确实干扰判断。现在终于要正视起眼前的人,看着对方听到声响缓缓抬起的头,赵安歌下意识地先笑了起来,随之双手无意识地摆起,地痞气质瞬间淋漓尽致。

  “兄台……怎么称呼?”

  “在下徐其琛,不知阁下?”徐其琛连忙起身行了一礼,被赵安歌虚虚的挡下。

  “徐公子客气,在下赵安歌,是这家店的……”老板二字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门帘再次被掀起。

  “帮工。”江灵均一手抱着酒坛,另一只手拿着两个酒碗走了进来。

  “帮工?”徐其琛连忙过去接过酒坛放在了桌子上,又回头看看赵安歌,笑了笑,“看起来并不像啊!赵公子气度不凡,就算不是官宦子弟,也该是家世不俗,不至于来做帮工吧?”

  “徐公子高见啊!”还未等赵安歌凑上前继续附和,江灵均一把拽住他,摆出阴冷冷的笑意对他说:“安歌,慎儿那边快忙不过来了,你去看看。”

  赵安歌看了看江灵均的眼神,又看了看她背后的徐其琛,最后看在“安歌”二字的面子上,应了一句“好”,并对徐公子说了句“请随意”,便走了。

  江灵均看着赵安歌离去的背影,长叹一口气。

  “在下观察力尚有不足,本以为姑娘与赵公子是夫妻,或是定亲,没想到姑娘却说赵公子是帮工。”徐其琛不禁笑出声,“倒叫我有些吃惊。”

  “赵安歌只是经常来我这喝酒,就像公子来我这,也是为了酒。”江灵均坐下来,先给徐其琛倒了一碗酒,“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是在下疏忽,在下姓徐名其琛。”

  “憬彼淮夷,来献其琛。”江灵均始终没把视线从徐其琛眼睛上离开。“不知徐公子,有什么珍宝要献呢?”

  “还是说,荆轲刺秦,假意献宝呢?”说到这,江灵均再无笑意,灵力瞬间爆发,造成了强烈的压抑感。

继续阅读:第7章 查阅三生石(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神难为:灵主不好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