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想吸女儿血?
素袖红妆2019-06-25 18:002,156

  “我是方律师,抱歉,来迟了。”方律师伸出手,与景安握手。

  景安说自己也是刚到,便带着方律师进去景家的别墅了。

  来之前景安没想到今天景泰康全家三口都在。

  王丽一看到景安这个不速之客,还带着个男人,便出言讥讽:“我们大小姐几个月不回家,敢情是跟人私奔去了。”

  景安挑眉道:“嘴巴放干净点!这是D市有名的方律师。”说着便请方律师坐下。

  景安自己也淡定地靠坐在沙发上,朝景泰康说:“景总,景荣和陈家小姐的相亲告吹了吧,总经理的位置该还我了吧?”

  景泰康面不改色的假咳了一声,说他正在和王家小姐相亲。

  这无耻的程度真的是一点也没让景安失望。

  景安知道也要不回来总经理的位置,便直奔主题:“既然打算让我一直在城西分公司,那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就要卖了它?是打算连我一起卖了?”

  景泰康做出卖城西分公司的决定还没有一天,他对景安消息的灵通感到震惊,不禁失声问她怎么知道。

  景安拒不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揪着他问到底打算怎么安排自己。

  景泰康对这个问题确实没有想过,很想信口开河道让她去城南分公司,然而有外人在场,这么过的话还说不出口。

  景安见景泰康说不出话,便自己提出要回总公司财务部。

  财务部一直由王丽的亲信把持着,她一听景安的话便毫不犹豫地反对,说景安根本不懂这些。

  景安眯着眼看着她:“说的好像你亲弟弟懂似地。也罢,那就让你儿子把总经理的位置还给我吧,这是我对你儿子的救命之恩,你总要报吧!”

  景荣听了这话,不服气地咒骂道:“救你妈的恩命,凭你也配救我?!我没跟你算上次萧时打我的账,你还蹬鼻子上脸!”

  景安毫不示弱:“那你有本事立刻滚回去高利贷那被砍手砍脚啊!”

  “上次的事是吧,多谢你提醒呵,我都要忘了,那要不咱们全家现在马上立刻一起去警察那喝杯茶,算算绑架这笔账归谁?!嗯,你们要是嫌过去麻烦,我打电话喊警察也行!”景安说着就掏出手机预备拨号。

  “都给我住口!”眼见景安和王丽景荣要在方律师面前打起来了,闹到警察那去了,一直静静观看的景泰康便摆起大家长气势镇压。然后马上打马虎眼忽悠景安,说她就先回财务部,具体职务到时候一起商量。

  景安今天的主要目的还是城西分公司的地皮,回总公司只是顺带提一嘴的,有了这个答复便也不再纠缠。

  王丽还有心继续反对,但看到景泰康警告的眼神也只好作罢。

  景泰康问景安还有没有别的事。

  景安说:“城西分公司你打算卖多少钱?有买主了吗?”

  景泰康说目前还没有买主,却不愿告诉景安报价。

  景安直接开门见山:“多少钱?我买。”

  景泰康一家三口齐齐长大了嘴,景安哪来的这么多钱?

  王丽嘴素来最快:“好大的口气!你哪来的钱?你就是卖四个月也卖不了这么多吧?!”

  景安眯着眼不屑的看着王丽:“你对卖的市场价位挺了解哈,看来当年没少卖嘛。”

  王丽睚眦目裂,她最恨别人提起她那段不光彩的过去,她想要冲上去抽景安一耳光,却被坐在旁边的景泰康按住了肩膀。

  景泰康不似王丽那般无脑,他知道景安说出这个话就是买得起的,当日救景荣的五千万也是她弄来的,不管她用什么办法,她有钱,而他断了资金链需要钱。

  一直沉默不语的方律师见话已谈到了这个地步,便打开了随身携带的黑色皮箱,里面都是现金。

  老辣的景泰康当然一眼就能看出那箱子里的现金足以买下城西分公司。

  景安也没有想到方律师竟然带着现金来的,不过她马上就反应过来,应该是萧时的安排,方律师刚刚迟到应该是因为取钱吧。

  景安想到萧时为她考虑如此周全,不禁心潮澎湃,很想立刻冲回萧时身边去感谢他。

  王丽看到这些钱简直不敢相信,她以她有限的脑洞,马上就联系到萧时了:“还说不是卖,原来几个月不回家是被萧时保养了。”

  景安回过神了,想到王丽的话里意思,上前重重的抽了她一耳光。她骂自己可以,但她竟敢侮辱萧时,不到她打谁!

  王丽万万没想到景安竟敢打她,她捂着被打的脸颊,楚楚可怜的望着景泰康:“这就是你宠出来的好女儿,现在连长辈继母都敢打,将来还有我们娘俩的容身之地!”

  景安冷冷的直视着这对渣男小三,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说:“你说我也就是了,你再说萧时一句试试,你看看你们全家担不担得起,锦和集团担不担得起!”

  景泰康这时也被王丽的不懂事气到了,现在正是公司陷入了危机需要钱的时候,人家送钱上门还要把人打出去。

  于是景泰康用难得严厉语气对王丽说:“你个妇人之见,不懂就在一边坐着学,开口就是造谣诽谤,你想坐牢啊!”

  王丽跟了景泰康二十多年,自然知道他是动了真怒,也就不敢再说话了,连啜泣都不敢大声。

  景泰康见都安静下来,便来到景安身边坐下,苦口婆心地卖亲情牌:“安安啊,一家人谈什么卖不卖的?城西分公司你要是喜欢拿去就是了。”

  景安眯起眼睛看着身边年过半百的男人,还是一样喜欢打虚伪的感情牌,“那好啊,我们马上去办不动产权登记证书?”她顺着他的话说。

  果然不出所料,景泰康开始说公司最近的困难,资金链断了,需要一笔钱,他正在到处想法子筹钱,今天实在抽不开身。

  “安安,你能先用这笔钱帮公司把断掉的资金链补上吗?等这个难题过了,爸爸就去把城西分公司过给你。”景泰康言辞恳切地景安说,他的语气显得非常真诚。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庆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不由己:萧少蜜宠心尖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