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进大山
我主传奇2019-06-13 16:332,494

  对于这些惋惜,仇恨,贪婪的目光,龙尘沉默的如同一潭死水,与武安侯父子加持在他的身上的伤痛比起来,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是他的目光盯了典狱长一下,是这个人揭露了他的身份,目的是要挑起一些仇视龙卫的战犯的报仇心理。

  这场狩猎凶险,变得更为凶险了!龙尘狠狠的握了握藏在袖中的拳头,他现在一点气功都没有,尽管早前经历了数次生死战斗,有着极其丰富的杀伐经验,但没了真气,就跟老虎没了爪牙一般,以他现在的境况,顶多对付炼皮炼筋的武者,对上炼骨境凶多吉少……

  这些战犯之中,炼骨境少说也有几十个……

  典狱长戏虐的看着这一幕,嘴角讥笑越发浓郁了。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虽不是武安侯的人,但也不介意欺负一下落幕的少年妖孽,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位被废了气功的少年能不能从大山活着回来!

  “七天,时限只有七天,开闸门!”随着典狱长一声令下,闸门被打开!大山里的风雪尽情的肆虐着,发出如同恶魔一般的啸声。

  “吼!”

  雪山的深处,开始有妖影晃动,它们嗅到了肉香的味道,很快,一只只的妖兽从雪山深处,奔走跳跃,朝着闸门之地而来。放眼瞧去,足有上百个妖影,而且还在不断增加中。

  “哈哈,老夫好久都没吃到兽肉了!”一个炼骨境的黑衣老者,狞笑一声,眼睛里有了残暴的嗜血之色,仿佛他比妖兽还要凶残。

  杀!

  这老者一马当先,手上真气肆虐,幻化刀气,一个斩劈,就有七八头妖兽被这强横的刀气斩破了肉身,崩溃开来。这老者再是一声狂笑,麻溜的将这些妖兽的尸体扛在身上,妖兽的肉他会吃掉,诸如妖角,妖皮之类的他会献给典狱长,用来减刑……

  杀!

  马上,又有第二个战犯冲出,接着便是一阵的腥风血雨。六百战犯便如真正的猛兽一般,反观那些妖兽却是成了待宰的羔羊。

  但随着源源不断的妖兽奔袭而来,战犯之中也开始有人陨落,很快,营门之前就被一层层血河弥漫,将积雪都给融化掉了。

  众人之中,龙尘紧握双拳,时刻注意四周的动静,他没有去猎杀妖兽,而是朝着大山深处奔行而去,他很明白继续待在这里很快就会被仇视龙卫的凶犯报复,只有到了大山深处,借助复杂的地形,才可能摆脱这些麻烦。

  然而,有人一直注视着龙尘,几乎是龙尘刚一冲出战圈,几个脸上刻着黑色镰刀的家伙就也冲了出来。

  “邪刀门!”

  龙尘看到几人脸上镰刀的标志,想起一年前自己率领龙卫剿灭的一个邪教门派“邪刀门!”当时,邪刀门无恶不作,龙尘奉命围剿。之后,邪刀门主被龙尘一招打成重伤,但却利用邪刀门的机关逃过了一劫,从此了无音讯。而其他的邪刀门成员则被发配到了战犯营。

  “小子!一年前就是你带人覆灭了我邪刀门,今日,我兄弟几个要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这几个邪刀门余孽凶残的笑着。为首的一个铁塔般的大汉刚刚屠手撕裂了一条炼皮境妖兽,直接将带着的妖肉塞进了嘴里,狠狠的嚼嚼起来,嘴上挂着鲜血,狰狞的笑着,如同原始人一般,有着说不出的凶残!

  龙尘嘴角抽了抽,猛地回头,速度又加快了几分,朝着风雪深处奔行而去。

  “小子,你已经被废了气功,我看你能跑多远!”共计六个邪刀门的余孽,狞笑着,身形狂掠而出,朝着少年追了过去。

  “被这几人追上,凶多吉少……”龙尘回头看了一眼,发觉这五人当中铁塔壮汉是炼骨境的实力,其他五个则全是炼筋境。这等实力,比之胖瘦头陀加起来还恐怖三分,以他现在的状态绝难抵挡!

  校场的大门已经关闭,典狱长坐在高台之上,一脸戏虐的看着邪刀门的几个凶徒追杀废主少年的一幕,嘴角勾起了更为浓郁的玩味笑意。一旁,狱卒冷笑道:“我猜这龙尘活不过半日!”另外几个管事的也冷笑道:“我猜他会被邪刀战犯撕碎血肉,一块块的被吃掉!”

  典狱长看了几人一眼,也是冷笑道:“那小子虽被废了气功,但多年训练的厮杀手段却不弱。邪刀几人在力量上占据优势,但要杀了那小子并不容易,本官倒是觉得这小子可能到最后跑的没力气了,被哪个过路的妖兽一口吃掉。总之,这小子不可能活着回来了!”

  “大人说的极是。”几个官差立马附和道。

  “爹!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不叫我?”正当典狱长何奎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后面却传来了个清脆的悦耳之声。

  何奎回头一看,正见一个十七八岁,身穿黑白劲装的少女笑吟吟走过来。

  “灵儿!”看到这个少女,何奎一脸凶诡的表情立刻化为乌有,换上了温和的一面。

  这个少女名为“何灵!”乃是何奎唯一的骨血。何奎早年与仇家厮杀,不幸连累了妻子,他的妻子死在了仇家的屠刀下,却拼命将当时只有三岁的何灵送了出来。从那以后,这父女俩个相依为命。

  何灵八岁那边,何奎将其送至飞雪山庄,交给了好友飞雪庄主教导,实则是不忍心女儿在战犯营这样的恶劣环境下成长。今日,何灵正巧回来探望父亲,没想到碰到了雪山狩猎这样有趣的事情。

  “女儿呀,这地方不是你该来的,你先去内堂,等会为父就过去。”何奎道。

  何灵却是一摆手: “爹!没事的呀!”何灵炼骨境巅峰,她今年也才十七!轮天赋,数潜能,在大晋王朝年轻一辈里面也是数一数二的少女妖孽。再加上她在飞雪庄主的教导下也没少与雪山妖兽厮杀,内地里就有一股凶戾之气,形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别说是战犯,就是她爹何奎,她也不怕。

  何奎严肃道:“这里凶煞之气太重了!”

  何灵却话锋一转道:“我听说龙尘被发配到父亲的战犯营来了?”

  何奎眉头微皱:“那个少年,已经被废了气功,没什么好谈论的!”

  何灵的目光看向大雪山,俏皮一笑:“女儿这次来也没带什么礼物孝敬父亲,就让女儿到大山里去寻它一副好妖皮,回来为父亲做一件新衣裳!”说着,她秀足轻点,竟是跃过闸门,去到了茫茫雪山。

  “胡闹!胡闹!”何奎一时没拦住,为之大急,正要追出去,这时,后面又一道声音传了过来:“灵儿的气功到了瓶颈,需要外界的压迫才能更好的突破。你放心吧,我已将飞雪灵剑以及天蚕宝甲给了灵儿!而且灵儿也已将飞雪剑谱练至小成境界。夺命境以下将无人是她的对手!”来人一袭宽大雪袍,面貌雪白,一头银发,正是飞雪山庄的主人“叶清风!”

  听了叶清风的话,何奎本是暴躁的情绪忽变得沉寂下来。似是极为信任叶清风。

继续阅读:第11章 雪山杀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灭战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