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新人旧事
何伯2020-02-06 09:022,942

  神血者的体质的确不一般。宇轩受了那么重的伤,不到一周就好得差不多了,真是令人惊羡。

  在家修养的这几天,宇轩也没有闲着,他思考了很多。在他看来,阿贺绑架雪沐瑶绝非偶然,这里面肯定还有更大的阴谋。而且,他有种感觉,四鬼也到了新川市,貌似在谋划什么。现在的新川怕是一个是非之地。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雪沐瑶终于抵达中山别墅。她在门前止步,略显犹豫,但心中却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还是按下门铃。

  推开门,见是雪沐瑶,宇轩颇感意外。“是你,雪沐瑶,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打扰了,我来是找墨昆的,我有些事想问他,请问他在家吗?”

  “他今天去学校处理一些事情,估计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要不你进去等一会儿吧!”宇轩盛情邀请,雪沐瑶也不好意思拒绝,毕竟人家帮了她两次。况且,她此次前来,为的就是问清关于她母亲的线索,自然不能无功而返。

  将雪沐瑶请入茶室。宇轩揭开茶具上的白布,一套唐式紫砂茶具映入眼中。净手、温杯、放茶、醒茶、冲泡、春风拂面、封壶、分杯、玉液回壶、分壶、奉茶,十一道工序有条不紊,丝毫不显生疏。看得出,宇轩也是茶道中的高手。

  品完第一杯茶,雪沐瑶率先打开话匣子。“那天,谢谢你救我。你的伤怎么样了啊?”

  宇轩也放下手中茶匙,回答道:“休养了几天,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片刻沉默,宇轩又开始继续煮茶。“你心中应该有很多疑问吧!”

  “嗯”雪沐瑶点了下头。

  “其实,这件事我本来不想告诉外人的。不过,既然你都看到了,那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宇轩低着头,盛满满一勺大红袍茶叶,准备煮第二壶茶。“我和墨昆都不是普通人,那天那个阿贺也不是。用我爸爸的话来说,我们应该被称为神血者。”

  ……

  经宇轩一番讲述,雪沐瑶算是明白了。

  “雪沐瑶,我告诉你这一切,也希望你能帮我们保守秘密。”宇轩品完一口茶,继而道。

  “这个当然。”雪沐瑶微微笑道。这一笑,天地失色,日月无光。若说宇轩的笑如阳光般和煦,那雪沐瑶的笑便如银月般皎洁无暇。雪沐瑶的确是个美人,但姿色更胜她的大有人在,可是,只有她这一笑,让宇轩一生难忘。

  宇轩彻底看呆了。

  被人这样盯着看,雪沐瑶也颇难为情,脸都红了,羞涩颔首。

  场面一度安静下来。

  “好香的茶啊!隔老远都闻到了。”未见其人,先问其声。不必说,定是墨昆。“我说你今天怎么有心思沏茶,原来是来了客人。”

  墨昆的突然归来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坐下来,喝了口清茶,墨昆定下心,神情愉悦。“宇轩,神血者的事情你已经告诉她了吧!”

  “嗯”

  “这样也好,省了我不少口舌。反正以后我们会成为伙伴的。”墨昆嘻笑道。“雪姑娘,这样称呼或许你会有些不太习惯。但这是十族的族礼,还请你见谅。”

  十族。这个名字颇为陌生,宇轩和雪沐瑶都未曾听说过。但宇轩相信,墨昆绝不会无的放矢。

  两道充满疑问的目光注视着墨昆。

  “十族的事情我以后会告诉你们,今天,我先解决雪沐瑶的疑问。”墨昆笑着看了看雪沐瑶,接着又喝了口茶。“雪姑娘今日前来是想问我关于你母亲雪樱的事吧。按十族的辈分,我该称你母亲一声雪姨。不过,说实话,我和你母亲也并没有见过多少面,最近一次见面应该是在十二年前。

  你母亲雪樱,是十族中飞雪一族雪家的千金。当年,风之一族的长子休·颌罕对你母亲颇有好感,更曾几度示爱,但都吃了闭门羹。两族族长看在眼中,认为这是个增强己身的机会,于是便暗中为两人订下婚约,以婚姻巩固两族关系。可万万没想到,雪姨早已与你父亲私定终身,并且有了你。

