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水千丞2019-08-19 22:313,135

  之后的几天,宫应弦没有再联系任燚。本来任燚接到的任务,也只是辅助火灾调查,而这次的火调难度系数较低,从起火时间到起火原因再到起火过程,都清清楚楚,真正复杂的是追究责任人,这是警和谐察的工作,他实际可以交差了。

  但已经参与到了这个程度,他自然一直挂心进展和结果,可想到宫应弦欠收拾的调性,他又不愿意主动联系。

  纠结了一段时间,任燚还是没忍住,给宫应弦发了条信息:有进展吗?

  等了很久,宫应弦都没回。

  任燚干脆打了电话过去,刚响了一声就被挂断了,宫应弦回了信息:晚点。

  任燚“呿”了一声。

  这时,丁擎敲开了任燚办公室的门:“任队,上次在博爱路救的那位女士一家来了。”

  “哦,好。”任燚起身跟他下了楼。

  会客室里坐着一家三口,胳膊上还缠着白纱布的女子正是当时被摩托车残体压住的年轻妈妈,她的丈夫抱着他们的儿子。

  任燚等人一进屋,他们便站起身来,感激之色溢于神情。

  那位爸爸略有些激动地说:“你就是任队长?你好你好。”

  任燚伸手与他相握:“你们好。”他看向那位女子,“你这么快就出院了?”他心中感到颇安慰。

  年轻妈妈感激地说:“我能这么快出院,多亏了你们,我一直跟我老公说一定要来当面谢谢各位,谢谢各位救了我的命。”

  任燚笑道:“客气了,这是我们的职责,其实当时热心的路人也帮了不少忙。”

  “对,好心人很多,但关键时刻专业能力更重要,医生说当时要是冒然把那个车架拔出来,我老婆肯定大出血,可能撑不到医院。谢谢你任队长,谢谢各位消防员,你们是我们一家的恩人。”年轻爸爸说得眼圈发红。

  年轻妈妈拽了拽儿子的小手:“宝宝,你是不是有礼物要送给消防员叔叔呀?”

  那男童扭捏了一下,害羞地从背后拿出一张贺卡,递给了任燚。

  贺卡上是一副充满童稚的蜡笔画,画着几个穿着救援服的人围在他和妈妈身边。

  任燚笑了笑,胸腔充满了暖意,他捏了捏男童的小脸蛋:“画的真好,谢谢你。”

  夫妻俩再次道谢。

  孙定义嘿嘿一笑:“救人是我们的天职,真的不必太客气,看到你们能好起来,对我们而言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崔义胜感慨道:“是啊,只是可惜我们救不了所有人。”他和任燚是当时最近距离看着那个少年的生命一点点逝去的人,他甚至记得那流淌的鲜血散发出来的猩热的气味,这些天每每回想,依旧沮丧。

  “谁?”年轻爸爸愣了一下,“你不会是说那个小孩儿吧?他死了不是活该吗,有什么可惜的。”

  这回轮到任燚等人怔住了。

  年轻爸爸咬牙切齿地说:“五环内不能骑摩托,他偷偷骑亲戚的摩托出来还闯红灯,害死自己不说,还害了这么多人,网上全都在骂他,这种人早点死是为社会除害。”

  任燚沉默了。

  崔义胜皱起眉,有些艰涩地说:“他才十五岁,他犯了错,也错不知死吧……”

  “他错不至死?”年轻爸爸拔高了语调,激愤地说,“那没犯错的人就该死吗?我老婆呢?轿车司机呢?我儿子才四岁,他如果没有了妈妈该怎么办?这种人就是父母没教育好,长大了也是祸害!”

  崔义胜还想说什么,被任燚以眼神制止。

  年轻妈妈推了推她的丈夫,小声道:“别说了。”

  年轻爸爸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任燚平静地说:“祝你早日康复。”

  一家三口也识趣地告了辞。

  崔义胜看着任燚,沉重地说:“任队,他该死吗?他只是个孩子,他做错一件事,但也许他会在以后几十年里做更多对的事,可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任燚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这世上很多问题本就无法用“是”与“否”去解答,他拍了拍崔义胜的肩膀:“他该不该死,不应该由我们来评价,但受害者家属有自己的立场,我们要理解。”

  崔义胜黯然地低下了头,孙定义也跟着叹了口气。

  -----

  晚上吃完饭,宫应弦回了电话。

  任燚根本没指望他会回,接到的时候颇为意外,狐疑地说:“你怎么会回电话?你是不是又有事想使唤我?”

