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杀心,为难之意
兰昭壹梦2020-07-31 10:413,258

  彼时,忠义堂中塞满了压抑的气息。

  那两个道士相视须臾,各自将头埋下,室内安静异常。

  楚天霸负手而立,看不出情绪的眸子眺望着窗外的星辰,风势已稍稍得到缓和,囊发在细风微拂中淡淡飘舞。

  “二位仙长考虑得如何?”

  终于,楚天霸开口打破了这片死寂。

  长胡子道士咽了口唾沫来解救干涸冒烟的嗓子,侧头看了蒜头鼻道士一眼,似笑非笑的抬起头道:“大王你看,为了小姐的怪病我兄弟两可谓废寝忘食才熬到今日,这说走就走,恐怕……”

  楚天霸原本平静的眉宇间拧成一股,他虽然不是什么一统九州的王,既然占领了这云雾祁山,怎么说也是这一山之主,威严上当然不能输给一般人。

  “二位仙长的良苦用心本王都看在眼里。”他负手转身凝视那两位道士安抚道,“当然了,天下免费的午餐,这该得的报酬本王一粒籽儿也不会少。”

  “这……”

  长胡子道人显然对楚天霸的打发存有不满,本想说着什么来解开心中之结,却被旁边的蒜头鼻道士打断。

  “多谢大王多日来的照顾,我师兄弟二人感激不尽,这银两还请大王收回。”

  他没在意二人诧异的目光,沉重躬身拱手一拜,继续言道:“没能治好小姐的病是我师兄弟二人的无能,但这几个月我二人确实费进了不少心力,还望大王网开一面放过我们。”

  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与楚天霸相处的日子里他是什么为人他是最清楚不过的。

  此次被抓来试药的女子皆已变成一堆白骨,而他师兄弟二人又是同谋,以楚天霸多疑心狠手辣的性格,以防他们下山以后泄露机密带来不利,取他们性命也不是没有可能。

  蒜头鼻老道正是料到这一点才不得不做好防患于未然的心理。

  楚天霸不解的皱了眉头:“陈仙人此话何意?”

  蒜头鼻看得出他已理解此话的意思,这语气明显是在明知故问。

  “大王请放心,下山后我俩就隐居深山从此不问世事,绝不会对云雾祁山和大王不利。”

  楚天霸嘴角轻挑,哼笑了两声,“时候也不早了,二位仙长收拾好就尽快下山去吧。”

  蒜头鼻道士谢过,强扯着心怀不满,装了一肚子火气的长胡子道士出了门。

  二人前脚刚出门,暗阁处倏而蹿了一个人影,带着请示的语气向他行礼,“大王。”

  楚天霸语气变得狠戾,“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到?”微微侧头斜觑下属。

  能云雾祁山当上楚天霸心腹,不懂得点规矩怎么可能混得下去。

  “是,属下明白。”

  “这世上唯有死人才能真正做到永远保守秘密。”话语间,十指骨节在弯曲中咔咔作响。

  而另一头,洛汐拽着南荣皓躲躲闪闪间逃到了匪寨后园。

  此处恍若一座被人遗忘的荒院,冷清异常,压根见不着值夜的匪徒巡逻,比起沿途逃过的地方不知松惕多少。

  南荣皓恼怒甩开洛汐紧紧拽着的手腕,眼神似乎再告诉警告她,若不是本侯身陷龙潭虎穴你早该千刀万剐一万次。

  不得不说这人真的很奇怪,明明为他好他却以为你是故意冒犯。

  洛汐以前就常听夫子说什么人心复杂,很难琢磨,起初她一点也不理解,现在总算是真正有所体会。

  “你别用这种眼神瞪着我,若不是我你还被困在那暗无天日的炼药房中了。”

  南荣皓不语,嫌弃的眼神从她脸上一扫而过。

  周围的环境恢复平静,却反倒因为这等平静,忖得不远处的抽泣声越发刺耳。

  这大晚上的怎么还有人在这儿哭?

  洛汐拨开挡住视线的绿植,好奇的目光很自然搜寻起来。她倒是很想知道南荣皓会怎么说,不过这人喜欢假正经,明明也很好奇却要装得风平浪静,云淡风轻。

  两个字概括,虚伪。

  沿着声源窥探了半天,结果连鬼影子都没见着。

  不过着实怪不得谁,这天色着实昏暗,纵使那人只隔两步之遥也未必能看清对方脸上长有几颗黑痣,不过好在可以从啼哭声里判断男女。

  看她哭得这么难过,应该是有什么伤心事,不如过去看看。

  洛汐心里刚有此想法就行动起来。

  反正自己也不熟悉这儿的地形,自己的修为只能助自己逃离此处,可自己逃出去了南荣皓怎么办?

