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水千丞2019-08-19 22:314,181

  审了几个小时,暂时在周川身上挖不出东西了,他们也累了。

  离开审讯室,任燚一瘸一拐地跟在宫应弦身后,抱怨道:“好渴啊,你自己拿着个水壶,就想不起来给我倒杯水?”

  宫应弦边走还在边看资料,他随手一指:“饮水机。”

  任燚忿忿道,“我脚崴成这样怪谁?谁让我大半夜去查案的?谁把我绊倒的?”

  宫应弦抬头看了他一眼,大约终于良心发现:“在这儿等着。”

  任燚坐在了会客区的沙发里,他扫了一眼面前的办公区,尽管摆着好几排一模一样的桌子,但他一下子就能确定哪一张属于宫应弦。

  定然是最干净、东西最齐整的那一张。

  他眼看着宫应弦走向靠墙的饮水机,取了纸杯,侧对着他弯腰接水。

  腰身下探的动作绷紧了宫应弦的西裤,令他的翘臀长腿更被刻意强调了一番,而上提的裤脚隐约露出了脚踝上的枪和谐套。

  诱人又危险。

  任燚忍不住悄悄吹了一声口哨,他偷偷拿出手机,咔嚓拍了一张。

  待宫应弦直起身,那宽肩细腰翘臀长腿仍在,镶嵌在优越的身高上,就像是被上帝精心雕琢过一般完美。

  任燚又咔嚓了一张,然后在宫应弦转身的瞬间若无其事地低头玩儿手机。

  宫应弦走过来,将水杯递给了任燚。

  任燚接过来喝了一口:“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

  “好几条线要追,周川,酒吧老板和他的竞争对手,蔡婉和包厢里的另外三个人。”宫应弦揉了揉眉心,“你回中队吧,有什么需要你协助的我会通知你。”

  “‘通知’我?”任燚不爽道,“我是你的下属吗?你给我开工资吗?正确用词是‘请教’。”

  宫应弦道:“你想怎么措辞都随你。”

  “你……”任燚心里直窝火,他白忙活这么久,还受了伤,从头到尾宫应弦连一个‘谢’字都没有,他这个人是比较随性,都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这么能忍,换一个人多半早翻脸了,“我真不知道就你这情商是怎么混到现在的,你在这里没被排挤吗?”

  “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交朋友的。”

  “你这种人怎么可能交得到朋友。”

  宫应弦沉默了一下,平静地说:“你说得对。”

  任燚转身走了。

  一路上,任燚都在宽慰自己。真正的男人应该心胸宽广,他跟一个年轻任性的富二代较什么真,至少宫应弦作为刑和谐警是称职的,只要能顺利完成工作,其他都是次要的。

  幸好他也确实是个心大的人,很快就消气了。他想起自己刚刚偷拍的照片,于是掏出手机仔细端详了一番,越看越觉得可惜,白白生了一副好皮囊,性格却这么讨人厌。

  他关掉相册,打开了手机前置摄像头,露出一个咧嘴大笑,嗯,镜头里这个真是又帅又讨人喜欢。

  突然,出租车司机一个急刹车,他的鼻子直接撞在了屏幕上,眼泪差点掉下来,他嚷道:“哥们儿怎么回事儿啊,我鼻子好几万呢。”

  司机道:“不好意思啊,前面急刹的,我靠,好像车祸啊。”

  任燚透过挡风玻璃往前看去,前面十字路口骚乱,周围的人都在朝那个方向看,有的甚至特意折返回去。

  任燚扔下一句“结单吧”,便下了车,往十字路口走去。

  一到现场,他就心脏一颤,头皮都木了。

  一辆轿车和摩托车迎面相撞,摩托车司机的身体直接穿透并卡在了轿车的前挡风玻璃上,玻璃扎进了腰腹部,就像屠宰场放血一样,场面惨烈不已。轿车司机的情况在车外看不清,但估计不乐观,而这起车祸还造成两辆后车追尾,以及被抛飞的摩托车残体压在了一个路人的身上,旁边有一个男童正坐在地上大哭,两个姑娘一个挡着他的视线,一个试图用玩偶安抚他。

  此时,正有几个人想要把摩托车残体抬起来救人。

  任燚也顾不上脚疼,跑过去一看,大喊道:“不要动!”

