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慕云溪2020-03-31 16:313,654

  疾风伸手将她比划“六”字的手摁下,攥在掌中:“那你记不记得,你家老头儿几岁带你来这里的?”

  “六岁啊!”

  阿颜笑道。

  是六岁才出鬼,否则那个“好久好久”又从何而来?疾风皱了眉头:“那你总该记得,过了几个年吧?过年很热闹的,会放鞭炮……”他故意诓她的话,阿颜立刻被他勾起了回忆,她猛点头说:“是呢是呢!每年过年都好热闹的!我数数,一,二,三……”她当真扳着指头数了起来,直数到了“十”,才将双手手掌打开,在他面前晃:“有十年哦!”

  疾风又敛眉:“那你可记得,老头儿是你什么人?”

  这个问法让阿颜疑惑地外头:“老头儿就是老头儿啊!”

  “他不是你爹?”

  见她摇头,疾风又问,“不是你师父?”

  阿颜晃晃脑袋:“不是爹,也不是师父。

  老头儿就是老头儿,他不许我叫他‘爹’,不许我‘师父’,也不许我叫他‘阿叔’。

  老头儿说了,我一辈子把他当老头儿就好了!”

  莫名地,疾风觉得这件事不那么简单,那杜伯钦待人处事,甚是奇怪。

  但他又有些佩服杜伯钦:那家伙,孤身带着一个脑痴的娃娃十年,一直为她治这怪病,却又避嫌地让她唤他“老头儿”——这是故意拉开了辈分。

  但让他想不通的是,既然要避嫌,收她为徒不是更好,为何要用“老头儿”这样称不上尊称的怪喊法?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疾风决定暂且忽视这个问题:废话,他又不是那样的怪胎,哪里能想得出姓“杜”的在发什么疯?就在他回过神,垂眼继续为这蠢丫头擦泥的时候,却听院门被人猛地敲响了——“开门开门!快开门!我等奉命搜查朝廷要犯!”

  是捕快!

  疾风神色一凛。

  他身前的阿颜转身就想过去开门,却被疾风一把扯住,不让她动。

  那一头,听见声响的杜伯钦,也急急从大屋走出。

  透过敞开的屋门,他向疾风使了一个眼色,以三指冲柴堆出比划了一下,又做了一个向下的动作。

  疾风一怔,随即会过意来。

  他立刻扯着阿颜,将人拖向柴堆所在。

  他向里数了三根柴垛,当机立断地踢开那第三根劈了一半的柴垛。

  登时,脚下一空,整个人连同怀里被他拉住的阿颜,一起跌进了地底。

  瞬间,头顶的盖板又盖了回去,四周登时陷入一片黑暗。

  阿颜刚“啊”了一声,便被疾风一把捂住了嘴,让她再不能言。

  地底空间狭小,他几乎伸不开手脚,只能将她搂在怀中。

  再加上一手捂住她的嘴,她整个人几乎被他圈在手脚之中。

  这姿势着实太过亲密了些。

  疾风只觉耳根有些发烫,不由暗暗骂了自个儿一句。

  地底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疾风的武功修为本就不弱,再加上这里距离地面也不过几尺,是以外面的对话,都清晰地传入了他的耳中。

  只听杜伯钦开了院门,与捕快们寒暄了两句,皆是用的寻常礼数之言。

  那捕快似是见他态度好,说话也放缓了一些:“杜大夫,打扰了。

  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哪里,应该的,”杜伯钦笑道,“差爷们不妨来搜就是,只要不踩着院里的草药就行。”

  紧接着,便是足音阵阵。

  疾风听得出,捕快共有五人,其中四个在里屋外物私下搜寻了一番,为首的那个却还站在院门进口,与杜伯钦唠嗑闲扯:“耶?你家傻姑娘不在么?”

  杜伯钦淡淡笑道:“方才知会她去买些东西,尚未回来。”

  捕快“哦”了一声,并未在意:“你让她小心点儿,最近出了个江洋大盗,盗了进贡的宝贝!听上面说,那人逃到咱们镇子就没了影儿……唉,娘的,惹什么不好非逃咱们镇子惹事。

  杜大夫,您也悠着点,晚上关好门户。

  那些个走江湖的,各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

  捕快的叮咛还算是诚恳,杜伯钦笑着应声:“您说得对,在下自会小心。

  也劳烦诸位差爷了。”

  四名奉命搜人的衙役,左右看了看,没瞧出什么端倪。

  其中一人也曾走进厨房,那脚步就响在疾风的头顶上,停留了片刻。

  刹那之间,疾风的脑子里盘算了无数可能。

  方才坠得太快,他也没来得及瞧清地面上的伪装是不是够到位。

  若要真被这捕快瞧出问题……他眯起眼,一手摸上了插在靴子里的匕首。

  若真被发现,凭他的功夫,秒杀一小小捕快,不在话下。

  只是若他这么做,势必连累了阿颜和杜伯钦。

  正当他屏息凝神,握紧手中的匕首,严正以待之时,却听头顶上的脚步声,却又向院中走去了。

  再然后,便是四名差役向那捕头回报:“头儿,没发现。”

  “走,下一家,继续搜!”

