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针锋相对
素袖红妆2019-06-25 18:002,221

  晚上,萧紫带着身着红裙的景安一出场,果然吸引了所有聚光灯的目光。

  乌黑大波浪,雪白的皮肤,鲜红的裙子,景安像是从上世纪港姐画报里走出来的模特。

  “请问萧小姐,你身边这位,是哪家公司新签的艺人?”

  惊为天人的新人,自然会成为娱乐版面的头版头条。

  “她是的小妹妹,今天带她出来玩儿,你们不要吓到人家哦。”萧紫嫣然一笑,拉着景安的手,风情万种地走远。

  岑镶的经纪人看着萧紫牵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进来时,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了。她竟然给自己弟媳穿前几年的旧衣服,而把这么好看的衣服给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

  岑镶没有拦住她,只能眼看着悲剧发生。

  岑镶经纪人的质疑,让景安听见萧紫的冷笑声,然后心里默默为这位大姐祷告。

  “这位女士,您找到我说要免费的礼服,我那里免费的礼服只有那一套了,如果您觉得配不上您家艺人,下次给钱就行。”

  上流社会不谈钱,因为大家都不缺钱。如果,要是发现谁缺钱的话,那么这个人必定会被当成异类。

  看了看周围人对岑镶的指指点点,又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气定神闲晃着红酒杯的女人,景安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

  她常想,像萧紫这样看上去锋利的女人,实际上有这个世界上难得一见的温柔呢!

  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了,慈善拍卖也进入了正题,只是拿出来竞拍的物品景安都不感兴趣,就冷眼旁观着这些上流圈子的把戏,熟记拍下的每一个人。

  最后压轴拍卖的是一串珍珠项链,样式在如今看来并不稀奇,只是来头有点大,说是英国戴安娜王妃曾经戴过的。

  景安和萧紫的兴趣立即被勾起,萧紫作为设计师对时尚领域的珍品当然是乐于收集的,而景安则一直觉得戴安娜王妃与自己的妈妈一样,都是被小三所害的可怜之人。

  萧紫看到整晚意兴阑珊的景安第一次流露出明显的兴趣,便叹口气在她耳边耳语一句“让你了。”

  景安兴奋的拍拍萧紫的手臂表示感激。

  景安本以为有萧紫相让应该是不难拿下的,哪想到竞拍时,竟然有个人总是在她的报价上加十万,已经连续五次了,简直是纯心抬杠。

  景安和萧紫不解的朝那人看去,真是冤家路窄,不是别人,正是岑镶。

  发现是岑镶后,景安更是不能输了,直接加码两百万,报价到了六百万。

  在座的嘉宾个个都是人精,焉能看不出两个女人的较量?这边景安报价了,全场眼睛立即转去岑镶身上。

  岑镶正是骑虎难下,继续竞拍吧,要赢的话赔上全部的积蓄都不够,上次羊脂玉手镯被景安坑的事还历历在目呢,停下来,那就是全场瞩目下输了。

  一番挣扎下,岑镶又加码了十万,凭借女人的第六感,她从第一眼见到景安起,就知道她与萧时关系不一般,所以输谁也不能输她。

  景安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个清冷的女声就响起:“岑小姐,你哪来的钱啊,为了串旧项链至于吗?”

  开口的人景安不认识,但岑镶和萧紫认识,一个女明星,岑镶的竞争对手。

  被这样赤果果的嘲讽没钱,岑镶的经纪人自然替她帮腔道:“这就用不着你操心了,秦总你知道吧,她男朋友。”

  萧紫看不下去了,必须要公开替弟弟辟谣:“今天萧时送我来晚宴的路上说,他没有女朋友。莫非是岑镶没告诉你实情?”

  萧紫从弟弟萧时那得知,所谓的微博牵手照,不过是岑镶一手导演,设计拍照爆料的。

  他们仅仅两面之缘,现在居然冒充萧时女朋友耀武扬威,这也就罢了,还破坏萧时和景安的关系,赶走她真正理想的弟媳。

  当日正是萧时被设计和岑镶在一场宴会中见了第二次面,正好萧时去洗手间,景安电话打来,岑镶接了,撒谎说萧时在洗澡。

  各方不解的眼神都投射在岑镶身上,可她还是不死心,她心里想着,努力了这么久拿下萧时是不可能的了,但和他的绯闻对自己仍是巨大的助力。

  于是岑镶笑着打马虎眼说自己和阿时正在吵架呢,他说的只是气话罢了。

  萧紫万万没想到戏子的脸皮竟然这么厚,她刚刚说的是没女朋友,已经给足颜面了,岑镶只需顺着说分手了还没公布就能顺杆下,可她偏不!

  萧紫冷笑着说:“我刚刚说的话还不够准确,我弟弟说的是从来没有过女朋友。”

  岑镶立时脸色煞白,晚宴现场也一片唏嘘响起,都是娱乐圈打滚的人,当然看出了这是岑镶单方面的一场炒作。

  萧紫朝景安使了个眼色,景安立即说:“既然岑小姐这么喜欢这串项链,我也不夺人所爱了,认输了。”

  这下岑镶和经纪人瞬间傻眼了,真正着急害怕了,这可是510万,她没有这么多钱。

  刚刚第一个开口嘲讽的女明星雪上加霜道:“你找秦总写张支票就行了。”

  岑镶瑟瑟发抖,而拍卖会的主持人已经开始按锤定音了,快要第三下的时候,岑镶终于忍不住凄厉地喊出了一声“景小姐”。

  景安听之可悲,就喊了声停下,她对岑镶说,她可以加价拍下,但是她只付岑镶抬杠前的数目,抬杠加起来的部分岑镶自己付,而项链归她景安。

  还能这样?岑镶对这个提议目瞪口呆,但也没办法,她付不起现在的价钱,这就是她瞎抬杠的代价。

  回去的一路上,萧紫开着车,不停的数落景安圣母,就该让那女人受点罪。

  景安却不以为然,今天这场拍卖会已经让岑镶彻底的颜面扫地自食恶果了,以后再也不敢拿萧时炒作了。

  更何况那串项链本就是景安想要的,她也没多花一分钱就拿到了,并没有亏。

  萧紫想想确实是这样,她实在太喜欢景安的性子了,不会去害人,不会占便宜,但也绝不会吃亏,总是恰到好处。真的是理想的弟媳妇啊!

  想到这里萧紫回道正题上,问景安有没有好好地想过看不惯岑镶的原因。

  景安沉默了。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暗流涌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不由己:萧少蜜宠心尖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