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指指点点
紫樱桃2019-06-19 12:362,240

  李氏不愿意,但是也碍于不想惹事生非,节外生枝,只得出去。

  周老太太端着肉惋叹着气。

  周月如知道她心里所想,但是却没有再安慰她,甚至那别人穿过的喜服,她都没有嫌弃,直接套在了身上,准备出门。

  这个家别说是原主就连她也早就呆够了,甚至多一分钟她都不愿意继续。

  周老太太无奈,只得将肉放在一边,随她出了门。

  李氏正用一身肥肉倚靠在门口,无聊地嗑着瓜子,本应该大喜的日子,院子里却空无一人,甚至连一件像样的东西都没有,只有一辆破败的马车。

  周月如心中明白,这不过就是她给自己弄的下马威舍不得花钱罢了,可是她却没有戳破。

  这些不过小事一桩。

  “祖母,我们走吧。”

  周月如回身朝周老太太微笑着说道。

  周老太太也点了头,勉强坐在了马车之上,周月如知道李氏并不能送她前去,所以打算自己驾车。

  周郎嘴脸流油,端着一只青花大碗,刚巧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看着原本有些呆傻,而且骨瘦如柴的妹妹穿着一身大红衣服,顿时觉得好笑之极。

  那衣服不仅不合身,而且颜色也被弄得乱七八糟,还有几块肮脏的污渍,寒酸至极不说,根本就不像是喜服。

  “哟,我当是谁家猪死了要扔出去才用这样的破车呢,原来是我家傻子佣人出嫁自己赶车啊,这传出去真是够丢人的,呐,看你可怜,我娘刚炖的肉骨头,分你,也算我送给你的嫁妆。”

  说完,将碗随意丢在了周月如的面前。

  里面是他啃得干干净净的骨头。

  周月如刚想发火,可是却被李氏抢了先。

  “月如,你别闹了,你哥哥也是为了你好。咱们家穷,实在也拿不出像样的嫁妆,这些你就别计较了,到时候娘过的好了,自然会顾着你的。”

  李氏憋着笑,看向了周郎,满意极了,这番羞辱倒是很得她心。

  不过,料想周月如也不是那好欺负的主,总得先安慰她嫁过去再说。

  周老太太本不想生事,但是实在气不过,重新从马车上下来,冲到了周郎的面前,破口大骂。

  “月如可是你妹妹,你这么做就不怕遭报应吗?狗才吃的骨头,你给她当贺礼,你安的什么心呐!”

  可话还没说完,周郎抢先一步,将她推倒在了地上。

  “老东西你是不是活腻了?她不过是给人冲喜的倒霉丫头,不就是我家养的一条狗吗?我给她骨头是瞧得起她,她不跪下来谢我,我还没找她算账呢!”

  说罢得意的看向周月如,眼睛里满是挑衅。

  周老太太毕竟年迈,又无防备,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后脑勺撞在咸菜石上流出了血来。

  周月如望着周郎,一股火直冲上脑,她要给这个不知好歹的人一个教训。

  捡起地上的骨头,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部塞进了周郎的嘴里,再将周老太太扶起,扯下喜服给她包扎伤口,动作一气呵成快如闪电,看的二人目瞪口呆。

  “做人不要欺人太甚,我不是面团你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往后,看见我记得躲远点,否则,我定要你们好看。”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这句话简直就是真理。

  李氏被她眼睛里的凶光震慑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一个干活丫头,什么时候身手这么快了?像是学了什么独门秘籍,怕是着了魔吧。

  “你这个贱人,坏了喜服可是要赔钱的,周郎,你作为哥哥,替娘管教一下她,不然传出去让人笑话!”

  此刻的周郎也是愣住了,满嘴的脏骨头弄得他面子上挂不住,还好,时辰尚早,路上还没有什么行人,不然让人看见指不定怎么嘲笑他呢。

  母亲这么一提醒,他才回过神来,吐出骨头,毫不犹豫的冲向了周月如。

  满头如同枯草一般的杂乱头发随着微风浮动,身上恶心的气味飘过来更加让周月如倒退了几步。

  膀大腰圆的他快步冲了过来,满脸杀气,就算是不要钱她也绝不能活着出这个院子,否则,不说别的,以后传出去,他还怎么在这个村子上混?

  周月如并无惊慌,对付他,不过就是小菜一碟。

  凭借前世记忆,将力量寄托在右腿之上,趁其不备,狠狠踢在了他肥胖的腿上,只听见咔擦一声,骨头碎裂了。

  周郎还未近身,脸色已经惨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竟然开始哭爹喊娘了。

  李氏见状,心乱如麻,想要破口大骂但是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她竟然被吓的同样闭起了嘴。

  “今天不过是小小教训,只当我还了你家恩情,若再找麻烦,你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周月如语气冰冷的说道。

  她不想无故伤人,但是任人宰割的事她也绝不想干。

  说完就打算离开,可没想到,不甘心的李氏竟然咆哮起来,捡起地上一块大石头朝周月如扔去,她要为儿子报仇!

  咆哮声再加上周郎的狼嚎声惊动了左邻右舍的邻居,很快,周家就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个水泄不通。

  周月如轻轻一闪便躲了过去,重新整理了一下衣衫,安顿好周老太太打算驾车离开。

  但,李氏被看了笑话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她,带着一身肥肉快步跑到马车前面躺了下来,撒泼打滚起来。

  邻居们小声议论纷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周月如也从马车上下来,看着李氏和周郎,既然想玩,那自己就奉陪到底,看最后谁最丢人!

  “月如被附身了,有邪物控制了她,打她哥,伤她祖母,这可怎么活哦!”

  “孩儿她爹啊,你快把我们娘俩带走吧,月如管不了了,她忤逆啊!”

  “周郎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娘也不活了,娘对不起你啊,养了一个白眼狼在家,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啊!”

  李氏哭的悲天抢地,周郎也不断呻吟,一切都指向了一旁毫发无伤的周月如。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李氏和周郎的为人,但是平日里周月如软弱,极少和人接触,也就没人能够了解她过的苦日子。

  如今又看到李氏母子如此,自然也就对她指指点点了。

继续阅读:004 初到王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妃常难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