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跟踪,云雾祁山
兰昭壹梦2020-07-31 10:412,659

  “你们全都给我滚出去!”

  唯有一盏灯芯跳动的房间里,清脆的砸碗声传出,接着便是一声哀伤绝望嘶哑的呵斥。

  冒着热气的药膳泼洒一地,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伺候的两个丫鬟吓得颤颤巍巍,大气不敢打一处出,跪在地上连忙收拾摔成碎片的碗盏。

  这房间透不了气,而且阴暗至极,处于房间的人完全分不清白天昼夜。

  并不是因为没有窗,而是窗户不能打开,四周还用黑色的布做成帷幕来遮掩光线。

  卧病在床之人乃是祁山大王的女儿,因得了一种见不得强光的怪病而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房间里。

  脾气日渐长,来送药膳的丫头每一次来都得受一顿气。

  被紧闭着的房间门突然被人“咔吱”一声推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手里掌着一盏灯走了进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祁山大王楚天霸,得病女子的父亲。

  他一进门第一眼便瞧见地上缩成一团的丫鬟忙手忙脚的收拾地上的碎碗,脸色一下子拉沉。

  两个丫鬟山大王来也不敢怠慢,于是行动更加麻利,将碗盏收拾干净后赶紧过来施了一礼,轻唤了一声:“大王。”

  楚天霸厌烦地摆手谴她们出去,自己还未走近女儿床前就爆出了脾气,“你还任性到什么时候,不吃药他能好嘛?”

  “不吃!”她两手一环,哼唧着耍性子,“这要又臭又苦,吃了那么久一点用也没有。”

  女儿的话倒也没错,楚天霸平静下来一想,从王城抓了那么多女子试药,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样——失败。

  他叹了口气,双手负在身后,注视着女儿映照在床帘上的影子,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他不说,女儿更难以抑制住内心的不满,破口就骂道:“那都是些什么狗屁药师,纯粹是一伙儿酒廊饭袋,江湖骗子……”

  楚天霸只觉耳边一阵聒噪,就犹如蚊子在耳边盘旋,嗡嗡的串响。

  这急性子谁受得了,若眼前不是亲生女儿指不定真要被他当成蚊子一掌拍死。

  纵使这两个道士再怎么无能也是他亲自请上山的,再说这汤药才做了半个疗效,说不定做完整个疗效着病就好了呢。

  “你也别埋怨了,若不是这两位药师,你还能坐在这儿使性子?”

  他顿了一秒,继续言道:“爹相信他们很快就能研制出克制住你身上那种怪病的药,前提你得振作起来,乖乖听话吃药。”

  父亲一心维护药师,她一听心里又不乐意了,“等他们研制出药,只怕我的坟头都长满青草了吧。”

  “你这孩子怎么又胡言乱语!”他恨铁不成钢的将负在身后的两手一甩,恼羞成怒地出了门。

  林子这一头,马车仍是不急不缓的驱动着,仿佛车内装着的是一件易破碎的宝物,需得小心翼翼的行驶。

  荣侯暗中一路跟着,毕竟马车走得不快,能跟踪的速度也只能比作在自家院子玩捉迷藏一般。

  这条路他还是头一回走,虽然不大看得清四周的景致,但这类陌生的气息绝对错不了。

  若不是怀疑这伙人跟掳走王城年轻女子的事件有牵连,凭借自己尊贵的身份,

  这时多半是在书房看看书,吃点小点心,又何需在此处受苦。

  前面的林子越来越密集,浅淡的月光难以透过密夜撒下,唯有那辆马车前挂着的两盏灯光散发出微弱的光。

  他滞住脚步,蹲下去随便捡起棵竹枝在泥里画个简单的符号,每隔个一二里路便会在路边这样做。

  起身时,马车似乎比先前的速度要快上许多,他想也没想就加急脚步赶了上去。

  虽然四周的景象看得迷糊,但凭感觉是可以感受的到。依照走势来看,他们应该要往上山去。

  眼看就要跟上的时候,发现那辆马车已经停下,四周不知什么散发出了的气味,闻之头晕沉得紧。

  马车在他的视线中重叠出四五个副本,直到完全陷入黑暗。

  再醒来时,四周已是另外一番景象……

  中间闲置着一顶丹炉,炉口溢出大口大口的雾气。

  洛汐就绑在他身边的一棵柱头上,因醉得厉害,满脸红晕未散。

  “洛汐姑娘,洛……”

