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水千丞2019-08-20 17:444,165

  第二天上午,任燚去鸿武公a-/n分局报到。

  这个分局离他们消防队不远,虽然不属于他的辖区,但平时也有些往来,他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多了宫应弦那号人物。

  在分局,他见到了邀他协助调查的人——宋北。

  宋北是个老警c-h/a了,现在是鸿武分局刑侦支队三中队的队长,人看起来十分和气。

  任燚伸出手:“宋队长。”

  “任队长,你好,坐。”

  俩人握了握手,任燚坐了下来,他环视了一圈办公室,玻璃是半透明的,能看到外面往来的人。

  宋北笑道:“麻烦任队长了啊,大热天的跑过来。”

  “客气了。您是长辈,按理说我该跟您说,叫我小任就行,但您也知道我的姓,有点尴尬。”

  宋北哈哈笑了起来:“所以我还是叫你任队长。”

  任燚笑道:“听我们参谋长说,那个跳楼案有反转?”

  “对,本来我们要按自杀结案了,但最近又出现了新情况,可能跟一桩经济案有关,所以想请你协助调查一下,毕竟当时你更了解现场嘛。”

  任燚点点头:“印象深刻。”

  他记得那是一个半夜,正是人进入深度睡眠的四点多,突然来了警情,几个刚蹦迪回来的青年,发现小区一层洋房庭院的铁栏栅上,串了一个人,血顺着下坡的步道一直流到了小区门口。

  消防车到的时候,人还有气,他们把栏栅切割下来,救护车连人带栏栅一起送去了医院,但没撑到医院就咽气了。

  他们都以为是自杀,没想到过去两个月了,案情有变化。

  消防和警方的合作一直颇密切,因为很多事故,消防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而为了抢救人或财产,常常会对现场做出无法避免的破坏,尤其是火灾。

  宋北把现场照片铺在任燚面前,帮助他回忆:“你的出警报告我看了,你回想一下,还有什么特别的细节。”

  任燚尽量凭着记忆,把当时所见都还原了一遍。

  宋北认真地问了不少问题,俩人在会议室里坐了两个多小时。

  突然,宋北好奇地说:“你是看着熟人了吗?”

  “啊?什么?”

  宋北扬了扬下巴:“我看你一有人经过就看窗外。”

  “呃,不好意思。”任燚尴尬极了。他扒了扒头发,顿时有点唾弃自己,为什么一想到可能碰上宫应弦,他就莫名地紧张?理亏的又不是他。

  宋北看了一下表:“哎哟,中午了,抱歉啊耽误你这么长时间,走我请你吃个饭。”

  “不用了,这都是应该的,您也忙,我中队离得近,我回去吃了。”

  “那怎么好意思,走吧,附近有个馆子不错,正好我想听听你爸爸的故事,久闻大名啊。”

  任燚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走走走。”

  俩人走出会议室,经过办公区的时候,就见着人员都在往外走,只有一个人逆着人流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宫应弦!

  任燚挑了挑眉,见宫应弦一如前两次所见,穿着板整挺括地西装,迈着两条大长腿,迎面走来,戴着白手套的手里提着一个素色的纸袋。

  俩人四目相接,宫应弦眸中的讶异一闪而过。

  宋北朝宫应弦点了点头:“小宫,吃饭啊。”

  宫应弦也点点头:“宋队长。”他瞥了任燚一眼,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来,介绍一下,这是凤凰消防中队年轻有为的队长,任燚,来协助我们调查跳楼案,任队长,这是我们去年刚来的高材生,麻省理工的化学博士,宫应弦。”

   话都到这份儿上了,宋北却迟迟不见俩人握手,反而互瞪着对方,他疑惑道:“你们,认识?”

  “不认识。”

  俩人异口同声地说,语速之快,好像生怕说慢了就输了一样。

  宋北摸了摸下巴。

  任燚道:“宋队长,咱们走吧,我还真饿了。”

  “哦,走吧。”

  等宫应弦走远了,宋北才笑道:“怎么样,是不是没想到我们分局有长得跟明星似的j-ing察?他来那天啊,我们女同志差点疯了。”

  “嗯……没想到,他是你手下?”

     “对,不得了的年轻人,就是性格有点……孤僻。”

  任燚暗忖,“孤僻”这个形容词也太客气了,他问道:“怎么大家都往外走,就他往里走?”

  “中午了,大家都去食堂吃饭,他,嘿嘿。”宋北摇了摇头,“他不跟我们一起吃饭。”

  “为什么?”

  “他呀,洁癖,只吃自己带来的东西。”

  “这么不合群也能干刑ji-ng?”

  “海纳百川嘛。”宋北点了点太阳穴,“他脑子又好使,又能打,胆子又大,资源又多,我们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

  任燚还是忍不住腹诽,该不会是冲着他捐仪器吧。

     “而且,他这么不合群也是有原因的,能理解。”

  “哦?什么原因?”

  宋北笑笑,显然不打算多说。任燚也没有再问,毕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问多了显得多可疑。

  ----

  吃完饭,任燚抽空回了趟家,陪他爸喝了个下午茶,才回到中队。

  一到中队,曲扬波就把他叫去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他一进屋,三人都站了起来。

  两个男的倒没什么特别,唯一的一个姑娘,个子高挑,留着男生一样的短发,虽然生了一副好相貌,但并不见女性的柔美,反而显得英气十足。

  任燚还没开口,三人齐刷刷地行了军礼:“队长好。”

  任燚也回了礼,然后用疑惑地目光看向曲扬波。

  “哦,这是我为咱们中队招聘的候选消防员,当然,还得你亲自面试一遍。”

  任燚扫了三人一遍,道:“好,那个,今天有点晚了,你们先回去,我再另通知你们面试时间。”

  “队长再见,指导员再见。”

  三人走后,任燚瞪着曲扬波:“你想什么呢?女兵?”