  你母亲是神血者,而你父亲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样的爱情在外人看来或许刻骨铭心,但在十族眼中不过是一种堕落。雪姨为了能过上平凡人的生活,便请我父亲帮忙封住了她体内的神血。大隐隐于市,你父母终于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可惜好景不长。你母亲在生你的时候神力外泄,招来了十族的执法队。为了保护你们父女俩,雪姨只好答应回族领罚。”

  这就是她的母亲,一个用自己去保护他们父女的伟大母亲。听完墨昆的讲述,雪沐瑶恍惚了,眼眶微红,强忍住泪水。这也就是雪沐瑶,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哭出来了。不过,相比之下,雪沐瑶更关心母亲的生死,赶忙问道:“那我母亲现在在哪儿,她还活着吗?”

  茶品三杯,此番煮茶即将结束。

  无论雪沐瑶怎么着急,墨昆总是格外淡定,一举一动也不紧不慢。“你不用着急。你可记得我曾说过在十二年前见过雪姨。那时候,我准备入世。在离开十族之前,我特意去天都探望雪姨,当时,她一切都安好。”“不过,我已经十二年没有在族中呆过,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雪沐瑶的玉手不知何时攥成了拳头。可是,这个小小的举动又怎么逃的了墨昆的法眼?“雪沐瑶,我知道你救母心切,但我劝你不要冲动。十族,不是你能抗衡的。”

  “难道法律还制裁不了他们吗?”雪沐瑶有些失态了。她转过头对墨昆怒吼道。

  从始至终,宇轩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注视雪沐瑶。他也和父母分离,知道其中的苦痛。或许,发泄出来回更好一些。

  墨昆饮尽最后半杯大红袍,冷笑一声,说出了一个令他们都震惊的消息。“在十族面前,法律不过是一张废纸。别说是我们,就算是整个中国的兵力全部出动,也未必能从十族手中救出雪姨。”“当然,你也不必担心雪姨。她是雪家的大小姐,十族自是不会伤她。我们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提高自己的实力。只要我们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想救你母亲,便易如反掌。”

  从茶杯开始,宇轩慢慢悠悠地收拾好桌上茶具,以清水洗濯,用丝绸擦拭,细致入微。白布的再次遮上,标志着品茶的结束。墨昆的讲述也完毕了。

  十余年的母女分别,雪沐瑶比常人独立,也比常人坚强。墨昆讲了这么久,雪沐瑶愣是咬着牙,一滴眼泪都没掉下。她抚摸着脖颈上母亲留给她的雪花项链,心中暗暗起誓:妈妈,总有一天我会让我们一家都团聚的。

  此时,宇轩走进内室,望着床头柜上父母的照片,心中颇多感触。雪沐瑶,你起码还知道你母亲在哪里,可我呢,我连我父母在哪儿都不知道。爸爸妈妈,你们究竟在哪儿啊!

  “吱呀”房门被墨昆轻轻推开。站在宇轩身后,墨昆迟迟不语。他不知道怎么说,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不起”隔了许久,墨昆还是狠下心来,以仅仅只有两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说道。“瞒了你这么久。”

  “我们俩,还用的着这三个字吗?”宇轩转过身,一如既往地微笑。“有些事你不说,一定有你不说的理由。更何况,我也一直没问,不是吗?”

  越是这样,墨昆越是难受。这些事,他瞒了宇轩十二年,内心也是煎熬。

  “好了,不说这些了。”宇轩故意岔开话题,好让墨昆心里好受一些。“我这次回来,之所以选择留下,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处理。在回来之前,我接到一封匿名信。信中告诉我,爸爸在离开之前曾经将一本羊皮笔记交给一个姓秋的企业家。这两天,我查遍了新川市人口,结果只找到了三个姓秋的人。一个是精神病院的患者,另一个是个流浪汉,还有一个就是雪沐瑶的父亲,秋顾然。”

  这个话题开的恰到好处,墨昆心中的愧疚虽说没有完全消减,但也舒缓不少。带着一丝怀疑,墨昆问道:“你的意思是,羊皮笔记在雪沐瑶父亲秋顾然的手中。”

  “等见了面,自然就知道了。”

  宇轩嘴角勾勒出一个奇异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