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可否让我暂住一段时间?
陈晓之2019-06-26 18:402,173

  陈希缇结束一天的工作以及加班,满身疲惫地走入小区,向着自己那栋楼而去。但,刚上得电梯,还未出门,就被眼前的情况吓到。

  只见自己家门口,大大小小堆了二十个箱子。

  真够壮观的。

  还未想明白,一个人影闪了过来,不是陈希媛是谁?

  “你回来了,真不好意思,我暂时没有地方住,所以……可能要麻烦你一段时间了。我在上海没有别的亲人,如果你不愿意,我也可以住酒店。”陈希媛淡然地说道。

  哎,这个姐姐啊。

  陈希缇在内心叹息。

  “怎么可能,”陈希缇说道:“姐妹一场,你不投靠我,投靠谁。但,这二十个箱子,都是你的?”

  “一些随身的衣物,”陈希媛说道:“还有日常用品。”

  “你怎么搬得动?”陈希缇疑惑地道。

  “请了搬家公司,一个箱子一百,不算多,很是划算。”

  阔太太就是阔太太,陈希缇在内心想到,即便落拓到离婚状态,也仍旧有排场可讲。但,料想陈希媛是没有接受刘哲的钱的。

  她如此傲慢一女子,怎的会这般“折辱”自己?

  算了算了,姐妹一场,切肉不离皮,若自己计较这些许,那还有谁能够帮她?总不至看她流落街头。

  “别站在门口说话了,快进来吧。”陈希缇说道。

  于是,姐妹两人,自己动手,将所有东西全部搬入房间里。呵,二十来个箱子的搬运,当真是折磨。

  “没想到这么折磨人。”陈希媛将东西搬运进来后抱怨着前去吧台给自己倒水,顺带着睥睨了一下陈希缇住的地方。

  感觉是小了点,也不知道够不够住。

  其实并不是陈希缇的家小,一百二十个平方,寸土寸金的上海,已经很可以。但奈何,陈希媛以前住的房子,二百八十个平方开外,一对比,自然有些拥挤。

  “这些箱子明天再处理吧。”陈希缇说道。

  “随便吧,累死了,骨头都散开,只想休息。”陈希媛说道。

  “那姐姐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找个工作,自己养自己,自食其力,好歹我也是名校毕业,总不会饿死吧?”说着,陈希媛给自己打出了一根烟,肆无忌惮地开始吸食。

  但,事情哪里是那么简单的?

  且不说陈希媛这些年来安享富贵,能做什么,单是十年没有工作,那过气的文凭早不值钱,何况年纪真的不算小。

  哪里有公司肯请?

  接连碰壁,对方拒绝的理由大同小异,不是因为年纪,就是因为没有工作经验。但陈希媛又不好辩解,也只能暗自懊恼。

  生存真真是艰难。

  可又不能坐吃山空,能怎样?辛亏出来的时候,带了无数名牌首饰傍身,只得去二手货店兜售名牌,予以度日。

  陈希缇下得班来,只见家中沙发焕然一新。不由得惊诧疑惑道:“这沙发哪里来的,之前那张吗?”

  “我新买的。”陈希媛坐在沙发上,一边抹着指甲油一边说道。待得十根漂亮的手指,全部涂抹上了鲜红的指甲油后,陈希媛满意地看了看,又伸到陈希缇面前,问道:“怎么样?”

  “感觉好像很贵。”

  “我说的是我的指甲油。”

  陈希缇知道,陈希媛并不是一个很有金钱概念的人,但还是忍不住地问了一句:“这沙发多少钱买的?”

  “不贵,真皮的,三万。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不是名牌的东西,也可以有这种质量和外观。”陈希媛显得有些得意,似乎是觉得自己省了一笔不小的开销。

  也是,浸淫在富贵里面久了的人,哪里知道钱的重要性。

  人民币说不上有什么好,但没了这玩意,中国人有几个活得了?

  “你哪里来得钱,就算你找到工作了,不也应该下个月才有工资吗?”

  “我卖了一条我的项链,卖了十万。”

  呵,卖了项链的十万,一转眼就用了三万,可真厉害。

  “你转眼就用了三万?”

  “没有,”陈希媛吹了吹指甲,见指甲油全部干了后,便摸起烟,打出一根吸食两口说道:“我还花了三万,给自己买了几件衣服,好久没有购买新衣了,那可不行。”

  见陈希媛这样,陈希缇很像提醒一下自己姐姐,可想想还是算了,她哪里是听得进去话的人?

  挥霍惯了,你让她用便宜的东西,怎么可能?

  “你怎么了?”陈希媛见陈希缇似乎有点儿不大高兴,不由得问道:“看上去好像不是很开心,不会是觉得姐姐小气吧,姐姐也是手头紧,宽裕了,以后给你把家具都换了,从法国进口。”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我之前的那个沙发还好,真没有换的必要。”

  “你的沙发都旧了。”

  陈希缇内心叹息,却又不好说什么,只得转移话题。

  “对了,你工作找的怎样?”

  “我打算在休息一会。”陈希媛说道:“反正我那些珠宝什么的,还可以卖几件,何必那么着急。再说了,那些人有眼不识泰山,我干嘛去受气?”

  讲实在的,陈希媛带出了差不多一箱子的珠宝,零零碎碎,近乎百件,大多都是知名品牌,国外入手。若真是依靠兜售珠宝,换做一般人,随意卖个十来件,少数下半辈子,也不会太发愁。

  可她陈希媛是何等人物?

  仿佛是一个异类,患有金钱过敏综合征,钱这玩意,一沾到她手中,不用个精干,是会浑身不适的。

  陈希缇无话可说。

  “我有点累了,你也早点睡。”

  “嗯,我敷一张面膜就睡。”陈希媛说道。

  陈希缇懒得应话,直接地走入了自己房间。然而,好久都没有出现的失眠,却在这个晚上,来临了。

  按理说,陈希媛是长女,应该为妹妹操心,可她这样子,却也只会让别人操心。但陈希缇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看看以后会不会有适当的时机,提点陈希媛几句。

  为此,哪能安睡?

继续阅读:第十章:名牌总会卖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