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你是来嘲讽我的吗?
陈晓之2019-06-26 18:402,149

  陈希媛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到家的,只知道自己在家里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很累。真的,她从来没有这样累过。

  仿佛全身的力气,都在一瞬间被抽走了。

  匆匆地卸了妆,擦了点保养品后,陈希媛躺在了床上,不觉间睡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听得一阵敲门声响,陈希媛疑惑地起身,走到镜子前,给自己简单而快速地擦了点粉,抹了口红后,下楼去了。

  打开门,只见妹妹陈希缇站在门外,这不由得让陈希媛感到有些惊诧。虽说是亲妹妹,但大学毕业,离开家后,也算是不常见面。

  所谓,三年不登门,是亲也不亲。

  “你怎么这么晚来了?快请进吧。”陈希媛一时间因为疑惑反应不过来,都忘了领自己妹妹进屋。

  待得反应过来,妹妹已经在门外站了好久了。

  “我来看看你的。”陈希缇一边说着,一边走入了姐姐的家中。她并没有问为什么姐夫不在,陈希媛也不希望自己妹妹问。

  她历来是一个高傲的女人。虽然是姐妹两,但论及姿色,陈希缇是远远不如陈希媛,且,相较于陈希缇而言,陈希媛自小就更显聪慧,自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这样一个骄傲的女人,哪里能够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失败?

  “喝点什么,牛奶,红酒,咖啡,还是红茶?”陈希媛看着陈希缇说道。

  “随便吧。”

  于是,陈希媛转身去了厨房,亲手冲了两杯咖啡,还拿了一些糕点出来,放在茶几上。

  “这咖啡是新买的,很好喝,你快尝尝。还有这糕点也是,你这个点过来,我都不知道你有没有吃过饭。要不等会你等等我,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化个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

  “我这次来是有重要的事情的。”陈希缇看着陈希媛说道:“你和姐夫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听得这话,陈希媛内心猛地一震,手也不由得颤抖,险些将杯子里的咖啡洒落。但,很快,就恢复过来,维持着面上的镇定。

  “哦,你知道什么了?”陈希媛问道。

  “姐夫要和你离婚,对吗?”

  陈希媛听后只是微微一笑:“男人嘛,有了新欢,抛弃旧爱,很正常,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其实你没有必要再死撑了。”陈希缇说道:“姐姐,你真的不需要时刻活得那么累,将自己弄得那么完美。”

  陈希媛没有回答,而是从茶几上摸出自己的万宝路,打出一根,吸食两口,然后就着烟雾,缓缓说道:“那我应该怎样?趴在你肩头痛苦,你姐夫不要我了,将我抛弃了,然后和你一起咒骂全天下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吗?那不是我——你知道的,那不是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希缇急忙解释:“其实……姐夫告诉了我,你们为什么走到这一步。”

  “都是我的错,对吗?刘哲告诉你的,所有的错都在我,对吗?”

  “姐夫没有那么说,只是说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与其彼此勉强痛苦,不如彼此放手。姐夫对你不薄,五个亿,还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不少了。”

  听得这话。陈希媛内心腾的火气,旁人这么说来也就算了,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妹,竟然也这样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也以为我是那种女人吗?”陈希媛恼怒地看着陈希缇说道:“别人这么说也就算了,你是我的亲妹妹,你竟然也这么看我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希缇急忙解释道:“只是姐姐,我们要实际一点,到底你以后就是一个人了,一个女人在社会上生存,很不容易的。”

  “你看扁我没有刘哲就会死,对吗?”陈希媛冷冷说道:“我什么都可以没有,骨气不能没有。”

  “可你要吃饭。”陈希缇说道。

  陈希媛没有急着开口,她缓缓地吸食了一口烟,然后说道:“没有刘哲,我饿不死。”

  “姐姐,你到底没有工作过,唯一的工作是大学的实习,你能做什么,你都三十了,哪里有公司可以要你。男人实在不行,可以去工地搬砖,总有口饭吃。可女人呢?你难道要出卖尊严,还是打算从黄浦江跳下去?”

  听得这话,陈希媛是再也忍受不了了。

  她猛地从沙发上站起,仪态全无地瞪着陈希缇,冷冷说道:“如果你是来看我的笑话,那么对不起,你看到了我,可笑话没有。”

  “姐姐,你的性格何时可以改一改,难道非要把所有人逼走,你才满意吗?”

  “我不想逼走所有人,但我也担心自己说出更难听的话,你走吧。”

  陈希媛转过身,不再去看陈希缇。

  陈希缇是了解自己姐姐的性格的,话已至此,可谓无话可说了。她叹息一句,摇摇头,转身走了,轻轻地将门带上。

  见得妹妹离去,陈希媛一屁股坐回了沙发上,不住叹气。

  没想到,竟然连自己的妹妹都来给自己说这种话,未免太看不起自己了吧?

  但,陈希媛是绝对不会让人看不起自己的。她是一只孔雀,一只有着最美颜羽毛的雄孔雀,哪怕没有人欣赏,哪怕只有一根羽毛,也要临水照花人的绽放,自己给自己看,也好。

  就这样,陈希媛躺在了沙发上,缓缓睡去。

  醒来已经天明,是一阵敲门声,将陈希媛从睡梦中唤醒,急忙地起身,接着手机屏幕打量自身,发现仪态还不算糟糕,才整理了一下头发,用一个皮筋,扎了马尾地去开门。

  门打开,是一个快递员。

  陈希媛好奇了。

  自己就近根本没有网购,此人莫不是走错了地方?

  “请问您是陈希媛小姐吗?”快递员十分恭敬地说道。

  “我是,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陈希媛疑惑地看着快递员地说道。

  “有一份您的快递,请您签收。”

  陈希媛接过对方寄来的东西,看了一眼后,脸色骤然大变。

继续阅读:第八章:我们的婚姻已无法挽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