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秘而不宣
何伯2020-02-06 09:022,822

  星鸿酒店,新川市知名酒店之一,虽算不上奢侈,但也称得上豪华。可惜,豪华的设施内一场阴谋却在悄然酝酿。

  赤色的身影在走廊里行进。他穿着一身血红色的紧身衣,外披一件硕大的火红色斗篷,斗篷背后绣了一枚金色火焰。奇的是,鞋子与亮白的大理石地板碰撞,竟听不到一点声音。

  1407号房间内,三个男人正慌忙的收拾东西,准备逃走。仔细一看,带头的那个竟是几天前出现在阿贺面前的人!

  “砰”房门被大力推开,红衣男子一步一步走进来。

  那三个男子猛地转身,直接吓的坐到地上,双腿哆嗦,额间也流出了豆大的汗珠。

  “跑的掉吗?”面具下传出一种略显粗糙的声音。

  三个人吓得跪在地上直磕头。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试试宇轩的实力。”

  “你个蠢货”红衣男子骂道。“你将基因药剂给一个混混,想借他的手除掉宇轩。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这般,不仅打草惊蛇,还破坏了大祭司的全盘计划。你认为,大祭司会让你活下去吗?”

  “特使,我知道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紧接着有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额头都磕红了。

  “下次”红衣男子冷笑一声,“没有下次了。”说罢,他抬起右手,使劲一握,为首男子的脖子便被捏在手中。红衣男子还没用多少力气,那人便已说不出话来。接着,一簇火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红衣男子的臂膀窜进那人的体内。

  当火苗钻进他身体的那一刻,火焰便瞬间蔓延全身,将他吞没。不到一分钟,他就被烧成灰烬,连叫喊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其他两人面如白纸,浑身的衣服都被冷汗浸湿。

  红袍男子撮了撮手里的灰烬,拍拍手,走到窗边,背对两人,并未对其降罪。“通知新川市所属各部,从现在起,所有人听我调遣,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违者,杀无赦。”

  “是,是!”

  俯瞰着新川市的盛景,红袍男子嘴角一扬,露出一抹笑意。新川市,我又回来了。

  宇轩和墨昆先后走出内室。

  “雪沐瑶,你的父亲是不是姓秋,叫秋顾然。”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雪沐瑶的情绪已经平稳。“没错,我父亲的确叫秋顾然。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吗?”

  “是这样的,我父母曾经和你的父亲有过交集,并将一本羊皮笔记交给他。我想将要看一看那本羊皮笔记,不知道方便与否。”宇轩诚恳的问道。

  “报歉,你说的那本羊皮笔记我并没有见过。”雪沐瑶所言非虚。她不仅从没见过什么羊皮笔记,甚至连自己的父亲与宇轩父亲交好都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带你们去见我爸爸。有什么事,你们可以当面问他。”

  “那就有劳了。”

  “说完了吗”墨昆掏出一副别克太阳眼镜戴上,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说完了,我们就出发吧。我可是好久没有开过你那辆迈巴赫了。”

  毕竟是迈巴赫,跑起来就是不同于平常的车,从西郊到市区,仅仅一个半小时就到了。

  飞雪大厦,飞雪集团总部所在地,始建于1990年,原名拓创大厦。1996年,为纪念亡妻,更名为飞雪大厦。

  迈巴赫在飞雪大厦前停下,宇轩和雪沐瑶从车上下来,墨昆继续开着车去了地下车库。

  大厅内的经理见雪沐瑶到来,赶忙上前打招呼。“小姐,你怎么来了。”

  “刘叔,我找爸爸有些事情,爸爸他在里面吗?”

  “董事长在办公室处理事物,小姐有事的话可以直接去找他。”刘叔将目光投向宇轩,问道:“这位是?”

