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狼狈,坐如泰山
兰昭壹梦2020-07-31 10:413,190

  洛汐是被人用冷水泼醒的,冰冷的水冷到刺进骨头。

  她想这应该是她此身最狼狈的时刻。

  冷水浸透全身,水滴顺着飘逸的青丝一滴接一滴的滴落,顺着额头,脸颊流到嘴唇上,吸入口中,她能清醒尝出那水的味道,和汗水一样,咸咸的。

  脸上的红晕由深变浅,神志由模糊到逐渐清晰。

  不过因为这盆倾盆而来的冷水泼过得过急,害得她因扛不住冻而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旁边的南荣皓稳如泰山,闭目养神,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不过她起先最再意的不是这个,她在意的问题是这是哪儿,她不是在百里茗香阁与一伙儿新结识的朋友喝酒么,怎么会被绑在这儿?

  一连串的问题在脑袋周围画上了一排排问号,可惜无人回答。

  她狼狈的抬起头,泼她的人是一个身着道服的人,长胡子,牛蛙鼻,核桃大的眼睛。

  “你是谁?”

  那道人将盆往身后一扔,拍了拍手,笑道:“这里是云雾祁山,也是你的葬身之所。”

  “葬身之所?”洛汐一脸不可思议,“我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凭什么杀我?”

  “这可不是有仇无仇的道理,要怪只能怪你运气不好,栽在我们手里。”

  回答洛汐问题是另外一个人,穿着打扮和先前那人一模一样。

  只不过他的身形偏瘦,道服有些不合体,穿在身上空得直接像挂在竹竿上似的的。

  有种不好的预感扑面而来。

  不过洛汐也不怕,自己好歹也是只修炼过百年的狐狸,哪有那么轻易认怂?

  “你们抓我来做什么?”

  她的目光透射出一股不可抵触的力量,那么明亮犀利。

  瘦道士笑得尤为狡黠,简简单单的回应了两个字:“试药。”

  闭目养神的南荣皓一听到这缘由便睁开了眼睛,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在怎么安如泰山也不能保证不动摇。

  自己在这儿被绑了这么久,他俩从未在他面前提及拿他试药之事。

  很明显,他们的目标是女人而不是男人。

  南荣皓一下子联想起王城那些无端消失的年轻女子,脱口道出猜想,“莫非王城消失的女子跟你么有关?”

  几乎三人的目光同时落到南荣皓身上,尤其是洛汐那震惊的眼神,只差没有当场掉出来,“你怎么会在这?!”

  她发誓她刚才真的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熟悉的人陪着。

  南荣皓一脸无语,自己的存在感居然这么低?

  他承认他没有宽广如澳洲草原的胸襟,很难接受这盆刺骨的“凉水”泼到自己身上。

  那两个道士打拌的人似笑非笑,不知道夸他聪明还是骂他苯。

  若是不聪明也不会这么快联想到王城女子失踪案,若是聪明又岂会不计后果前来自寻死路。

  他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一人端碗,一人拿着勺子在从热气腾腾的丹炉搅拌,然后从里面舀出两勺不知什么东西的东西。

  瘦道士笑得多么阴邪,比寒冬来的风雪还要凛冽。

  洛汐看得很清楚,碗里的东西又黏又绿,很像绿豆汤,却散发着一股恶心的刺鼻味。

  他该不会要给我喝这个东西吧?太恶心了。

  “你,你们别过来!”洛汐将头扭向南荣皓被绑的这一头,脚不停的乱蹬。

  瘦道士邪恶的目光盯得那么紧,恶魔般的爪子捏起洛汐的脸都变了形。

  闭得死死的嘴被他折磨着捏出了个椭圆形的“O”。

  她有能力把她的脸捏得变形,却没那本事将洛汐奔在一侧的脸轻易拉正。毕竟一只手里还端有东西,他使不得太大的劲儿,只好叫了另外一个道士当帮手。

  本姑娘好歹是北灵岛的二公主,你们这两个凡人太可恶了。

  她几乎被逼到忍无可忍的境界,缚在绳子底下的手指拼命的聚集法力。

  熟料这伙儿挨千刀的人对她做了什么,害得她连最基本的妖力都聚集不上。

  在另外一个长胡子道人的帮忙下,她始终还是被迫喝到了那又绿又黏又苦又恶心的汤药。

  洛汐挣扎得厉害,鼓起劲儿闭上嘴,灌得过急的汤药从嘴角溢出。

  顿时只觉一股热流顺着脖颈往下流,如沾了黏糊糊的糖水,将衣衫与皮肉粘住。

  在这两个臭道士的压榨吓,她十万个不愿意的喝了半碗汤。

  瘦道士笑得一脸得意的挑了挑眉,“臭丫头,在我们兄弟面前犟,你还嫩了点。”

  另外一个大胡子道士也蹭热度大笑,“能喝到我们兄弟两个炼制的独门药汤那是你的福分,别人求也求不到了。”

  哈哈哈……

  凄凄冷冷凄凄的黑屋子里全是这两个臭道士恶心的坏笑。

  洛汐已面色吐青,脑子重如石塞,喉咙里仿佛含着一团火,只能迷迷糊糊的看着两个道士渐行渐远的背影。

  这样的感觉不知持续了多久,但她确定现在已经清醒。

  耳边佛来一局冷冰冰的话,问了声:“你没事吧?”

