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一个投资者
素袖红妆2019-06-25 18:002,037

  这一夜萧时想了很多,他觉得自己必须要采取措施了。景安与陈子枫的接触全是以五星级酒店的事情为旗号,那么他就替她解决。

  虽然景安说了希望靠自己搞定,但他不可以再怎么放养她了,他完全可以暗中帮忙,陈子枫不是天天以介绍投资人的方式约她出席各种饭局么,那他完全可以用别人的名义进行注资。

  还有景家,萧时想也要向他们施加压力,想法子让他们卖掉城西分公司,让景安尽快完成这第一步。

  萧时想通了这一切后,心情也彻底安定下来了,想到一门之隔的卧室里景安正在安睡,心里更是甜蜜的幸福感。

  景安一直睡到自然醒,反正在城西那个破分公司,去不去无所谓,所有的应酬也都集中在晚上。

  景安出来就发现萧时已经不在了,也没有留下任何的字条,她心里空落落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景安都没有和萧时见过面,只是他每天仍然会例行给她打电话,对于陈子枫以及延伸的陈子欣,俩人都心照不宣的不再提起,以免引起不快。

  这几天里,景安与陈子欣所介绍的向先生了进行了多次会面详谈。

  向先生名叫向乾,是一位金融业的海归,在五六年前与陈子欣有过一段短暂的感情,双方一别两宽,之后也一直是好朋友。陈子欣回国后老友相聚,才有了之后引荐给景安。

  向先生一眼看出位于城西的地铁口具有很大的升值空间,一直在寻求合适的合作伙伴进行投资。他一听说景安是景泰康的女儿,计划拿分公司改建成五星级酒店后,就有意投资,俩人草拟了初步的合作协议。

  景安终于搞定了第一个投资者,内心获得了难以言喻的成就感,努力了有三个月吧,经历了多少次的醉酒,又有多少次回访的失望,才走成了这第一步。

  然而景安不知道的是,她一直以来拉不到投资是因为她的计划太空周楼阁了,建设酒店的预算方案倒是有的,然而首先的难题是那块地她都没拿下,按说她是景泰康的女儿,本来应该是不难的,然而谁不知道景泰康重男轻女是出了名,女儿放任在外十年,现在才回来,会舍得把那块升值空间很大的地给她?

  向乾之所以肯投资,完全是因为景安,几次接触下来,他对景安有点兴趣,愿意拿出一部分钱赌一把,反正他也输得起。

  只是景安还不知道了罢了,所以当她接到向乾电话时,她有点惊吓的以为他是要撤销投资来的。

  向乾尴尬的笑了两声,说是想约她还有陈子欣晚上聚聚,预祝合作成功。

  景安当然不会拒绝了,更何况她也很想念陈子欣,自从上次见面后都没机会见到。

  景安到达约定的KTV时,向乾和陈子欣已经到来了。

  见到陈子欣的时候,景安发现才隔了十多天,她虽然没有颓废丧气,但明显没有上次见面时的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俩人无需多说什么,景安也知道陈子欣应该是在季良那不怎么顺利了。

  之前陈子欣拜托她问徐欣然对季良的态度,她仔细反复的确认了徐欣然确实不喜欢季良后,告诉了陈子欣。

  想不到这些天下来,陈子欣竟然没当时快乐,景安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插手这件事。

  陈子欣热情的给景安倒酒,景安拒绝了。陈子欣笑着说自己搞忘了景安不会喝酒。

  景安看这个状况,陈子欣应该真喝了不少酒了,便抢下她手中的酒叫她不要喝。

  景安很想问问陈子欣和季良到底怎么样了,然而她的前前前男友向乾就坐在一边,她如何开得了口?

  “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景安正忧虑间,却是向乾先开口问了,语气没一点尴尬或不自然之处。

  陈子欣却嘟哝着说自己没有男朋友,吵个毛线架。

  向乾面不改色地说:“那就是你在追谁碰壁了吧?也不知道是谁有这样的魅力让你碰壁!”

  陈子欣听了向乾的话,抄起沙发上的一个抱枕就往向乾头上砸:“那也叫碰壁,不过就是个小小的挫折罢了,分分钟我就能搞定。”

  向乾一手档开了抱枕,一边笑着说是是是应和她。

  景安看着向乾和陈子欣的相处,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她觉得他们好像从来没谈过恋爱,一直是朋友一样。景安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陈子欣揉了揉太阳穴,回忆了下,说:“六年前还在美国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是初恋失恋了,当时为了治愈彼此谈了个把月的恋爱吧,当然也不是真的喜欢彼此啦。”之后认清了彼此后,他们就成了共过患难的至交好友了。

  景安这才懂了,所谓分手了还能做好朋友,不过是因为彼此都不曾真爱过,真爱过怎么会毫无芥蒂?

  知道了这一层,景安也就无所顾忌的问陈子欣与季良是个什么情况。

  陈子欣并不想详细说些什么,只说了不过是早就料到会有的挫折,心里只是有点不痛快需要发泄,才找他们喝酒,叫他们不要担心,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

  向乾也不知道是为陈子欣转移话题呢,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突然问道:“不知道景小姐有没有男朋友呢。”

  景安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这么问,只好摇摇头。

  陈子欣一边喝酒一边调侃道:“向乾你也是单身,你可以追哦。”

  景安毕竟脸皮薄,马上不自在起来,只好坐到陈子欣旁边,抢下她手中的酒:“你已经醉了,还喝啊!”

  陈子欣却是夺回来,理直气壮地说:“我今天要醉成烂泥,反正有你们俩在,不怕醉了被人占便宜!”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再做他的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不由己:萧少蜜宠心尖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