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再做他的车
素袖红妆2019-06-25 18:002,160

  向乾和景安两个人都拦不住陈子欣闹腾撒酒疯,只能由她去了,或许她真的是需要发泄下了。

  于是这一晚的聚会变成了向乾和景安一起看着陈子欣喝酒,两个清醒的人陪一个喝醉了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拜喝醉了的陈子欣所赐,景安的一切都给向乾知道了,除了她暗恋陈子枫的事,景安真是万幸陈子欣醉了还具备选择性爆料的优点。

  当然了,景安也知道了向乾的底细。

  向乾正是D市仅次于秦家的向氏公子,只是他一直不满足于家里安排的未来,现在一个人在外面开金融咨询公司。

  向乾赚了一些钱,打算投资在房地产上,然后遇到了景安,成了她的第一个投资者。

  景安知道后,心里产生了一种未曾有过的压力,如果说以前只是为了替母亲拿回属于她的一切,那么以后她的目标还多了一个,那就是不能让投资者亏本。

  当陈子欣喝酒喝到睡着后,景安提出了回家。

  向乾坚持要送二人回家的,这么好的献殷勤机会怎么能错过呢?送完陈子欣还可以后还可以跟景安独处一会儿。

  然而景安坚决拒绝,她说向乾也喝了酒,虽然不多,但也不能开车了,还是由自己送陈子欣回家吧。

  最终向乾也扭不过景安,替景安和陈子欣叫了的士后,便自己走了。

  当景安和陈子欣到达陈家的别墅门口时,已经十点多了。

  门口的仆人喊来了陈子枫,他还没有睡,不等到妹妹回家,他实在不放心。

  看着陈子枫一边抱怨陈子欣喝太多了,一边急切抱她回房间,景安心中还是产生了小时候一样的感觉,怎么她就没有哥哥呢。

  陈子枫安顿好了陈子欣后,便邀请景安今晚就在别墅住一晚,毕竟已经这么晚了,再回家连车都打不到。

  景安也想啊,然而她不敢,这要是让萧时知道了,又是一场暴风雨来临。

  陈子枫见景安拒绝了留宿别墅的邀请,也就不好强求,可是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他只好提出送她回家了。

  景安也没有跟陈子枫客套,直接就跟着陈子枫上了他的迈巴赫。

  这几个月来,景安已经坐过很多次陈子枫的车了,但这一次的感觉却与以往都不同,心里平静而坦然,她想或许是因为她知道了他的过往吧。

  一路上陈子枫仍然是从前那般言笑晏晏,只是景安再不敢像从前那样想他的态度了,他知道他只是习惯性客气罢了。

  景安透过车内的光线向陈子枫看去,他的侧面温润柔和,令人一看就想亲近,他含笑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悲伤的痕迹。

  景安不明白一个人有那样的悲痛,为何还能装的若无其事?

  陈子枫笑着问景安不是跟陈子欣不对付么,什么时候变成了可以喝醉喝成烂泥的关系了。

  景安便把她和陈子欣和好的事,包括介绍向乾的事都告诉陈子枫,唯独隐去了关于陈子枫那段,她隐隐感觉到陈子枫并不希望她知道那件事。

  陈子枫很欣慰她俩和好,一路上说着她们童年针锋相对闹笑话的事,很快车子就开到了景安家。

  当景安看到停在面前的那辆劳斯莱斯时,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怕什么来什么。

  景安要是知道萧时此刻就等在她家,她真的宁可今晚就睡在陈家别墅里好了,总好过被萧时“当场抓奸”,她深悔自己今晚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现在就是有八张嘴也说不清了。

  三个人整整齐齐下车来,陈子枫和景安都没来得及解释,萧时就抢先问:“为什么不接电话?”他问这话时看着景安,眼神和声音里极力压抑着怒气。

  景安一边说她没有听到电话啊,一边往包包里摸手机,找了半天发现手机不翼而飞了。

  景安回忆了下,应该是拖着醉酒昏睡的陈子欣时把手机给搞丢了。

  如果不是陈子枫在,萧时一定会气得嘲她吼出来。今天他像往常一样给景安打电话,然而半天无人接听,他按奈不住,直接上门来找景安,敲了半天门,没人应。

  他就一直等在这里,他为她担心的要死,甚至都预备要去报警了。

  然而她呢,她跟他最喜欢她见的人陈子枫在一起!

  陈子枫看着暴怒的萧时,手指拽着衣角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景安,便只得开口说清状况了。

  “今天景安和子欣跟朋友们聚会,子欣喝的昏睡过去,景安才送她回家。本来已经深夜了,我叫景安就在别墅里住一晚,她不肯,又打不到车,我便送她回来。”陈子枫的态度和话语挑不出任何毛病。

  然而萧时听了并没有任何的感激,反而搂上景安的肩,冷冷地说:“那我就代景安谢谢你了。慢走不送。”

  陈子枫和煦一笑,丝毫没有受到萧时态度的影响,彬彬有礼地道别,便走了。

  当萧时和景安回到屋里时,景安的底气立即来了:“我没有违背对你的承诺哦,否则的话我今晚就直接睡在陈家不回来了。”

  景安也不明白怎么在陈子枫面前,她连回怼一下萧时的勇气都没有呢?她就这么在乎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吗?

  萧时气不打一处出,按着景安的双肩,恨恨地说:“你能不能不要再去见陈子欣了?每次都因为她遇上陈子枫!我还怪不得你!你总有你的理由!”

  景安却一点也不怕这样发狠的萧时,她笑着说陈子欣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可以不见陈子枫,却不能不见陈子欣,而且她还给他介绍成了第一个投资人。

  萧时满心都是疑惑,他不懂景安到底什么时候跟陈子欣培养了这么深的革命友谊。

  萧时知道有陈子欣在,不管她有意或无意,她都是在无形中给景安和陈子枫牵线。

  景安却不管萧时这些心思了,直接叫萧时回家,自去浴室洗去一身的酒气。

  没想到的是景安出来的时候,萧时仍然保持着那个她进去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半点要走的意思也没。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喜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不由己:萧少蜜宠心尖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