  “刘经理,你好。我叫宇轩,是沐瑶的同学,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宇轩很有礼貌的自我介绍,并伸出右手与刘经理握手。

  刘经理笑了下,心中想到什么。“既然是沐瑶的同学,那你们就进去吧。”

  雪沐瑶带着宇轩走进电梯,一路上了十四楼,直接走进秋董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正坐在咖啡色的真皮办公椅上阅报。他的脸上散落的布着几条皱纹,黑色的西装也没有显出多少英气,虽未满百岁,但已有了些垂暮之气。妻子离开的这些年,秋顾然也是老了不少。由于精力全在报纸上面,秋顾然没有注意到他们俩的到来。

  “爸爸”雪沐瑶扯下秋顾然手里的报纸。

  秋顾然这才知道宝贝女儿来了。“沐瑶,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学校上课吗?”

  “我有个朋友,他有些事情想找你帮忙。”

  宇轩走上前,介绍自己。“秋叔叔,您好。我叫宇轩,是宇天星的儿子。”

  宇天星三字一出,秋顾然脸色陡然一变,异常严肃。“沐瑶,你先出去,我和你这位朋友有些要紧的事要谈。”

  雪沐瑶应声走出办公室。

  直到雪沐瑶完全出去,把门关上,秋顾然才安排宇轩坐下,并说起正事。“我知道你来这儿的目的。你父亲的羊皮笔记的确在我手里,而且就在这个办公室内。不过,在我把它给你之前,你要回答我两个问题。”

  “秋叔叔请讲。”

  “那天,是你救的沐瑶吧?”

  “嗯,我在路边碰巧看到她被人劫持,就救下了她。”

  “多谢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要出了什么事,我可就要后悔一辈子了。”秋顾然向宇轩致礼以表示对他的感谢。

  “秋叔叔言重了,搭救沐瑶不过是举手之劳,更何况您与我父亲还是至交。”宇轩回敬道。

  “第二个问题。今天,沐瑶是和你一起来的,想必你已经把她母亲的事都告诉她了吧?”

  宇轩点点头。

  “哎”秋顾然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早。”其实,他并不是不想把雪樱的事告诉宝贝女儿,只是他害怕,他怕女儿知道后会不顾一切的去救自己的母亲。可是,她还是知道了。

  秋顾然拉出办公桌的抽屉,一个木方盒静躺其中。它上面是一副奇怪浮雕,太阳居右上角,弯月居左下角,日月同现,颇为奇异。

  秋顾然把它递给宇轩。“这就是你父亲交给我的东西。我花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把它打开。另外,他给我时候还留了一句话:当它打开之时,所有的一切都将开始。”

  宇轩端详着手中的木盒,他想起了《山海经·海外东经》里的一番描述“汤谷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

  扶桑,古代神树,相传日出其中,有三足金乌立于其上。

  如果真如宇轩猜想的那样,这个盒子是由扶桑木所造,那他就有办法打开他。宇轩一手按在木盒的太阳之上,光能量向他掌心聚集。

  果不其然。

  从打开的木盒里,宇轩拿出羊皮笔记。随便一翻,宇轩便翻到了这么一页。他果断撕掉了它。

  秋顾然坐到宇轩身边,拍拍宇轩的肩膀。“阿轩,我知道阻止不了你们,但作为一个父亲,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保护好沐瑶。”

  宇轩收起羊皮笔记。“秋叔叔,你放心吧,哪怕是拼上这条性命,我也会保护沐瑶周全。”

  告别秋顾然,宇轩三人又回到了中山别墅。从今以后,他们就是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了。

  对于这本羊皮笔记,宇轩把它交给墨昆处理。这里面记录的大多是他父母以前的实验以及实验室仪器的操作方法。毕竟,宇轩是个文科生,对这些也不太熟悉。

  墨昆在翻阅的时候,发现这本笔记少了一页。他去问宇轩,可宇轩告诉他,拿到笔记的时候那一页就已经被撕掉了。

  墨昆那里知道,是宇轩撕掉了那一页。有些事情,他不想让雪沐瑶和墨昆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