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少年之名
我主传奇2019-06-13 16:333,297

  五个披头散发的家伙,站起身子,迅速扑过去。粮食,对于夺命境武者以下而言还是很重要的。十天半个月不吃饭也要被饿死。也只有到了夺命境才能达到辟谷层次。

  关押在这里的战犯也许进入这里之前是夺命境,但进了这里之后就是炼骨境了。无一例外全被打掉了修为。眼下,这五个家伙红着眼睛,像是许久没吃饭一般,很快就将六个馒头六碗水抢了个净光。连龙尘的那份也抢光了!

  龙尘艰难的爬起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饭食被五人抢光,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但也不敢说什么,在这里,只有拳头,没有废话,废话多的人都被打死了,死后还要被分食。

  五人很快吃掉了食物,而后盘膝打坐,不再多看角落里的龙尘一眼。

  夜深了。外面繁星点点,监牢里面却暗的可怕,只有牢头那有些许灯火的光,映照出趴在桌子上打着瞌睡的牢头。这监牢是百年玄钢打造,坚硬的不成样子,牢头并不担心犯人会越狱,他睡的很香。就在众人都睡了过去的时候,龙尘艰难的靠在石壁上,一只手摸了摸怀中,小心的拿出了个大瓶子,拧开盖子,从里面取出一枚“伏龙丹!”

  看到这伏龙丹,他就想起夕瑶公主,眼里也有了几分惆怅。

  一枚伏龙丹下肚,体内立刻就有一团气血燃烧,但丹田气海已被废掉!无法吸收炼化!只等这气血慢慢融入骨骼当中,恢复断裂筋骨,同时这一枚伏龙丹极具营养价值,可保十天半个月不用吃饭。

  监牢内静悄悄的,没人发觉龙尘的异样。一夜无话。第二天,龙尘恢复了几分气血,并可简单的坐立起来。另外五人有些惊讶少年的恢复能力,但也没有过于深究。

  就这样,一连三天过去了。每次衙役送来六份饭菜,总是被五人抢光。龙尘一连三天未曾进食也没丝毫不适,这全是伏龙丹的功效。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他还是表现出了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

  另外五人看了看龙尘,有一胡渣大汉道:“不能让这少年死了。他活着,就多加一个人头,就会多一个馒头一碗水。他死了,就又会变回五个馒头五碗水了。”浑身血气的刀疤男子也道:“隔三差五给他口吃喝!别真的饿死了!”另外三人自也不会有什么异议。

  “小子!这是你的!”胡渣大汉将仅剩的一口吃的一口水放在了龙尘的面前。

  “多谢!”龙尘捡起了地上的吃的,而后便是狼吞虎咽,像是许多天没吃过东西似的。

  这其实是他装出来的,有伏龙丹吃,压根就不饿,但为了掩人耳目,他得装成很饿的样子才行。这样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看到少年如饿狼一般的眼神,胡渣大汉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犯了什么事?”

  龙尘抬头看了五人一眼,自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即道:“我叫龙尘!”

  五人原本就是随意一问,但一听“龙尘!”这个名字,全都脸色一变。

  “你?你叫龙尘?镇国府的那个龙尘?”五人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这五人中有个五旬老者,也是一脸惊愕,显然是听过龙尘的大名。

  龙尘点头:“嗯!”

  五人脸色再是一变。镇国府龙啸天大将军护国神将,南击蛮夷,北抗匈奴,为大晋朝立下赫赫战功。大将军之子龙尘,天赋异禀,少年妖孽,亦是战功赫赫。而且还担任过战犯教官。当时龙尘还小,如今已长成了青年,模样也发生了变化,以至于这几人再次见了龙尘,竟一时间没认出来。

  “少将军威震八方,何故落得这般惨状?”胡渣大汉忍不住问道。

  龙尘只是摇头,并不想与这些战犯谈及这个话题。

  “少将军不愿谈及,我等也不好过问,只是看少将军元气稀薄,不似当年勇武。”五人正说着。龙尘摆手打断道:“我的修为已被废了!”

  闻听此言,五人脸色又是一变。能废掉龙氏少主并送进战犯营的人物绝对是大人物,在大晋王朝,能有此手段的可不多。五人心中很是好奇。但龙尘不愿提及,五人也不好多问。

  打从这天起,这五人就没再抢龙尘的吃食了!他们虽不是什么善茬,但对护国护民的龙氏父子却也十分敬重。

  那一血气男子叹息道:“想当年,我也曾考核过龙卫,只可惜气血不够!如果当时我能加入龙卫,也就不会走上犯罪的道路了,更不会深陷这牢狱了。”