  不管他?

  不行,有悖于自己为人的原则,况且自己本来就是一只没有良心的狐狸。

  出去搬救兵?

  找谁?侯府侍卫?

  行,就算找到求助者,那自己又如何让他们能相信自己说的是真的话?

  带荣侯信物?

  好吧,有信物救兵请来了,可谁能保证他们赶到此处时还能见到一个活生生的荣侯。

  要不是考虑这么多,哪个傻子懂法术还愿意这么蠢蠢的待在这儿受这们多天的欺负。

  “不如我们过去看看?”

  他还是一副臭臭的模样,不过也不奇怪,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她懒得再搭理身边那个虚伪的人,独自动身沿着声源寻去。

  两米开外处,总算见着了人。

  那姑娘背靠着假山坐着,双手环抱着并拢的双膝,整张脸完全埋在腿上,留余的长发散披覆盖了两臂。

  “看姑娘哭得这么伤心,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

  那姑娘对洛汐突如其来毫无防备,暂时止住抽泣,头却照常埋在腿上。

  她应该是感受到这份温暖了,洛汐借助热度继续安慰,“我姐姐常常跟我说,这人一旦有心事的时候千万别憋在心里,憋坏了受苦的只能是自你己,与其这样还不如找个人敞开心扉的说出来把所有的不愉快通通都抛出去。”

  总算没有白费劲,那姑娘缓缓地将压沉着的脑袋抬起,看向她时一那双清澈的眸子如黑夜里会发光的星辰。

  不过她好像看的不是自己,而是绕过自己往身后看。

  看什么呢?

  洛汐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顺着她目光所向的位置转了身。

  顿时傻了。

  南荣皓!

  敢问这人是鬼还是猫?走路都不带一点儿声音的,更可怕的是他什么时候跑到身后的她都不知道。

  她木纳回头看了那女子一眼,再回头看南荣皓。没错,那女子的注意力全都在他身上。

  忙活了大半天,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有些人不是不愿意来嘛……”

  洛汐想着刚才那副神情就来气。

  “放肆!你们是哪里跑出来的下人,跑到此处做什么?”

  那女子回过神来恐慌起身,连忙拉起袖子遮盖住脸。语气虽严肃,声音却因沙哑没有多大威慑力。

  洛汐惊讶得掉下巴,习惯性的侧头仰视南荣皓那张平静的脸,终归还是被冷漠打了回来。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问出离开云雾祁山的出口。

  洛汐呡了呡唇,一开口就被难荣皓无情的打断。

  他可容不得洛汐慢慢跟那女子废什么话,开门见山审问人家:“出口在哪里?”

  洛汐白了他一眼,这哪是开口问路该有的态度,分明就像打劫好么。

  果然,那受到惊吓的女子掩面怯怯退开几步,扭头就跑。

  洛汐正要说些什么,却被南荣皓那星眸一闪给闪忘了。

  只见他轻盈的身子腾空而起,踏着风飞跃几步就赶上女子拦了人家去路。

  “你想干什么?”

  女子再次以最快的速度扬起袖子掩住脸,颤颤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南荣皓逼近一步她要往后退上两步。

  这气氛咋怪怪的,怎么看也像一个遇难女子遇到歹徒的场景。

  “喂!你这样会吓到她的。”

  洛汐实在看不下去,跑到中间张开手臂拦住了南荣皓。

  女子趁着这个好机会机放开袖子转身逃跑,跑时还放开嗓子呼救。

  洛汐心想不好,却见南荣皓已备好一粒小石子朝她飞去,女子没跑上几步就安静立在原地,犹如中了定身术。

  洛汐还保持原来的姿势,见安稳后将脑袋扭了回来,没想到正好对上南荣皓那双嫌弃地看着她的双眼,简短的在脸上扫过一眼,即刻便绕过她直奔女子而去。

  也不知他在想什么,有目的目光在那女子身上打量一遍。

  “过来!”

  这是在叫我?

  洛汐纳闷指着自己,带着满脸疑问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南荣皓看了眼她,命令道:“押着她,我们走正门下山。”

  说着,他负着双手转身就走。

  洛汐压根不理解他是什么意思,难免会因疑问而迟钝。

  果然,她见洛汐迟迟未动而停下脚步,开口解释道:“如果本侯没有料错,她跟那土匪头子是父女关系,他为女儿治病不惜残害这么多无辜生命,此次也定会为女儿的性命放我们下山。”

  咦,这是个好主意呀!

  洛汐心里暗喜不过三秒,另外一个顾虑又涌上心头。

  可万一料错,这姑娘跟土匪头子没关系咋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