  洛汐使劲咽了口唾沫,喉咙里方才顺畅了一些,但想起那绿得恶心的东西,又止不住想吐。

  此时她只想用无语的眼神瞪着他,向他表达这么一句:“你看我这样子像没事的嘛?”

  看着她被那两个臭道士欺负,也不吭一声,仿佛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一般。现在怎么知道关心了,这不摆着是虚伪么?

  洛汐越想越来气,干脆不理会他,把一切想发泄的话又咽进了肚子里。

  果然,他又冷淡下去,就好比“早吃西瓜,晚穿棉袍”的气候,就这副德行。

  他们互相谁也不打扰谁,谁也不知道谁此时再想什么?

  可能一致的都是盯着那会漫出大口大口烟雾的炼丹炉子发呆。

  什么云雾祁山,闻所未闻,抓他到这儿干嘛,大概就是来这儿免费品尝那绿得恶心的汤药。

  那捉他来干嘛?难不成目的也是一样?试药来的?

  不对呀,他不应该是在荣侯养尊处优的待着嘛,怎么会被抓?

  再说荣侯府戒备森严,他好歹懂些功夫,不可能就这么容易中招吧。

  洛汐左嘶嘶没想通,右嘶嘶也没明白,弄了半天才将道理整理出这么一条:自己修行百余年,身怀绝技不也被捉了嘛!

  她再次醒来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在没有开天窗的情况下,这儿几乎是半个黑夜。

  迷迷糊糊睁开眼,有个人影在前面恍来恍去,手里提着一盏灯凑过来,洛汐还没看清他就已转身面向一旁,“老弟,看来我哥俩的炼药术是越来越有长进了啊?”

  被他遮住视线的人还没等他沾沾自喜尽便从他手里抢走灯笼凑了过来。

  这回洛汐通过明盏总是将他看清,样子一点儿也不新鲜,牛蛙鼻,长胡子,核桃眼。

  来着除了这两个臭道士也没有别人。

  “你又想干什么?”

  洛汐几乎是放开嗓门在大呼小叫,空荡荡的黑屋子里装满了她的嗓音。

  长胡子吓得一愣,换一只抹了抹脸上的标点,傻呵呵地观瞧着洛汐,嘴里絮絮叨叨,“气色好,眼睛亮如星辰,皮肤光泽有度,脸盘不胖不瘦,恰到好处,想象我们这几日风里来雨里去,跌跌撞撞还是败了这么多次,这回终于………”

  说着说着也不知怎么的,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

  洛汐别的没有听懂,唯有一点是通过观察得出来的结论——他哭泣的样子真的很难看。

  “好了,别哭了,取碗盛汤,咱替小姐亲自送去。”

  她挥袖擦干净眼泪,把灯笼还给廋道士,按他的吩咐做去了。

  好不容易睡着,就因他俩神出鬼没的一扰,她这次是真的很难闭眼。

  懒懒得将脑袋扭到一侧,勉勉强强能看清他的侧脸。

  周围的黑暗更像素描中的阴影部分,而他的侧脸更是因为有了这部分阴影才显得更加立体。

  也不知这样的人为什么螚修炼出“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境界,明明很多人都很难以接受的环境,在他这儿怎么可以做到这么平静?

  洛汐自是怎么也想不明白,思量片刻后便已放弃,将精力聚集到法力上。

  她试着调平呼吸,聚精会神,手指尖汇集了一股可以操控万千生物的力量。

  “这该死的臭死丫,活该变成个见不得天日的大丑鬼,仗着自家爹是个山大王简直就是目中无人。”

  “好了,你少说两句,咱们还在人家地盘上,忍忍就过了。”

  又是那两个臭道士!

  洛汐差点因分心而差点伤到自己。

  门不知被谁一脚踹开,一股浓烈的“炸药味”袭来。

  皎洁的月光撒下朦胧对光辉,如墨般将踹门人的影子泼洒在地。

  天晓得他俩一去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回来时脸一阵红一阵绿的,依着灯笼放出的光辉,硬是只能看出他俩脸上的颜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