  那几个人一怔。

  “打120了吗?”

  “打、打了。”

  “描述情况了吗?”

  “描述了。”

  一般只要报和谐警人描述清楚了现场的情况,这样的事故120会联动119出和谐警,但保险起见任燚还是给高格打了个电话,同时趴在地上仔细查看。

  受伤的是一个年轻妈妈,摩托车残骸不仅仅是压在她身上,车架的一部分还穿透了她的手臂,她还有意识,但呼吸困难。任燚受过基础的急救培训,他看出这车架刺穿的位置正好在颈动脉和肱动脉之间,一旦移动,就会造成大出血。

  电话也正好接通了,任燚问道:“接到博爱路出和谐警了吗?”

  “车祸,接到了。”

  “带云梯车,赶紧来。”任燚挂了电话,对那几个热心的路人说:“我是消防员,现在听我指挥。两位小姐,麻烦你们把她的儿子带到旁边,一会儿交和谐警来了给交和谐警,你们三个,把车子轻轻抬起来,千万不要触动她的胳膊,要一直抬着,累了就换人。”

  任燚指挥着三个男子把摩托车残骸抬起,减少对她器官的压迫。并再三叮嘱不可以碰她胳膊上的车架后,又转身跑向车祸轿车。

  第三辆追尾轿车的司机已经下了车,看来没有受伤,第二辆追尾轿车则没有动静。

  任燚跑到轿车前,趴在车窗上往里看,司机已经昏迷,他又看向挂在挡风玻璃上的摩托车手,尽管脸上全是血,但依稀能辨认出,那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

  任燚轻轻握住他垂在外面的手腕,还有一丝脉搏,很微弱。

  这时,他听到了警笛的声音,抬头一看,他们中队的救援车正远远开来。

  救护车也几乎同一时间到了。

  高格第一个跳下了车。

  任燚喊道:“高格,把云梯车开到前面来,准备绳索,我们要把人吊起来,孙定义拿液压钳来,崔义胜,拿链锯去那边,再来一个人查看一下第二辆车的追尾司机!”

  凤凰中队的战和谐士们开始默契而有序地合作。

  这一边,孙定义用液压钳撬开了已经变形的驾驶室车门,他们协助急救人员把头部撞伤昏迷的司机从里面抬了出来,放在了担架上。

  另一边,崔义胜用链锯小心翼翼地切断了摩托车的车架,将那位年轻妈妈从摩托车残骸下解救了出来,急救人员马上对她进行止血和救护,但那根扎进动脉的金属车架必须到了医院由外科医生取出。

  第二辆追尾车的司机也被解救了出来,她只是被安全气囊撞击造成短暂地昏迷,轻伤无大碍。

  最难处理的,是那个摩托车手。

  急救人员一边给他输液,一边喊道:“任队长,他休克了!”

  任燚道:“高格,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高格操控着云梯停在了轿车上方,一个战和谐士爬到云梯上,从上面垂下救援绳。

  几人将救援腰带套在那少年的髋骨上,将腰带上的卡扣与绳索相连,并调整好长度。

  两个人在车外抬着那少年的腿,任燚则钻进车里,脱住他的肩膀。

  这少年体型高壮,如果不用绳索固定,这样的位置和角度,他们没有把握能一直稳定他的身体,他的体内还插着要命的夹胶玻璃,任何一点错误的挪动,都可能立刻要了他的命。

  突然,那少年动了一下,竟然微微睁开了眼睛,他稚气未脱的脸庞惨白如纸,全是伤痕,鲜血流了满脸,甚至发梢和睫毛都在往下滴血,他眼神涣散,嘴唇颤抖着,以微弱的声音说着:“……救……我……”