  另外四人也低下头来。

  经过短暂的交谈。龙尘得知了这五人的名字。胡渣大汉名为“童黑虎!”血气男子名为“血狼!”五旬老者名为“老刀把子!”另外二人名为“大王小王!”本是一个山头的大小二王,专门打家劫舍,但是,不抢百姓不抢穷人,只抢富贾权贵。

  龙尘发现这五人也都是穷苦出身,与天字监牢里的老鬼是一个性质的,因为穷,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乃至于深陷这暗无天日的牢狱,还不知能不能活着走出去,都是苦命的人。

  到了第五日。典狱长下达了手令,全体战犯要去大山打猎。

  大山又名大雪山。千里之地,野兽纵横,白雪皑皑。一眼望不到边际。通常这个时候也是战犯立功减刑的最佳时机,只要打到上好的猎物,交给典狱长,就可以减刑。

  龙尘也知这个规则,以前他是少年教官的时候也曾与典狱长一起组织过打猎行动。

  大山里面野兽纵横,稍有不甚就会被杀死。同时战犯之间为了争夺野兽的归属,也会相互攻击。甚至有些战犯专门借着狩猎的名义捕捉血食,不管是野兽还是同族的战犯,都是它们捕捉的对象。

  当牢门打开的一刹那,六百余战犯冲出了囚牢,到处都是吵杂声。

  校场。

  典狱长“何奎!”正坐在高台之上,喝着美酒,吃着兽肉。而在四周则布满了重兵,以防战犯生事。

  忽然间,只听一声惊雷,一个头大如牛的战犯冲了出去,嘴里大喊着:“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反抗吧,反抗吧!”真的有战犯生事了。

  此人有着炼骨境巅峰的实力,自认有些本领。然而,他刚一冲出,就有无穷箭雨疾射而来,只一轮下来,就被射成了筛子,连带与他离得近的战犯也被箭雨射中,死于非命。

  铛铛挡!

  玄钢打造的箭矢一根根的戳在地上,带上了沉重的击打声,这箭矢有着极强的杀伤力,诸如炼骨巅峰的大头战犯也只能抵挡几下,几下过后,就被射穿了肉身,死的凄惨。

  “还有哪个要反的?”坐在高台上的典狱长放下了手中的酒壶,一脸冷笑。

  众战犯中还有不服气的,但也不敢跳出来。

  典狱长见没人再反,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在这里,除了三大巡抚,就是他说了算了,他就是这里的土皇帝。这些个战犯都是他的奴隶,他要用这些人开凿大山,来为他提供更多的修行资源。

  校场后面就是大山。一望无际的大山,离得老远,就能听到嗷嗷的野兽吼叫声。

  “老规矩,我只给你们七天时间,七天后关闭大山闸门,没回来的自生自灭。”典狱长冷冷的说道。

  大山里的凶险就连他也不敢轻易深入,这些个战犯最强不过炼骨境巅峰,又怎么能在大山里长久生存?七天已是极限,过了七天没回来的,就等着被野兽分食!

  说完这话,这位典狱长在众多凶徒的脸上扫了一圈,找了好久才找到了龙尘。

  “你,出来!”一个黑服侍卫来到人群中,指向了龙尘。

  龙尘皱着眉头,走了出来。

  典狱长盯着龙尘,嘴角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容:“龙大少爷,在这住的还习惯吧?”

  龙尘答道:“托大人的福!小人在这住的很满意!”

  典狱长挑了下眉毛,又道:“本官记得龙少爷已被废了武功,等会到了大山里面,可得多加小心,山中多猛兽!”

  龙尘岂能听不出这话里的讥讽,但他并未反驳,只是点头道:“小人会小心的。”

  典狱长拍了拍龙尘的肩膀,冲着下方凶徒道:“这位就是前镇国府龙啸天大将军之子龙尘。四年前,他还曾与本官共事。只可惜,命运多磨,现今也跟你们一样,沦为了这营犯中的一员。”说到这里,他摇头叹息,不知是为少年惋惜还是幸灾乐祸。

  “龙尘?他是四年前的那个少年教官?本朝第一少年妖孽!”一众凶徒骚动起来。

  但很快却又有叹息声响起:“可惜呀,这位少年妖孽得罪了武安侯,被陷害打翻殿上明珠,又被废掉了武功!也真是够可怜的。”

  闻听此言。大多人冲着龙尘投去了同情的目光,也有一部分人眼里闪出凶历的光,这部分人与龙家有仇,正是犯了事被龙卫逮捕进来的,对于龙尘这里很是记恨。还有小部分的丑女人胖女人,如同虎狼一般的盯着少年,嘴里流着口水。

  “这小子可真英俊,要是能抓过来玩上几晚,老娘我死都愿意啦!”

  “呸呸,就你这猪样还想得到少将军垂青!?死去吧。少将军该是我的!”丑女人,胖女人,偷笑着。

继续阅读:第10章 进大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灭战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