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水千丞2019-08-20 17:445,021

  最后一天假,任燚原是想约傅楷和几个哥们儿一起喝酒,没想到大周末的,每个人都另有安排,他一个也没约出来。

  他忍不住把傅楷骂了一顿:“成天围着老婆孩子转,有没有出息。”

  “行,你出息,你单身,你随便浪。”傅楷嬉笑着说,“昨晚朋友圈发的,跟谁喝酒啊?”

  “没谁。”

  “你对月独酌啊,鬼才信。”傅楷很八卦地说,“咱们任大帅哥昨晚翻了谁的牌子?不会又是那个演员吧?”

  任燚含糊地应了一声。

  “真是他啊。”傅楷“啧”了一声。

  “你这个口气是什么意思?”

  “这么多年兄弟,我就不批判你的审美了,现在的小女孩儿都喜欢那种娘兮兮的吗?”傅楷一副恨其不争的口吻。

  “人家怎么也比你这一脸毛的好看。再说了,他说其实我这种英俊潇洒有男人味儿的型比较吃得开。”任燚摸了摸下巴,“要不我转行吧,我也想发财啊。”

  “要点脸啊,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命中注定要跟火纠缠一辈子。”

  “哎,都怪我们家老任,给我取这么个名字。”

  俩人又互相损了对方几句,才挂了电话。

  吃完晚饭,任燚陪他爸散了散步,晚上把他爸哄睡之后,他躺在床上玩儿了会游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酣睡中,任燚突然被手机铃声吵醒。

  他在黑暗中抓过手机,没等眼睛适应光线去看清来电人,已经先划开了通话键:“喂?”

  “任燚,第四视角着火了。”曲扬波的声音沉着但紧迫。

  任燚从床上跳了起来,打开灯,抓起衣服往身上套:“继续说。”

  “支队另调了两个中队过来,你马上下楼,我们在街角接你。”

  “好。”

  任燚快速穿好衣服,一阵旋风般出了家门,冲下楼,朝小区门口跑去。

  他跑出小区大门的时候,正好看见街对面的消防车使出车库。

  除去两辆巡逻摩托和一辆巡逻吉普外,他们中队还有五辆发挥救援作用的消防车:

     1号车:综合抢险救援车,配多种工具,体积最小、最灵活,适合非火灾类救援。

  2号车:12吨中型水罐车,同时带泡沫混合系统和干粉灭火剂,适合小型火灾。

  3号车:15米云梯救援车,同时带吊臂、拖车,和专门为撞击设计的半米厚的实心钢保险杠。

  4号车:70米举高喷射消防车,带救援平台和4吨水罐,适合高层救援。

  5号车:30吨重型供水水罐消防车。

  平时的救援,他们一般都出前三辆车,就能应对大部分事故,4、5号车是两个大家伙,平时一年也用不到几次,当任燚看到除4号车以外的四辆车纷纷使出车库的时候,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严重的警敏感情。

     第四视角是他辖区内的一个酒吧,在天启小有名气,周六晚上正是酒吧生意最好的时候,人流量非常大,这时候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车在任燚面前刚停稳,任燚就拉开车门窜了上去,所有人都全副武装,连曲扬波也出来了。

      任燚一边穿自己的装备,一边问,“什么情况?”

  “第四视角二楼包厢着火,烟顺着中央空调的排气口快速蔓延,造成二楼、三楼大量人员中毒、被困,一楼舞厅疏散过程中发生踩踏,借助风向,火正在向隔壁蔓延。总队把三宁中队和骡巷口中队都调过来了,许参敏谋感长正在赶往现场。”

  “第四视角的档案呢?”

  曲扬波将文件递给了他。

  每个消防队对辖区内的重点单位都会建立消防档案,所谓重点单位,就是那些存放危险品的、体积大的、人流大的、一旦发生事故造成的人员或财产损失大的,满足一条,就是消防部门的重点关注对象。

  这份档案包含建筑设计图,消防应急措施图,危险性高的单位还要提供火灾预案,雇佣企业消防队,并且定期接受消防检查、甚至是火灾演习。

  第四视角的档案里虽然没有火灾预案,但有完整的建筑和内部结构图。

  第四视角一楼是舞池,两侧环绕卡座,二楼、三楼全是包厢。像这样的周六晚上,人流量可能达到四五百人。

  这个酒吧任燚也去过,里面使用了大量的聚氨酯泡沫做隔音和装饰,包厢里的窗帘是化纤的涤棉交织布,仅仅是这两样东西就高度可燃,而且燃烧会释放大量一氧化碳。

  这时,对讲机里传来声音:“任队长,在许参敏谋感长到达现场前,由你行使指挥权。”

  任燚答:“收到。”