  血滴在了任燚的脸上、身上。

  “坚持住。”任燚沉稳地说,“我们马上救你,你一定要坚持住。”

  崔义胜手持链锯站在一旁,深吸一口气:“可以了吗?”他紧张地看向任燚。

  任燚点点头。

  崔义胜的眼角都浸了汗,他用力眨了眨眼睛,打开链锯,开始切割挡风玻璃,将刺入少年腹部的玻璃沿着下沿整块割了下来。

  玻璃一分离,任燚就命令高格将云梯稍微举高,绳索稳固了少年的身体,再加上头脚都有人托着,他们顺利将那少年抬了出来,再小心翼翼地翻过身,放在了担架上。

  少年的前腹部还插着一排玻璃,形成了几乎是横切的伤痕,内脏清晰可见。

  “没有呼吸了!”两名急救人员立刻给他缠止血带,注射肾上腺素,做心脏复苏。

  战士们站在一旁,看着急救人员为他接上除颤仪,开始电击,一次,两次,三次……他的心电图就像一片平静的湖水,再也无力生起一丝涟漪。

  急救人员叹了口气:“死亡时间,14点26分……”

  任燚闭上了眼睛,眼前浮现的是那少年濒死的眼神,那是灵魂深处仍在挣扎着的求生欲。

  参与救援的战和谐士们都垂下了头去。

  一个人从存在到消亡,可以比一朵花枯萎的时间还要短暂、还要轻易。

  回到中队后,任燚换下了衣服,看着上面的斑斑血迹,静默了两秒,突然把衣服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

  晚上开周例会的时候,任燚见战和谐士们都神情沮丧,安慰了他们一番,然后让各班轮流汇报工作。

  汇报完毕后,任燚让三个新成员分别做加入中队第一周的工作总结。

  以前,新入伍战和谐士的第一年是不能进火场或其他危险地带的,第一年就是基础学习和训练,然后要骑着单车把辖区内的每一寸土地都摸熟,哪里是重点单位,哪里有消防设施,哪里是高层,哪里道路狭窄,哪里地形复杂,每个人都要门儿清,并且绘制一份地图。

  鉴于现在招聘的专职消防员都是有经验的,有需要的时候他们直接能上前线,但熟悉辖区这一步不能少,所以这一周,三个人每天都在走街串巷,黑了不少。

  三人的工作完成的都无可挑剔,融入团队也算顺利。

  任燚很是欣慰,毕竟这段时间他经常不在中队,而中队稳定如常。

  散会后,会议室只剩下任燚和曲扬波俩人,曲扬波问我了酒吧失火案的调查。

  任燚大致给他讲了一下进展,顺便抱怨了一下宫应弦。

  “这个案子上头催得很近啊,估计警和谐方压力很大。”

  “可是现在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纵火,按照流程来说,如果火调没有认定纵火,是不应该移交警和谐方的,现在完全反了,怎么能因为舆论压力就乱来呢。”

  “这个事故伤亡重大,民众急需得到一个解释,也是没办法的,再说现在出现这么多可疑的点,说不是纵火,恐怕你也不信了吧。”

  任燚叹了口气:“我不敢妄下判断。但我希望不是,没有人性的畜生,能少一个是一个。再说,跟那个姓宫的合作,真的我一天想揍他八次。”

  “你是在工作,又不是在交朋友,忍忍吧。再说,凡事要多想别人的优点,比如这位宫博士,你想想他有什么优点?”

  任燚摸着下巴想了半天,认真地说:“他屁股特别翘。”

  曲扬波笑骂道:“滚。”

  “哎,等等,你怎么跟他说一样的话?”

  “什么一样的话?”

  “什么工作不是为了交朋友之类的,难道我们不是工作上认识才交朋友的?咱们这么多兄弟不都是工作上认识的。”

  “啧,你抬什么杠呢。”曲扬波道,“我是在开导你。”

  任燚轻哼一声:“早知道让参谋长派你去。”

  曲扬波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继续阅读:第14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火焰戎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