  宫应弦顿了一下:“……那我挂了。”

  “哎等一下。”任燚撇撇嘴,“快说,都查到什么了。”

  “网络犯罪的同事证实了周川的证词,他确实在做一场直播,通过一个暗网分配的假域名。”

  任燚皱眉道:“假域名?网页就算注销了也该有痕迹吧,能追查到那个暗网吗?”

  “这个暗网找到了,但它的服务器在国外且遍布全球。为了用户的安全和隐蔽,这网站的每一场直播都会随机分配一个假域名,通过多重代理在全世界范围跳转,每分钟变一次,所有的交易都是无法追踪的虚拟货币,登陆的人需要通过改变主机设置、代理IP、动态网页等一系列复杂的操作才能上去。我们对服务器在国外的网站没有管辖权,但对在国内登陆的人有管辖权,一旦直播间里的任何一个人觉得不安全,就可以一键注销,一场直播结束也会自动注销,注销之后所有的内容都会在互联网上消失,唯一留有部分数据的是个人的主机。”

  “那你们通过周川的电脑查到了什么?”

  “这个网站的安全技术是世界顶级黑和谐客的水平,破译难度太大,在没有证据证明这个网站跟纵火案有关之前,不可能浪费人力去攻克,所以我们只能从周川的电脑下手,查到了一些对话。”

  “对话?”

  “大部分是英文,也有中文的。”

  “不能查到他们的IP吗?”

  “不能,我前面说了,即便是在直播状态下,IP每分钟也都在变,要在直播时锁定个人IP技术难度非常大,现在假域名被注销了,通过周川的电脑就更不可能查了,除非查那个网站的数据。”

  “但网站的攻克难度更大。”

  “嗯,所以,我们目前的线索只有这些对话。”

  “对话都是什么内容?”

  “主要是通过付费要求周川拍某些特写或做特定的事,没有能够暴露个人信息的内容,但通过对中文对话的时间线和逻辑梳理,那场直播里至少有三个中国人在观看。”

  任燚倒吸了一口气:“他们有可能是纵火犯吗?”

  “不知道,现在还没有证据能连接上。”宫应弦的声音有些沉闷,“追查这起案件的四条线索,已经有两条暂时走进了死胡同,一条是蔡婉,一条是酒吧老板的竞争对手,我们在追的周川和蔡婉的朋友,都没有出现实质的进展,而且……周川被行政拘留了几天,已经放走了,要再审问就很难了。”

  任燚抓了抓脑袋:“破案受阻很正常,你不用太着急。”

  宫应弦发出疲倦地轻叹。

  “那个暗网,上面都有什么?”

  这一次,宫应弦沉默了好久,久到任燚以为电话断线了,不禁问:“你还在吗?”

  “你不会想知道的。”宫应弦轻声说。

  任燚心头一震,即便是隔着电话,他也分明感受到了宫应弦声线中的一丝颤抖,是恐惧吗?不,更像是愤怒,甚至是……恨。

  任燚蹙起眉,心情不由地沉重。他没有上过暗网,但听说过,那是个无法的、黑暗的、邪恶的虚拟世界,充斥着人类能够想象和不能够想象的罪恶,他道:“网站……叫什么?”

  “Seraph,旧约圣经中的炽天使,是最高等级的六翼天使,光与火焰构成的灵体。”

  挂了电话,任燚一晚上都没睡好。

  他正式干消防虽然才八年,但他却是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已经接触,通过他父亲的见闻和自己的经历,他见识到了与普通人不一样的世界,可即便他的生活就是不断地与火打交道,遇到纵火犯的几率也是非常低的。

  纵火犯并非是用火犯罪的所有罪犯的统称,一个人无心引起火灾,不叫纵火,一个人随机选择用火杀伤了别人或者用火毁灭犯罪证据,只能说明他犯罪的工具是火,只有蓄意的、有预谋的用火损害生命财产安全,才是纵火犯。

  而纵火犯之中,又有非常低的几率的人,有纵火癖。很多纵火犯只是用火达到犯罪目的,而纵火癖的唯一目的只是纵火,生命财产的损失属于连带。

  可宫应弦追查到的那个暗网,让他们知道,也许有许许多多潜在的纵火犯,隐藏在黑暗中。

继续阅读:第15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火焰戎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