  此时已是凌晨1点,道路畅通无阻,5分钟后,他们就到达了现场。  

     第四视角处于酒吧街的中段,整条街遍布着酒吧、KTV、餐馆、商店、棋牌室等,是有名的夜生活一条街。这里的建筑低矮,普遍不超过四层,但间距狭窄,有的干脆没有间距,几乎没有两栋楼之间的防火间距是合格的。

  这样的建筑群极易造成火势蔓延,形成火烧连营的严重事故。

  当地派敏感出敏感所和交敏感管部门已经先他们到达了现场,疏导交通、疏散人群,附近的街道上站满了人。

  第四视角的二楼火势汹涌,三楼滚烟滚滚,一楼的窗户全碎了,火舌已经舔到了旁边的火锅店,现场弥漫着大量黑褐色的烟雾。

    二楼和三楼的各个窗口几乎都有人在求救,哭喊声、惨叫声、燃烧声、警敏感笛声,交织成了一副地狱般的景象。

  任燚刚下车,交敏感警就跑到他身边,焦急地说:“任队长,周围店铺的人都疏散了,酒吧里大量人群被困,酒吧后面的紧急出口被锁起来了。”

  任燚点点头:“现场烟气有毒,把人全都赶走。”他按下对讲:“总队,请求燃气部门协助,切断酒吧街的燃气供应。”

  “收到。”

  “孙定义,绕到后面破拆紧急出口的门。”

  “崔义胜,你们班出三个人负责保障供水,你再带一个人去三楼开排烟口。”

  “曲扬波,先把崔义胜送到三楼楼顶,然后从三楼破窗,解救窗口被困人员,等排烟口开了再带人进去搜救。”

  “高格,出两支水枪……”

  “消防员!消防员!”一个正在被驱赶的中年男子用力挥舞着手,朝任燚大喊,“我是火锅店老板,消防员!”

  任燚看了他一眼:“放他进来。”

  那男人跑到任燚面前,惊惶地说:“我店里全是小煤气罐,每一桌都有!”

  任燚脸色阴沉:“高格,带人把所有煤气罐都搬出来,出两只水枪从西南窗口压制火势,务必守住火锅店不能过火。再出一只水枪从东南外立面冷却。”

  “是!”

  “你们怎么还不救人!”人群中有人大喊,“里面全是人!”

  有人哭喊道:“我妹妹在里面啊,你们怎么还不去救人!”

  任燚看着火势熊熊地酒吧,额上全是汗,心脏砰砰地狂跳。

  三楼此时火势不大,主要是浓烟,但在排烟口没有打通之前,他不能冒险派人进入内部搜救。火的特性就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一定往上走,所以当低矮建筑的火势失控时,要在顶楼钻开一块楼板,否则火就会往所有窗户方向蔓延去寻找氧气,这时候进去救人,多半会被大火围困。

  二楼情况更严重,随时有闪燃、爆燃甚至是坍塌的风险,他只有一辆云梯车,没办法同时兼顾三楼和二楼。他焦急问道:“总队,三宁中队和骡巷口中队还有多久到达现场。”

  “两分钟和六分钟。”

  任燚咬了咬牙,在酒吧门口来回踱步。他们现在唯一能进去搜救的,就是一楼,但是目前人手严重不足,如果他带队进去了,现场就没有人指挥。

  “你们有病啊,酒吧着火往火锅店喷水!”人群中有激动地吼叫声。

  “是啊,为什么往外墙喷水!”

  “怎么没人进去救人!”

  这时,孙定义撬开了紧急出口的门,门一开,几十人蜂拥而出,前面有人摔倒在地,被后面的人压倒、踩踏而过。

     孙定义和几个战敏感士拼命控制着人群,吼得嗓子都压了:“不要挤!不要推!”

  这一批人,有的尚有行动能力,有的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往外爬,有的已经倒在了过道上,他们不顾一切地逃离,因为身后的东西比野兽还要凶残可怖。

  孙定义从对讲说道:“任队,请求从紧急通道进入一层搜救。”

  “去吧。”

  二分钟之后,三宁中队到达现场,任燚马上部署他们的云梯车去破开二楼的窗户,但只准解救在窗口的被困群众,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二楼。这时,崔义胜打开了顶楼的排烟口,任燚命令他们立刻进入三楼搜救。

  又过了两分钟,支队参敏谋感长许进到达现场,任燚马上向许进汇报情况,然后请求带队进入一层搜救。

  许进凝重地看着二楼的烟气和火势:“两两一组栓安全绳,谁都不准单独行动。带上仪器,测一下一氧化碳。”

  “是!”

