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袒护,断绳出逃
兰昭壹梦2020-07-31 10:413,333

  洛汐注视得入神,笔直如杆的视线可以说完全没有发生过偏离现象,直到那那两个提着灯笼的道士坐到可以登上炼药炉炉口的悬梯之上。

  他俩端着药汤去时脸色僵硬,双双凝着气息,显得沉重,即便再怎么不会察颜观色的人也能看出他们当时带着的是一种“姑且再试试看”的心理。

  正可谓去时便没抱有多大希望,来时一脸失望也见怪不怪。

  “为了这臭丫头的怪症都不知用了多少名贵药草提炼药汤,你说怎么就……”

  长胡子道士垂头丧气的哀怨,“再这么下去,我兄弟俩的圣医之名可就真的要毁在此处了。”

  他的话倒像是当头棒喝,一棍子敲到了另外一个道士的心尖坎上。

  可惜他也没有办法解决当前问题,能想的也想了,能做的也都做了,结果不如人意又能如何?

  无非也只能像他那样无可奈何的抓头。

  不过他显然不像他那么关心什么圣医的医名,反而是担忧着现在的处境。

  在众人看来这两人的身着打拌明明就是两个潜心修行的普通道士,怎就跟圣医扯上了关系?

  圣医二字乃是对重德高望重的医者的认可与赞赏。自西岳建国以后,唯有得到天子钦点之后方可担起二字含义。

  此时甭说不解其意的洛汐一脸茫然注视着他俩,就连两耳不闻窗外事,风雨不动安如山的荣侯南荣皓目光中都带有几分诧异。

  过了好一阵,长胡子道士才侧过脸来沉重道:“看来我们只有上一趟黄山求师父他老人家指点迷津才能解决当前问题。”

  “师父?我说你这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你忘了我们早年就已被逐出师门,现在哪儿来的师父?”

  身旁的道士一听直接炸了锅,差点没爆跳起来,完全没控制住如雨雾般洋洒在灯晕中的飞沫。

  遭唾沫突袭的长胡子道士满脸嫌弃地抹了一把脸,抱怨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有本事就拿出个主意来好了。”

  “我……”他要是有办法根本不用在这儿烦恼。

  看来这两个臭道士已经没辙了,倒不如……

  洛汐心里一亮,连忙清了下嗓子,趁热打铁道:“我说两位大师,你看你们这药也找人试过了,留着我们也没有什么用处不是,要不把我们放了,这样绑着怪难受的。”

  空气霎时陷入死一般的诙谐,正苦恼着的两个道士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在她脸上凝聚起来。

  愤怒、冲动、魔鬼杀人时流露在脸上的狠戾。

  洛汐利落闭了嘴,不一会儿直接将心里藏不住的话如数抛出,鄙视道:“再好再珍贵的草药有什么用?治病当然得讲求对症下药,像你们这样乱配药方都会奏效,那才是真的见了鬼了呢。”

  长胡子底线彻底击破,三两布跨足过来,鹰爪死死掐住洛汐脖颈,怒嗔道:“不知死活的臭丫头,我们如何救人还需要你来教?”

  实话实说而已,敢问哪里错了?

  即便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也照样这么说。

  “住手!”

  风吹雨不动地南荣廷总算良心发现,见洛汐被掐得要断气,开金口斥了一声,侧过头将怜惜的目光投向了她。

  洛汐有些小感动,本以为他会为帮自己,怜香惜玉道:“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有种冲我来!”

  谁想他脑子像抽了风,故意激怒对方, “与其这样折磨还不如一刀杀了我们。”

  洛汐虽然被长胡子掐得痛苦,眼珠子却很努力地移向南荣皓,他的神情是那么坚毅凌厉,和面对敌人围攻是一模一样。

  这人还有没有良心,为了采药替他疗伤惨遭毒蛇咬了几口,他不想着报答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想拉她个陪葬。

  洛汐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越想越来气。

  “怎么?这么快就心疼起来了?”

  长胡子笑得狡黠,这丫头越是有人在乎就越有利用价值,折磨起人来更带有劲儿。

  南荣皓将侧过来的脸又摆回原位,目光直直的注视着前方冒着雾气,在微弱的光圈中回旋。

  长胡子见他不理睬,自然没了刚才的盛气凌人的气势,反而与他谈条件来,“放心我不会让她就这么轻易死去,只要你低头求我我便暂且饶了他。”手的力度在谈话间有了些许分寸。

  他刚才不还是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现在怎么……

  洛汐方才想着他是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谁料到他这么冷血无情。

  他是谁?

  帝王贵胄,西岳国堂堂的南荣侯。要他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子向一个真不真假不假的道士求情简直痴人说梦!

