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暗流涌动
素袖红妆2019-06-25 18:002,109

  没错,从她看到岑镶的第一眼起,她就打从心底里排斥她。

  那时候她还一点也不知道岑镶的黑历史,不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那样我见犹怜的外表按说不会引起她的反感。

  那么她讨厌岑镶的唯一理由就是她是萧时的“女朋友”。

  为什么呢?因为嫉妒?因为抢走了她的人?

  萧紫边开车边看景安的眼神,实在不懂,这不是明摆的吃醋吗,明明就是喜欢阿时,干嘛还装?

  萧紫忍不住讲了一句哲学的话:“傲慢与偏见里,伊丽莎白问达西什么时候爱上自己的,达西说当他知道他爱她时,他已经走了一半的路。”

  景安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萧紫这话的意思是说她爱萧时而不自知,被岑镶刺激了才有所感觉。

  可是,为什么她对萧时没有当年十五岁时对陈子枫那样的感觉?爱的感觉不该是相似的吗?

  景安心乱如麻间,车子停下来了,景安发现萧紫没有送她回家,而是送她来到了萧时家。

  景安抱怨抗议,说自己需要静静,理一理,但萧紫表示抗议无效,直接将她带到萧时家,要他们两个好好的谈谈,就走了。

  目送萧紫离去后,萧时和景安两个人单独相对,竟然第一次产生了尴尬的情绪。

  萧紫那些话回荡在景安的心间,然而她着实不清楚该对萧时怎么说。

  萧时还不清楚慈善宴上发生的事情,内心纠结着是否需要继续解释岑镶的事情。

  沉默良久后,景安先开口了,说她今天在慈善晚宴上拍了一条项链,用的是萧紫姐姐给她的支票,支票上面是萧时的签名,这笔钱她会在公司都搞定了后还他的。

  萧时却是无所谓的摇摇头,表示不用还了,说那是前段时间景安生日,他不知道送什么,所以给姐姐的支票托她帮忙,今天的项链就权当是生日礼物了。

  景安也不在还钱的事情上纠结了,阴阳怪气地说了句:“那条项链我可是从你的岑镶手中抢过来的,我还让她当众出丑,颜面扫地,你是不是很心疼?”

  萧时听她还这样说,立马炸毛了:“什么叫我的岑镶?我跟你说过我没有女朋友,我是被她算计了!”

  景安心里还是蛮愉悦的,嘴上却还是酸溜溜地说:“秦总这么聪明还能被一个女人算计啊,这要说出去谁信啊。”

  萧时见她丝毫不相信自己的话,急的跳脚,再三跟景安强调,说那是因为他被她气糊涂了,因为她跟陈子枫成日里形影不离的,他嫉妒的发疯失常所致。

  景安听了萧时的话,觉得他分明在模糊时间顺序,便反驳道:“我的秦总,你搞搞清楚,是我找你帮忙的时候,刚巧发现你有了女朋友了,而且都上微博头条了,我才决定远离你,免得引起你女朋友误会,然后才去找陈子枫帮忙的。”

  萧时听了景安的话,悔的肠子都清了,他万万没想到岑镶的效果不是刺激的景安更加在乎自己,反而是把她推向了陈子枫?怎么会这样?果然她不爱自己吗?所以没有危机感?

  萧时心烦不已,却也不想再在岑镶的事情上纠结,他直接不容置疑地对景安说:“总之你今天也见到岑镶了,知道我没女朋友了,所以你的五星级酒店我帮你,你不需要再找陈子枫了。”

  景安见萧时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忍不住真心实意的笑了,她还是习惯这样的萧时。

  比起跟着陈子枫参加各种酒局,勉强自己喝那么多酒伤身,她当然更加乐意接受萧时的帮助。

  然而一直依赖于萧时,她又如何成长的起来?这些日子到处应酬固然是辛苦,却也远比之前被护在萧时羽翼下进步的快多了。

  景安思虑片刻,仔细的斟酌用词:“萧时,我知道只要我有所求你一定会帮我的,有你帮忙会容易的多,但是这件事我拉投资已经开始有点眉目了,我想试下靠自己到底能不能做成。”

  萧时想反驳,然而景安却抬手阻止他,然后继续说下去:“万一,我真的做不成了,你再来帮我,你做我的退路好吗?”

  道理萧时都懂,然而他还是气呼呼地说:“可我就是不想见到陈子枫。”

  景安见萧时这个样子心里乐开了花,她就知道萧时的重点是这个,她叹口气答应萧时,说她和陈子枫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实在要见的话,会提前告诉他。

  萧时也知道勉强不得,景安好不容易对自己毫无芥蒂了,又会像从前那般对自己笑了,以后慢慢来吧,于是就同意了景安的说法,只是再三强调与陈子枫见面必须先征得自己允许。

  这么久的隔阂,现在终于把事情说清楚了,萧时和景安心里都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彻底放松下来了。

  萧时终究还是有些不甘心,忍不住开玩笑般问景安,有没有吃醋过他和岑镶,有没有心里发酸,有没有失落。

  景安本来想直接不予回答的,然而看着萧时充满期待的眼神,她还是说了实话,承认确实有些失落,觉得萧时属于别人了,他们之间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了,只是她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吃醋?

  得了这个答案的萧时,心里瞬间燃起了希望了他,忍不住上前紧紧抱住景安。

  景安能清楚的感觉得到萧时急促的心跳,他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呼吸间却显得很是激动,她听到仿佛是从他胸腔里发出的声音:“安安,你心里还是在乎我的。”

  景安没有说话,她当然是在乎萧时的,非常在乎,她又不是木头,只是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爱情的在乎?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萧时才松开了景安。

  萧时看着景安的眼睛泛起了一层水雾,清纯而无辜地仰望着自己,最重要的是那双眼睛里除了自己再无其他,他情难自禁地俯身吻上她的红唇。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岑镶来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不由己:萧少蜜宠心尖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