  任燚带上自己中队和三宁中队的共十一个战敏感士,每两个人栓一条绳子。火场环境复杂,浓烟致使能见度极低,他们又不熟悉内部结构,很容易迷路,两两一组是为了保证安全和互助。

  任燚戴上面具,看着猩红的火焰,目光坚毅而无畏,沉声道:“上。”

  一行人义无反顾地进入了火场。

  一楼先是天花板着火,石膏板具有一定的耐火能力,但火势越来越大,便开始大面积脱落,一楼吧台和卡座的沙发被引燃,只有宽敞的、没有可燃物的舞池暂时没有过火,但不断有吊顶材料往下砸,一样的危险。

  高温和浓烟让眼前的场景宛若炼狱,任燚尽量调整着呼吸,减少空呼的消耗:“你们两个去东面卡座,你们两个去西面卡座,丁擎去吧台区域,剩下人跟我去卫生间。”

  “是。”

  卡座区域已经过火,任燚带着人穿过舞池,耳边尽是噼啪噼啪的燃烧的声音。一边走,任燚一边看着仪器上的数据,汇报道:“参敏谋感长,一楼的爆炸极限已经达到46%,二楼有很多释放一氧化碳的装修材料,肯定更高。”

  “收到。”

     “任队,这里有人!”

  有人发现了一个倒在舞池边缘的人,他周围不停地有吊顶砸落,情况非常危险。

  任燚叫道:“别动。”他勉强从浓烟中观察着顶面,等待一个相对安全的时机,等了足足有五六秒,才喊道:“现在!”

  任燚带头跑了过去,几人合力将那人抬到了舞池区域。他身上大面积烧伤,已经失去意识,但还有脉搏,任燚让两个人将他抬了出去,剩下的人继续摸索着走向卫生间。

  “参敏谋感长,请求进入二楼搜救。”对讲里传来骡巷口中队队长王猛的声音。

  “不准。”许进的声音沉稳而坚定。

  “参敏谋感长,请求进入二楼搜救,三分钟。”

  “不准。”

  “两分钟。”

  许进沉默。

  “一分钟!”王猛急叫道。

  许进沉默许久:“一分钟。”

  任燚道:“王猛,不要去东南面,那里是起火点。”

  “收到。”

  “任队,洗手间有人!”

  在他们的喊叫中,洗手间里传来了微弱的回应。

  洗手间的门已经变形,任燚狠狠踹了两脚,都没有踹开,但门页已经松动,他和刘辉最后用力撞开了门。洗手间里挤满了人,至少有三十多个,他们用湿抹布和湿卫生纸堵住了门缝,并不断地往门上泼水,最大程度地阻止了毒烟进入和热辐射烧穿门板。

  当门被打开时,一群年轻人的脸上交织着绝望与希望,很多人痛哭失声。

  任燚问道:“孙定义,救生通道是否畅通。”

  “畅通,有水雾掩护。”

  “你们两个,带人从救生通道出去,其他人跟我去厨房。”

  “是。”三宁中队的战士喊道,“弯着腰,拉着手,对,谁也别松手,别慌,跟我走!”

  任燚带着剩下的三人再度穿过舞池,根据对设计图的印象,舞池的另一边是厨房和员工办公室。

   就在他们走到舞池正中央时,头顶突然传来结构松动的声音,几人抬头,但头顶只见浓烟,什么也看不清,接着,天花板就铺天盖地地砸了下来。

  任燚将与他连在一起的刘辉扑倒在地,带着火的吊顶和龙骨压在了四人身上。

  任燚和刘辉躲避及时,只受了轻伤,但另外俩人已被吊顶材料压埋。

  俩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拍灭身上的火星,赶紧冲过去解救战友,其中一人的面罩被砸坏,困难地呼吸着。

  等他们搬开吊顶材料,另外一人处于半昏迷状态,且身上已经起火,刘辉解开安全绳的卡扣,扑到对方身上,抱着他来回翻滚,他们穿的战斗服具有隔热阻燃作用,但阻燃不代表不燃,一旦着火,仍然十分危险。

  俩人最终把火苗压灭,但战斗服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且已经伤及皮肉,不得已之下,任燚和刘辉只能先送两个伤员出去。

  刚走出酒吧大门,就听许进喊着:“所有人员立刻撤出建筑,所有人员立刻撤出建筑!”

   任燚回头一看,二楼天花板上呈现如海浪一般翻滚的烟火,火场温度迅速飙升,哪怕他已经走出来了,仍然觉得皮肤要被烤化了。

  这是闪燃的前兆!

  任燚扶着伤员快速远离建筑。

  三层楼里的搜救人员都在往外撤,唯独迟迟不见王猛带队的二楼搜救队。

  任燚满眼通红地看着二楼的窗户,身体不住地发抖。

  只听一声奇异地闷响,火势猛然间变大,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就将三层楼全部吞没,下一瞬,二楼轰然爆炸!

   

   

   

继续阅读:第8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火焰戎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