  “女兵怎么了。”曲扬波耸了耸肩,“哪个文件规定不能招女兵?”

     他们目前正面临消防改制,去年新入伍的将是最后一批现役武警,到了年底,他们就要同时退役转为职业化,从公a-/n消防部变成应急管理部。并统招专职消防员。

  他们招消防员自然是优先考虑曾在消防队服役过的。作为中队长,他有最终的人事权,而曲扬波主要做文职和政治工作,负责前期的招聘。

   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曲扬波居然想招聘一个女消防员。

  任燚皱起眉:“咱们中队四十多个老爷们,方便吗?亲爱的波波同志。”

  “你先冷静一下,亲爱的炎炎同志。”曲扬波挂着他的招牌笑容,“到了九月份,有好几个人要退伍,咱们半年时间才招来三个专职,人员远远不够啊。”

  “人员不够也不能乱来啊。”

  “怎么就乱来了,你对女兵有什么意见吗?”

  “我对女兵没有意见,但是你觉得这行适合她吗?她当兵的时候起码周围都是女的,她要是来了这里……我是为她着想,她知道这条路多难走吗。”

  “我看她想的挺清楚的。”曲扬波推了推眼镜,“你都没面试,不好直接否定她吧,根据我的接触,她是一个合格的消防战士。”

  “消防战士是要上前线的,前线不适合女人。”

  “你这是歧视、偏见。”

  “你少拿这个压我,你去问问全国几个消防队有女兵,这是偏见的问题吗?这是工种的问题。”

      “我们不是一般的中队,我们是特勤消防中队,应该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哦对了,她还是你师妹呢,也是武警大学消防指挥专业毕业的。”

  这是任燚今天第二次听到“海纳百川”四个字了,但从曲扬波嘴里说出来,他嗅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扬波,你脑子应该比我清醒,你听听自己现在说的是人话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曲扬波摘下了眼镜,慢腾腾地擦了擦镜片,又重新戴上了:“等到改制完毕,宣传部会做一系列的工作,向全国人民展示应急管理部的新形象,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消防员,你知道能为我们中队吸引多少关注吗。”

    任燚低下了头:“消息这么灵通,你爸告诉你的?”

  “算是吧。”

  曲扬波是高g-a-n子弟,好像从生下来就注定要走仕t-/u虽然他们是多年朋友,曲扬波帮过他很多,但俩人还是时常在不少事情上意见相左。

   曲扬波耐心劝道:“任燚,我知道你担心一个姑娘不适合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反正她在你的掌控下,你就把她当个吉祥物,有些现场不让她上就是了。她想当消防员,我们缺消防员,她还能为我们中队添光增彩,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任燚直视着曲扬波微微发光的镜片,却看不到他的眼睛:“我要是不同意呢。”

  曲扬波淡笑道:“身为指导员,我总有一票吧。”

  俩人虽然是平级,但根据原则,曲扬波的话比他更有分量,至少在上面是这样。

  尽管曲扬波没拿这个压过他。

  “行吧,既然你决定了。”任燚的口气不太好。

  “兄弟,我知道你不太高兴,但我都是为了我们好。”曲扬波道,“我不否认,我是想升职,谁不想升职呢,你不愿意搞政治,我得为我们着想,我希望我们都能越走越高。只有中队好,我们才会更好,嗯?”

  任燚长吁一口气:“听你的吧,反正最后证明,你总是对的。”

     曲扬波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㵘㵘真乖。”

  任燚打开他的爪子,刚想骂他,警铃响了。

  他快步冲下楼:“什么情况?”

  “……开锁。”

  一众战士都发出崩溃的嚎叫。

  任燚正有些窝火,他翻了个白眼:“出警单。”

  通讯员递给了他,他掏出手机,照着出警单拨了过去:“喂你好,消防队。”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焦急的老年女声:“消防员,你们什么时候来,我孙子快放学了,我得给他做饭啊!”

  “阿姨,开锁这种活儿,我们非常不专业,建议您找开锁公司。”

  “干嘛找开锁公司,你们不能开吗?”大妈叫道,“开锁公司不要钱啊!”

  “阿姨,是这样啊。”任燚耐着性子说,“我们开门,有三个方法,按照破坏等级递增,分别为破锁、拆门、砸墙。具体方法要到了现场才能决定,不过大部分稍微复杂点的锁我们都不会开,拆门比较普遍。我们是免费的,但您换锁换门挺贵的。”

  “……你不是在骗我吧。”

  “我没骗您,您如果不会上网的话,我可以给您介绍一个开锁公司。”

  “你给我介绍?”大妈的尾音拔高,充满了质疑。

  任燚深吸一口气:“阿姨,开个锁也就百来块钱,我没有收回扣。”

  “哦,那行吧。”

  “麻烦您打119取消一下刚才的报警。”

  那头挂断了电话。

  任燚把出警单揉成一团,扔给了值班通讯员,“再以后有要开锁的,除非家里有紧急情况,否则一律这么处理。

  “是。”

     任燚按了按酸胀的太阳穴,感到一阵烦躁,大概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他也跟着生了不少气,太不养生了。

  他决定请个短假,陪陪他爸,找朋友聚聚,或者约个会什么的。

   

继续阅读:第6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火焰戎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