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镇灵珠现世(五)
小魔兽i2019-04-29 16:212,390

  午夜子时,江灵均听见窗外传来砰砰的叠指弹窗的声音,可能是早些年在月影养成了杀手的习惯,睡觉不敢太过深入,总要留心身边的动静。

  “睡了吗?”窗外传来赵安歌低低沉沉的声音。

  “睡了你还来敲窗?”江灵均一边迅速起床穿衣,一边不忘嘲讽一句,就当发发起床气了。

  “噗嗤……”赵安歌听见佳人怒火,不由笑出了声,却见房门已经打开,赶紧径直走进去,正见佳人点蜡。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原来是这幅光景,果然美景。”赵安歌也不跟自己客气,赶紧坐下给自己倒一杯茶,欣赏一下佳人初醒的可爱模样。

  “怎么?赵大公子半夜皮痒,想问问我这荆棘够不够锋利了吗?”江灵均此刻也觉得强忍怒火实在叫某人得寸进尺,伸手唤出荆棘软鞭拍在了桌子上。

  那是一把大约两米多长的软鞭,通体带刺,把柄上是蛇皮所制,蛇鳞粗糙,手感十足。刚被主人唤出,还带着幽幽冷光的灵气。赵安歌以前见识过荆棘的威力,可不止两米的长度,伸缩自如,比活物还有灵性。这要是挨一鞭,怎么也得掉层皮吧。

  “呵呵,不敢不敢。”赵安歌赶紧低头喝口茶,压压惊,又放下茶杯,隐去满脸嬉笑之意,一本正经地看着江灵均。

  江灵均感受到赵安歌深沉的注视,心里有些发毛,转头看向他,“怎么了,半夜不睡觉,特意来看我睡得好不好?”

  赵安歌看着她,又低头笑了笑,“不是,我来给你送灵契的报酬。”

  “嗯?”每次完成灵契从来不在乎什么报酬的江灵均,总觉得反正是记阴德,又不用总去判官那里问,这次突然有了物质报酬,倒叫她愣住了。

  赵安歌从怀里拿出锦帕,放在桌上,打开后里面是一个通体透亮的珠子,非常小巧,看起来只有珍珠一般大小,除了精致以外,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只是一颗透明的珠子?”江灵均一时没搞懂这算什么灵器。

  “在我手里,没什么效益,不如你试试?子时是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候,我特意拿给你试试的。”说完赵安歌好似献宝一样把镇灵珠捧到江灵均面前,仿佛只为了搏美人一笑的昏君。

  没理会赵安歌的贱笑,江灵均伸手抚摸镇灵珠,一瞬间感觉到似乎有一股暖流随着手指涌入心头。江灵均情不自禁的拿起镇灵珠,脑海里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

  “慰死者誓,起亡者灵。”一阵清冷的声音幽幽响起。

  “谁?”江灵均一下子站起来,警惕的感受附近的灵力。

  “什么?”赵安歌被她吓了一下,也站起身来,扶住江灵均,“这里没有别的人,你怎么了?”

  江灵均似乎是吓到了,有些惊恐的看着他,缓缓开口,“慰死者誓,起亡者灵。”

  脑海里清冷的声音不再响起,江灵均稳了稳气息,有些疲惫的扶住额头,“我只听到了这个。”

  赵安歌扶着江灵均慢慢地坐下,看着她手中的镇灵珠,解释道,“慰死者誓,起亡者灵。这是传说中灵麒上神仙逝的时候说的话。你还记得引魂使说的吗,他说他只知道这是灵契上神留下的灵器。”

  赵安歌坐到江灵均的对面,盯着江灵均的眼睛,缓缓地说,“只有灵主才能触动镇灵珠,看来你才是灵麒上神选中的灵主。”

  “灵主?”江灵均疑惑地看着他,又看了看手上的镇灵珠,“灵主又有什么用?”

  “传说灵麒上神为了维护人妖的和平,耗费了全部神力,这颗镇灵珠既然是她留下的,那里面一定有很多灵麒上神真实的记载。或许对你的修为会有大帮助。”赵安歌再次把贱笑挂在了脸上,安慰道,“再说灵主虽然是普通人类,但是地位却很微妙,一般神仙是不敢对灵主大人不敬的,毕竟是灵麒上神选中的人。比如地府那些冥仙,你已经触发了灵器,生死簿必有记载,以后你可以在冥界横着走了。”

  江灵均听到这,不禁用手捂住嘴角掩饰笑意,又抬头看向赵安歌,眉眼柔情的笑意却是藏不住,“你想在冥界横着走多久了?下次去试试?”

  “额……哈哈哈,没有……没有……”赵安歌尴尬的笑笑,暗骂自己,美色误事啊美色还耽误判断,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沉默片刻,赵安歌起身,看着江灵均,温柔地说:“时候不早了,这么晚打扰你睡觉太不好意思了,你快去休息吧。”

  大概是太久没见赵安歌如此温柔,江灵均一时忍住,出口嘲讽,“少见赵大公子如此温柔,受宠若惊。”

  “要是师妹喜欢师兄活泼一些,师兄可以总是活泼的。”赵安歌标准贱笑让江灵均有些后悔乱说话了。

  “趁荆棘没动,赶紧走。”江灵均紧紧握住荆棘,手上青筋若隐若现。

  “师妹早休息啊,告辞。”赵安歌快速溜出去并且带好了房门。

  看着屋内灯光熄灭,赵安歌有些慌神。

  灵麒,我找了你五万年了,终于等到你灵力初见觉醒。今天镇灵珠终于物归原主,也算了却我一桩心事。

  最后,赵安歌在不舍中转身离去,消失在月色里。

  戴上镇灵珠后,江灵均却有些睡不安稳。不知为何,脑海里总是闪过引魂使和赵安歌,尤其是他们对镇灵珠的解释。

  灵麒上神,万年前的上神,天地间独一无二,可是与我何关?

  辗转反侧,却又有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神游到一片高山之中,雾气缭绕犹如仙境。大约就是仙境吧,因为不见人影,没有人烟。

  越往前走,却听见了对话的声音,飘飘渺渺,听不真切。只有只言片语,听见一个清朗却显得急躁的男声,似乎在叫“灵麒上神”。

  “灵契上神认错了,我不是上神。”

  “鬼神生于混沌,得混沌尊使得天独厚的修为,此番出世,不正是升为上神的象征吗?上神何必妄自菲薄。”

  “我到底生于混沌,浑身上下从内到外没一处配得上上神这个称号的。”

  “那么谁又能配得上呢?”

  天已破晓,江灵均难得一次睡到天大亮才醒。看着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在地上形成斑驳的影子,心里把赵安歌骂了一遍,不得不忍着头痛起床。

  清醒之后又有些迷茫,到底是半夜被叫醒头痛还是昨晚做的梦更让人头疼呢?自己曾经也做过杀手,半夜不睡觉总是常有的事,可是昨晚到底做了什么梦呢?

  那么熟悉,又很陌生,怎么使劲想也想不起来,但确实多了些什么。是什么呢?

继续阅读:第6章 查阅三生石(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神难为:灵主不好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