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简单饭菜
紫樱桃2019-06-21 10:052,271

  这房子看上去和周家相差无几,但是没有一点娶新妇的意思,披红挂绿更是没有,在初夏甚至还有几分凋零。

  还没进院就闻到了一股复杂的味道,血腥味混合着中草药夹杂着咳嗽和喘息声传入耳中,让人感觉阴森异常。

  周老太太本不想进去,但是既然儿媳已经收了人家礼金,想反悔都不行,周月如沉思了一会儿,倒是显得轻松了很多。

  照顾一个病秧子怎么也好过天天面对一个死肥婆,更何况不怕家境不好,只要人好就行。

  周月如如此安慰自己,拉着祖母朝偏房走去。

  规矩她懂,新妇自然不可能住正房,那偏房就是最好的选择。

  她要先安顿祖母,再去看病人。

  冲喜不冲喜的无所谓,如果能救人一命,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王五将他们带进去,就倚靠在门边,看周月如忙碌着,不说话也不帮忙,看她麻利的整理好一切,将她带到了母亲房间前。

  一层粗布门帘里,剧烈的咳嗽声伴随着扑通摔到的声音传了出来,周月如刚想进去看看,却被王五拦在了外面,独自一人进了房间。

  好一会儿,王五大概是收拾好了,这才让周月如进去拜见。

  不大的房间,收拾的格外整洁,窗户上遮挡着厚厚的纸,明明晌午十分,屋内却显得异常阴森。

  许是许久不见阳光,阴冷中带着一丝诡异,一缕重重的草药味夹杂着血腥味扑面而来,呛得她倒退了几步。

  白发妇人背对着她,看不清脸,身上一身金线缝制的绣花长袄倒是在这个季节格外显眼。

  瘦削的背影看的人心里发酸,仿佛一阵微风都能把她吹跑一般,要不是她坐在椅子上,她倒担心她是否会马上摔到了。

  “五儿,你媳妇来了?”

  苍白的声音毫无感情的说道。

  王五站在身后,缓缓点了点头,上前给她轻轻的捶着肩。

  周月如本想上前给她把脉,奈何觉得有些唐突,再加上一时并没有适应媳妇这个称呼,她站在那里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让她过来给我捶捶!”

  又是冷的像是冰山的话。

  周月如暗自神伤,却也想借此缓和一下尴尬,上前两步,接替起王五来。

  骨骼分明,毫无肉感,这是她唯一的感觉,冰冷的身子一点温度都没有,摸上去就想……死人!

  对,没错,就是死人。

  难怪需要冲喜。

  要不是她说话,躺在那里任谁都会觉得她是个死人吧!

  “夫人平日里都吃些什么药?为何体温会如此低?”

  周月如不解,随口问道。

  可王夫人并未搭话,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眼睛看着前方。

  这副躯体的灵魂早就已经死了,现在她要续命除了儿子还需要她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她还要完成一个心愿,心愿了了,怕自己也就如同灯灭一般了。

  “夫人,我给你把把脉吧,我学过一些皮毛医术,不多,看看能不能帮到你,如果夫人不嫌弃的话,请转过来,我尝试一番。”

  周月如不甘心,追问道。

  这倒是惹恼了王夫人似得,伸手将周月如搭在她肩上的手扔了下去。

  “五儿,带她出去,我不想看见她。”

  王五不好多言,顺势点了点头,将周月如拉了出去。

  日晒三竿,阳光刺的周月如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反倒是王五一副习惯了的样子,眼睛极大,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你娘病了多久了?”周月如越发好奇起来。

  “一月有余!”

  王五叹了口气说道,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孔武有力。

  黝黑的眸子寒光浮现,死死盯着周月如,吓得她浑身发毛。

  “我娶你来是冲喜的,你不用知道那么多,每天给我一汤匙你的血就行了,其余的你不用管。”

  周月如大吃一惊,眉毛皱到了一起。

  要自己的血?

  每天都要?

  难道外面传言都是真的?这一家果然变态?

  可,还没等她继续追问,王五就消失在了他眼前不知去向了。

  一家人都有病!

  周月如气的想骂娘,但是沉静了片刻,她就被肚子咕噜撸的叫声给吸引了回来。

  她要做些吃的,先填饱肚子再说,饱饭都吃不上那岂不是太亏了吗?

  找了半天,在角落里终于找到了厨房,那是一间不大的用茅草堆积成的地方,原以为凌乱不堪,却发现并非如此,干净极了,除了米缸里空无一物,其他的倒是也过得去。

  周月如摇了摇头,饿死老鼠的地方怎么都让她赶上了?

  没办法,撇见房子四周有几缕能吃的野菜,摘回来简单冲洗了洗,扔进锅里煮了起来。

  正看着塘底的火苗,盘算着干些什么能赚钱养活祖母和自己,愣神的功夫王五突然出现,拎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山鸡扔在了周月如的面前。

  “呐,可别说我虐待你,看你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取血给我母亲做药引子也不太合适。这鸡你拿去收拾一下炖了补补身子吧,别到时候在死我家里更不吉利。明日我要去山上,你在家别给我惹事。”

  丢下一句话,连表情都未看清,便转身离开了。

  周月如耸了耸肩,倒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上山下海又能怎样,她除了装神弄鬼还能吃了自己不成?

  倒是这只鸡正合心意,做了再说。

  三下五除二将野菜捞出,放在冰凉的井水里,再将山鸡处理完毕,留下半只,剩余清炖起来,很快,满屋飘香,馋人至极。

  周月如满意的点点头,会心一笑。

  碗架子上,两只搪瓷碗摆放在一边,将鸡肉平均分盛好,又将刚才的野菜简单的凉拌了一下,准备完成之后,周月如将其中一碗端进了祖母的房间。

  木板床上,周老太太正默默流着眼泪,看月如进来,慌忙擦去,露出一丝微笑。

  周月如只当并未瞧见,摆好碗筷搀扶祖母上前做好,自己也挨边坐下,将最肥美的鸡腿夹到了祖母的碗里。

  “祖母,你快多吃点,这段时间忙着照顾我,你都累瘦了,待会我再给你打点热水好好泡个脚,美美的睡上一觉,第二天就什么都好了。”

  周月如笑着说道,眼神里一抹复杂的情绪喷涌而出。

继续阅读:006 往事如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妃常难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