  那捕头一面招呼手下,一面冲杜伯钦告辞,“杜大夫,打扰了。”

  杜伯钦笑着应了声“应该”,待到衙役们走远了,才关上了院门。

  疾风只听杜伯钦走入厨房,不多时,石板移开,光亮透入了地下,刺得他睁不开眼。

  杜伯钦背着光,因此看不清他面上的表情。

  阿颜却是从他怀里跳了出去,拍着手道:“老头儿老头儿,这是做什么?好好玩!”

  她并不能理解先前所发生之事,只觉得躲到地下甚是有趣,好像是在与人“捉迷藏”一般。

  杜伯钦望她笑了笑:“好玩么?好玩下次再带你玩。”

  “嗯!”

  阿颜被这承诺逗乐,重重地点头,似是玩得还不过瘾。

  杜伯钦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乖,去帮我煎药。

  疾风,你跟我来。”

  疾风自然明白,杜伯钦将阿颜支开,是有事与他商谈。

  他也不多话,只是点了点头,拖着步子随着杜伯钦,走进了里屋。

  “坐。”

  杜伯钦指了指椅子的位置。

  疾风却并无此打算,他靠着门边,不言不语地注视着这个笑容温和的青年。

  “你的事情,我本不该问,”杜伯钦泯了一口茶,淡淡陈述,“你我皆知,彼此是有麻烦的人。”

  这是当然。

  普通人家,哪里会又要担心武林人士来追杀,又在家里挖坑躲人的?“你惹的仇家,有多大?”

  疾风冷冷开口。

  他欠他一个人情。

  杜伯钦看穿了他的想法,摇首笑道:“我的事,暂且不劳阁下操心。

  倒是你——我本不该问,但既你在此,已经牵连了我与阿颜……”笑意从他面上褪去,杜伯钦望他正色道:“我杜伯钦说到做到,既然许了你在此疗伤,绝不食言。

  不过,我要知道,你究竟偷了什么贡品,有多严重。”

  他那句“绝不食言”,倒让疾风心生一种豪气。

  他咧了咧嘴角,难得笑起来:“哈,若是什么要紧之物,那倒也有点意思。

  不过这贡品,说来丢人,不过是吐蕃送来的佳酿——你说,这算是有多严重?”

  杜伯钦一愣,似是连他也没想到竟是会得到这个结果。

  他原本做好了比之严重百倍的打算,却万万没有料到,竟然就是为了一瓶酒——不过这也难怪,就算是一瓶酒,也算是朝廷贡品。

  既是贡品,被人偷走,怎能不算是大事惹得差役奔忙?杜伯钦扬起唇角,无奈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风雅之人,对杯中物颇有研究。

  为贪杯连小命都可以不要?”

  疾风垂眼,自怀中掏出那个精致的酒器,放在手中把玩。

  指腹拂过雕刻的纹饰,他淡淡开口:“这酒,是带去孝敬我家老鬼的。

  他嗜酒成性,曾说这辈子定要尝一尝贡酒究竟有多够味……”见他微露寂寥落寞的神色,杜伯钦大概也能猜出,疾风口中的“老鬼”已是不在人世:“抱歉,我不知此事关乎令尊……”

  “什么令尊?”

  疾风打断他,“我要有那样的爹,那还不得给他气得个七窍生烟?”

  杜伯钦有些好笑:这疾风嘴上不饶人,可手中却是紧紧攥紧了那酒器,在意到了极致。

  “那总该是师尊了吧?”

  见疾风不反驳,杜伯钦又继续说下去,“我倒有些好奇了,你的授业恩师是怎样的人物,嗜酒贪杯,教出你这样的徒儿来。”

  疾风微微一叹:“人都死了十多年了,他的名头,江湖中人早就忘得差不多了。

  还有谁记得那个六指的老怪物……”疾风话音未落,忽听“咣当”一声,杜伯钦手中的茶杯碎在地上,散了一地水印。

  只见那个向来笑得温和的青年,竟是脸色煞白,沉声问道:“六指……你说的可是‘六指狂生’司徒命?”

  见对方神色大变,疾风心中一沉,只觉得事态有变:“怎么?你与老鬼有过节?”

  杜伯钦捏紧了拳头,沉默了足足有半盏茶的工夫,才咬牙缓声道:“我宁可背信弃义,也要食言。

  你给我立刻就走,从今往后,不许接近阿颜一步。”

  疾风敛眉,冷声问出两个字:“理由。”

  杜伯钦却再不回应。

  他出手如电,直击疾风面门。

  疾风闪身欲避,谁料得那无良医师,竟出手直向他受伤未愈的腿上击去。

  疾风慌忙避过,却在闪身时,被那人洒了一脸白粉。

  疾风忙闭气,却已是来不及。

  杜伯钦收了招,负手而立:“滚!”

  疾风心中有气,还要再战,却忽觉身形一软,整个人竟要撑住门框才能站稳。

  他立刻明白,是杜伯钦在方才二人交手之时,洒药所致。

  见他站在那里不动弹,杜伯钦面色更白。

  他掌推袖扬,重重出掌,直将疾风击出了院墙,重重地撞在了院外的老樟树上。

  背部重创,疾风重重跌下。

  他胸中气海翻腾,忍不住一口血来。

  血珠滚在黄土地上,不久便渗入尘土之中。

  再然后,便听“咯噔”一响,是杜伯钦从内栓上了院门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日再牵君半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日再牵君半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