  “求你?”讥笑如怒涛拍岸,“本侯到是想找那么一个有资格要挟本侯的人,可惜她与本侯不熟,还不足以令本侯为她丢掉尊严。”

  “宁可为她受皮肉之苦却不肯为她丢掉尊严,有点儿意思。”

  大胡子咬牙切齿的瞪眼,捏着洛汐脖颈的五根指头越嵌越深,“那你就眼睁睁看着你心爱之人如何在我面前香消玉殒的吧。”

  愤恨间,手上的劲儿明显比原来高出数十倍。

  这哪儿是救命,分明是在无形间撒了一把死亡催化剂。

  洛汐顿时感觉整个狐狸脑袋都缺了氧,绑在柱子上的手指尖在威胁汇集出一股力量。

  门外突然被人用灯火点亮,微暗的灯火在这片漆黑中融合,犹如夜幕中能晕染出夜色朦胧的婵娟。

  “二位仙长在里面吗?”

  长胡子掐着手的手缓缓松开,侧头望了一眼门外的人,惊疑的目光接着投向台阶上一样表情的道士。

  同时,洛汐因受迫害而凝聚在指尖的妖力也在松弛下收去。

  “何事?”台阶上的道士问。

  从那巴掌大的灯光中传来回应:“大王请二位仙长到忠义堂,说有要事要议。”

  “你先去禀告大王,我二人随后就到。”

  “是。”

  巴掌大的灯光如同风吹灭了的蜡烛,话音干脆一落,屋内瞬间恢复了先前的黑暗。

  “你说都这么晚了,那老东西找我们会有什么事?”台阶上的道士沉重地起身下了悬梯,带着不解的语气问。

  长胡子捋了捋胡须,十拿九稳的道:“他找我们还能嘛,要我看无非就是要咱们提前做好打算明日要上哪儿采集新的灵药为她女儿治病。”

  “采什么药用不得这么急找咱们?”身侧的道士不以为然,眯着的眼中散发着睿智的光,“方才来通报的人说有要事要谈,老头子向来性格直爽,向来都是坦白缘由后让我们去出对策,这次恐怕没那么简单。”

  他这么一说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长胡子恰恰听他说完这心情霎时同他般沉重起来。

  墙外的风离奇的大,狂风肆意的拍打着窗扉,差点儿没将埋在地里的树根连根拔起。

  暗无天日的炼药房中冷气尤为逼人,时不时回旋着雨滴滴落在地面而激起的空灵之音。

  洛汐再次从寒冷中冻醒,瘦弱的身子在这股阴冷的气息中战栗。

  若论严寒,北灵岛丛林境外的天气比起此处不知要恶劣到多少倍。

  她出生于北灵,自小拥有抗寒的体质,自然不惧严寒。之所以变成这样还得怪喝了那两个道士炼的药汤,这两日来一到时辰就昏昏欲睡,满头冒冷汗,几乎浸到骨子里。

  好不容易睁了眼,眼前却只能见到一束倾泻到炼药炉内的光。侧头看向捆在一侧的南荣皓,奈何因室内着实太暗沉,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不过在这个不知是什么时辰的时辰,他大概已经睡着。

  一直被困在此处也不是办法,得尽快逃出去才行。

  恩人没找着,自己倒先死在一窝土匪手里,传出去岂不是让世间生灵看我北灵狐族的笑话。

  心里想逃出去的欲望如同铁与空气中的氧气在发生化学反应。

  之前怎么也聚集不了灵力,现在指尖如同放在燃烧着的烛灯上炙烤,不想拿开也不行。

  洛汐开始聚精会神,把心诀默念了一遍,弹指之间只见捆绑于身的绳子全然化成灰烬落地。

  她脸上满意一笑,拍拍手起了身。被这无情的绳索绑了好几日,手脚都开始不利索了。

  总算是恢复了法力,既然解放,接下来就是逃跑!

  左腿子刚向前迈出一小步,徒然间才想起南荣皓还被绑着。真是兴奋过头,差点儿没将他给落下。

  于是赶紧凑到他面前出声将他唤醒。

  这儿怎么说也是土匪的地盘,自己有多大点本事儿心知肚明。

  怕引来外面巡逻的匪徒制造麻烦,只好压着声唤他。谁知这人在这么恶劣的环境还可以睡得这么死,连续轻唤几声也不见反应,只好改用手掌拍他的脸。

  殊不知这人一向最忌讳别人打脸,随即给了洛汐一句猝不及防的厉斥,吓得她惊慌失措捂住他的嘴,提着胆子窥探着门外动静,直到确定没人闯入才松开了手。

  解着绳结与他道:“这两个臭道士若回来肯定免不了又要受一顿折磨,所以我们必须马上逃离开这里。”

  南荣皓睥睨着他,心里正好奇,她一个弱女子是如何将绳子解开的。

  还没等他做好起身逃离的准备,洛汐粗鲁而利落地提起他的手臂将他一把拎起就往外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