  他呼喊无效,欲起身时才自己和洛汐处境一样,身上被结实的绳子绕了好几圈。

  试着挣脱,结果却是徒劳,绳子实在绑得太紧。

  而当此时,外面有人边笑便奉承的走着,声音立此处越来越近,“大王尽管放心,这次的药引子绝对能把小姐的怪病治好。”

  门打开的一瞬间,一束强光刺得他迷了眼睛。

  没想到一阵昏迷,自己却在这儿待了一夜。

  一个体魄健壮的男子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两个人道士打拌的人。

  立于二个道士间的人便是在这山头称王称霸的山大王楚天霸。

  他挥了下手臂,接着便有人将房顶上的天窗徐徐拉开,黑暗的房间一下子亮堂起来,宛如点亮百盏明灯。

  这炼丹房的布置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四周全是铜墙铁壁,四处没一扇窗,这道天窗和那倒道大门是这黑暗的房间里唯一的光明。

  楚天霸面露凶恶,径直的朝南荣皓走来,审视罪犯一样在他身上审视了一遍,侧脸问身边的人,“他就是那个鬼鬼祟祟跟踪齐胜的人?”

  旁边的人点头应道:“回大王,正是他。”

  他转过头来,目光变得更加凶恶,比晴空翱翔着的雄鹰的眼神更加凌厉,“你是何人,跟踪本大王的人有何目的,说!”

  纵使他的面目十分狰狞,冷可倾冰霜的南荣皓也不是一个轻易动摇的主,他的目光十分镇定,又带有深深的嘲讽,“一群山野土匪也竟敢在这称王称霸,胆子还真不小。”

  楚天霸身旁的两个道士的男子吓得一愣,这人真是不简单,成为阶下囚还敢如此嚣张?

  楚天霸久居山头,却也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往往碰着这等不易屈服的人越要探清底细。

  看他衣着打扮富贵,他已料想此人身份不简单,少说也是个官家子弟。

  他没必要再自讨气吃,转眼即将目光转到迷迷糊糊的洛汐身上。勾起她的下巴,坏笑道:“抓了这么多女子,倒是头一回见到这么标致的。”如欣赏什么宝物一般的欣赏着洛汐。

  南荣皓可是聪明人,他看得出楚霸天的虚做声势,表面是对洛汐有意思,实则是在洞察他的反应。

  他心里做出猜想,若自己为之所动,那么眼前这贼人定会越来越得势,指不定会让自己求他什么的。

  只可惜面对坐怀天下不乱荣侯来讲,他的如意算盘算是打错地儿了。

  他见南荣皓始终不为所动,也没必要继续保持下去,拿开手也就气馁了。

  想着女儿遭受磨难的事实,只好点到为止,把气尽量往肚子里面咽。

  “两位药师不必再等,开始炼制秘方吧。”

  他愤恨甩响衣袖,临走时不忘转眼斜睥了南荣皓。

  两个道士恭恭敬敬拱手一拜,均以行礼默应,直到楚天霸彻底消失在炼药房。

  “这丫头睡得挺沉啊!”

  长胡子最先起身,冷眼瞥着昏睡的洛汐,哼笑着打趣道。

  蒜头鼻道士听他这么一说也顺眼朝同一水平线方向探去,沉声道,“不急,等迷魂散药效一过,睡得再沉也有办法让她苏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