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我们的婚姻已无法挽回
陈晓之2019-06-26 18:402,126

  “您没事吧?”快递员见陈希媛的脸色十分不好,立马关切地问道。

  陈希媛即刻挤出一张笑脸,说道:“没事,谢谢关心,你要不要进来喝杯水。”

  “不用了,谢谢陈小姐,我还要去别家,先走了。”

  “好的,谢谢,注意安全。”陈希媛礼貌地说道,然后目送快递员离开。

  快递员一走,陈希媛就立马将门关上,然后再将手中的快递,丢在了茶几上。她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份从法院寄来的文件,显得恼怒。

  是的,那文件是从法院寄来的。

  刘哲向法院申请,要和陈希媛离婚,并写的清楚,愿意分居两年,承担两年内陈希媛全部开销,并且,仍旧执意地要给陈希媛分一半家产,还有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这是在羞辱自己吗?

  陈希媛摸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下午三点,民政局见。”陈希媛在对方接听后,一字一句地说道,然后,挂掉电话,给自己点起一根烟。

  很快是下午一点了。

  陈希媛从浴室出来,坐在梳妆台前,仔细地看着自己的脸。然后抹上化妆水,原液精华,乳液面霜等等的护肤品,开始细细上妆。

  就算是离婚,也要用最美颜的姿态去,身为女人,哪里可以蓬头垢面?

  三点。民政局。

  陈希媛准时出现,仍旧是妆容得体,气质高华,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倨傲的微笑。刘哲已经站在门口了。

  不知情的人,乍一看,还以为两人不是办理离婚,是登记结婚。

  “你来了。”刘哲看着陈希媛说道。

  “进去吧,不要啰嗦,彼此时间都很有限。”陈希媛说道,然后抢先一步,走了进来。

  望着陈希媛的背影,刘哲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进去,落座,负责办事的人员十分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两人。哪里有半分要离婚的姿态?

  男人虽然是叹息的,可女人的脸上,却时刻保持着得体的笑,还有那举止,优雅到极致。要不是略微了解,怎能知道,这是阔太太和自己有钱丈夫最后的签字?

  不晓得的,还以为是某位公主,要踢开自己的驸马爷,另觅新欢。

  “两位真的没有挽救了?”那人试探地说一句。

  陈希媛微微一笑:“缘分已尽,没有必要强求。”

  “你们想清楚,这字签了,就没有回头路了。”

  “无所谓。”陈希媛说道:“留不住的不去留,是自己的总在手。”

  办事人员叹息一句,将离婚协议送到两人面前,陈希媛率先拿过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刘哲。

  刘哲的神情是很复杂的,但也签了字。

  于是乎,结婚证换成了离婚证,还是两个红本本。真不知道现在政府怎么想的,既然要散,何不彻底点?将那离婚证索性换成黑色最好。

  自此,两人,从此的夫妻,关系彻底断了。

  陈希媛起身向外而去,刘哲紧追其后。出门了。

  两人各走一方。

  但,陈希媛还没有走几步,刘哲就急急地追了上来。

  “干嘛,刘先生,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这样在民政局前,拦着一个女人,似乎有点吃豆腐的嫌疑。”陈希媛冷傲地说道。

  刘哲也不管这话里面有多少根刺,低着脑袋,轻声地说:“我们还有一个地方要去。”

  “什么地方,酒店么,定个位置,大摆宴席,然后学着以前男女义绝,当着所有人的面,检讨自己的不是,告知对方,男嫁女娶,至此无关。然后我祝福你找到贤妻良母,你祝福我找到良人夫君?太做作了吧。”陈希媛冷冷地回应。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难听?”刘哲也有点受不住,蹙眉说道。

  “实在不好,因为你挡了我的路,我才这么说的。”

  “我是想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去一次律师楼。”

  “刘先生,这里是中国,不是国外,离婚程序是在民政局走的,而且我们才刚刚出来,去律师楼干嘛?”陈希媛说道。

  “我说过的话仍旧兑现,你嫁给我时,我算不得太有钱,现在发达了,也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五亿仍旧是你的。我虽然是董事长,但是作为上市公司,我手里也只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到底是我对不起你,你多百分之五,也是应该。”

  “够了。”陈希媛冷冷地打断刘哲的话:“我们离婚了,你的东西,我不要。”

  “那你怎么生活?”

  “我自然有办法生活。”

  “那房子总是你的吧。”

  “刘先生,房子是你出的钱,我们现在是离婚,至此不相干,不是在法庭上面争家产。请不要说这些,我很忙,要走了。”说着,陈希媛便快步离开,向着刘哲的房子而去。

  她要去收拾东西,搬出去。

  刚刚进门,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刘哲的短信,就到了陈希媛的手中。

  上书: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找我,说的话,一定兑现。

  呵,真是,这个时候,还不忘记羞辱自己?

  陈希媛关掉了手机,真怕那刘哲会不会打个电话过来,询问自己有没有收到短信。

  大概收拾了一个下午,陈希媛才终于将东西收拾完。她此时才知道,光是口红,就一百来支,还有好多的眼影等等……

  化妆品就费了太多心神,衣服鞋子包包首饰更是不得了。多如牛毛,惹人烦闷。

  怎的以前没有发现,原来自己没必要的东西那么多?

  后来,陈希媛索性的将一些不大喜欢的东西,全部留下,并附带纸条一张,吩咐刘哲,可烧可丢。

  做完一切后,陈希媛拨打了搬家公司的电话,将那些东西,一股脑打包,尽数带走。

  然后,扬长而去。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两辆车一前一后,行驶在大街上,显得十分晃眼。车内的,全部是陈希媛的东西。

继续阅读:第九章:可否让我暂住一段时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