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喜讯
素袖红妆2019-06-25 18:002,108

  景安拍了拍萧时的肩,他抬头看了她一眼,然而说出的话仍是希望她少跟陈子欣接触。

  景安彻底无语了,她跟陈子欣见面就只有两次而已,萧时吃的哪门子干醋吃到一个女人头上了。

  她直接就不理他往卧室走去,萧时却在背后耍赖道:“你不答应,我今晚就不走了。”

  “哼,你本来就没打算走。”景安将门重重的关在身后。

  然而第二天,当景安起来发现萧时竟然还在时,她第一反应就是他昨晚的最后一句话,不会真的她不答应他就不走吧?

  景安想到这里只好投降:“我就跟陈子欣见了两次面而已,还都是为了季良,她最近正在追季良,根本没空见我,而且他非常非常非常反对我接近陈子枫的,不信你亲自问她!”

  景安真的是服了,她能理解萧时不让她见陈子枫,但他不让她见陈子欣就是再干涉她的自由,这是她不可能答应的。

  萧时没想到景安会这么说,倒是心满意足的笑了,然后说:“我等着你是为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爸爸这两天打算卖掉城西分公司,我昨天找你就想告诉你这件事。”

  乍然听到这个消息,景安还有点不敢相信,怎么会这么快?

  萧时告诉景安,景泰康受人误导,将用于新项目的资金投入了一部分到其他领域,本以为能及时收回,现在却被套牢了,导致资金链断了,他找银行贷款无果,已经预备卖地来填上窟窿了。

  萧时没有告诉景安,那完全是他所设的陷阱引诱景泰康投资的,她不需要知道这些,她只需要按照自己的计划一步步走就好了,他会在背后默默地帮她。

  对景安而言,萧时这个消息确实是天大的喜讯,她决定马上去找景泰康,她出钱买下这块地。

  萧时要和景安一起去,然而景安说,怕景泰康看他来了,坐地起价,决定先自己单独谈一下。

  萧时对景安的说法嗤之以鼻,恐怕没他出面,景泰康才会看她好欺负,坐地起价吧。

  然而景安已经不等萧时说什么了,就自去换衣服,收拾资料,准备去找景泰康谈判了。

  萧时想了下,他直接插手,确实会让不知情的人觉得景安依靠的是外人强势逼迫,传出去对景安名声不好,于是他干脆放弃跟景安一起的想法,打了几个电话安排了一番。

  景安出门前,萧时告诉她已经找来司机在楼下等着送她去景家,到了景家会有一个姓方的专注房产纠纷的律师等她,那是他的大学好友,景安可以信任他。

  景安见萧时为自己考虑如此周全,心里感动不已,却没法表达,只说完了就去找他。

  当景安再次站在景家富丽堂皇的别墅前时,内心百感交集。

  十年前她和妈妈从这里被赶走,她最后一眼回望这个家,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夺回属于母亲的一切;四个月前景泰康“请”她回景家卖身救弟,宣告了她复仇的开始;

  而今天,景安将以甲方的身份与景泰康谈交易,再也不是仍取他想扔就扔想用就叫回来的女儿了。

  方律师还没有来,刚刚给景安打电话说路上堵车了,还要十分钟,景安一边等他,一边打量着这栋别墅。

  前尘往事,汹涌而来。

  现在的锦和集团主营业务是家具,在D市家具行业上也算得上是领头羊了。

  然而锦和集团几十年前的前身只是外公的一个家具加工厂罢了,景泰康也只是厂内一名普通的设计师——说是设计师,其实不过是将舶来品转化成图纸的画图工,当年的锦和家具厂正是靠着山寨外国高端家具逐步起家,进而将业务扩充至装修、房产投资等领域,在房地产的泡沫洪流下,成为了如今的上市公司锦和集团。

  外公事业有成,却始终对外婆情深义重,可惜俩人只生有景安的母亲安苏颖一个女儿,偏偏安苏颖还自幼体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做父母的自然打算找个靠谱的女婿照顾女儿一生。

  那时的景泰康是从农村穷苦人家读书读出来的金凤凰,靠着还算端正的外貌和稳重上进的性情,赢得了老板女儿的芳心。

  当年的景泰康工作也算出色尽责,身上深刻着农村人的朴实、孝顺和重视家庭,至于穷在二老眼中根本就不是个事了,反正安家有的是钱,他们看重的是景泰康的老实顾家,所想要的是能照顾女儿一生的人,于是景泰康与安苏颖没有遇到阻碍就结合了。

  安家二老在世的时候,景泰康与安苏颖算得上是恩爱夫妻,安苏颖体弱难以生育,景泰康便说家中有兄弟不需要自己继承香火,就连景安都是安苏颖意外怀上,死活坚持要生下来的。

  景安的名字更是取自俩人姓氏,虽然如今每当景安想到自己的名字由来都觉得可笑可悲。

  当然,成了老板的女婿后,景泰康在锦和便开始逐渐走上了管理岗位。

  在景安五岁那年,外公外婆相继离世,一切就开始发生天翻地覆地变化。

  其实早在景安外公病重的时候,景泰康便开始成为锦和的真正掌权人。二老过世后,安苏颖伤心过度,卧病一年有余,乍然失去束缚的景泰康开始显露一切的劣根性,一方面是完全夺取了锦和,再把所有的不动产转移到自己名下,另一方面因为骨子里的重男轻女死活要生一个儿子,他在外面一堆情妇。

  终于在景安十五岁那年,不甘于见不得光的王丽登堂入室,有子万事足的景泰康任由王丽鸠占鹊巢,赶走了她们母女,第二年她的母亲安苏颖终因心脏病而逝世。

  景安看着这原本属于她和她母亲的一切,现在居然要她付出这么大的努力来争夺……

  “请问是景小姐吗?”一个磁性的男声将景安从往事中拉回,她回头看着这个与萧时年纪差不多的男子,点点头。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想吸女儿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不由己:萧少蜜宠心尖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