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毒蛇,九死还生草
兰昭壹梦2020-07-31 10:412,849

  下过一场大雨的天空无比湛蓝,明亮如窗,蓝如碧海。

  洛汐果然早早上了山,为了替受伤的华衣公子疗伤,她也算是讲诚信,完全是说到做到。

  不过话说这类全生态的地方,方圆几十里没有一户人家,四面环山,树木参差,草丛灌木葳蕤,晨起更是屛雾蒙蒙,几步开外根本看不清地。加上昨夜下过一场大雨,泥土松弛,上山更是步步艰难,走不好随时摔上一跤是极有可能性的。

  没办法,她要采摘的草药偏偏就长在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的悬崖峭壁之上,想着自己懂些法力,自然不会顾及这些险要的因素。

  手里杵着两指粗的木仗一步一脚印的进深山,有了这根木仗当第三只脚也倒好使,一来可以分担劳累,防滑,二来还可以借其打下灌木草丛的露珠,以免露水沾湿裙角。

  其实说起这山采治疗刀伤的草药全凭着一种机缘巧合。

  可以说这位公子的命是真的好,注定不会死在这荒郊野外喂野狼。

  北灵全岛的生灵都知道洛汐在北灵岛上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却独独最怕两样东西:进古檀书屋听夫子授课,姐姐的忠言逆耳。

  可以说没有姐姐的忠言逆耳就没有洛汐入古檀书屋学识的说法。

  巧了,最厌倦课程的洛汐某次听夫子讲学识恰恰讲到了医者,医德与医方。

  洛汐别的没听懂,这医方中关于刀伤刀伤的疗法可谓烂熟于心,毕竟是重点提及。

  北灵岛飘渺于六界之间,遭受千年浩劫,引发雷火之灾无可避免。一旦引发雷火,北灵岛上的生灵面临为难遭受最轻的也逃不过被火烧伤的厄运,狐帝狐后当年就因雷火劫而葬身火海。

  另外一层则是因为北灵生灵的内斗,俗话说得好,牙齿与舌头是亲兄弟也会有打架的时候,何况北灵不止狐族一种生灵。

  洛瑶治国有方不假,却不能细致入微到兼顾到子民私下生活。

  这群脑怒的家伙若动起真格脾气不比人类小,轻则斗法,重则抄兵器,结果一架下来两败俱伤,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

  所以夫子贼用心,当起教书先生的同时还外兼医者,在北灵岛中了好多种草药,什么滋阴补阳的,铁打扭伤的。

  洛汐最记得清楚的草药名唤九死还生草,这种草药能外敷内用,治疗刀伤效果极佳。可偏偏专生长在高高低低的乱石山上,石头棱角锐如刀尖,连生命力顽强的青苔都难生长。每逢干旱时节,枝叶收缩,卷如拳状,由绿转黄,如同死去,但当见得雨露时,它又还魂般地苏醒过来,青绿如初,故而得此名。

  北灵岛丛林境一望平原,自然长不出这名贵的药草。洛汐的记忆一半来自于夫子的憾言,另一半来自医书。

  若不是夫子嗟乎长叹,她也没有那么好奇,更不愿翻览古檀书屋里的医书。

  沿着山道爬啊爬啊爬,总算怕出了这片林子,踏满覆青草的绿地。究竟爬了多少时辰她也不清楚,总之从太阳未东升到日上三竿。

  站也站不稳,头重身体飘忽,捂着饥渴难耐的肚子,难受!

  眼前,一座飘渺的山峰似悬浮,峰顶直入云霄,比她脚下的这座悬崖不知道要高上几倍。其腰间缭绕着一层朦朦胧胧的云雾,好在轻薄,勉强能看清很高的崖隙间的绿植。

  她眯着眼睛看了看,始终没看清那笼绿植具体的模样,从这位置看上去只是小小绿绿的一簇。

  是九死还生草也不一定,不确定下反而多了几分可探性。

  只是,这山峰未免太险了些,崖与峰之间隔着的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没有人知道下面是什么的环境,但唯一可以确定的便是掉下去肯定粉身碎骨。

  洛汐试探着向下叹了叹,收回脑袋连忙拍了拍小心脏,“天啦!这么深!像我这类修为尚浅的小妖掉下去无疑碎成渣。”

  东望西寻,此时没有谁比她更渴望找一件保命符挂在身上。

  洛汐一向胆大,上可参天树上捉蝉,下可冰川临渊捕鱼。如今面对万丈深渊竟然犹豫起来,想初下北灵救阿珂那傻小子时可不是这种气势。

  身怎么就由心了,她心想。

  总之,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扑面而来,阻碍着她想攀岩的勇气。

  眼看着太阳明晃晃的光辉从这头飘到那头,盯着那座直入云峰的山峰足足看了好些时辰,凶到眼酸泪流。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么善良,老天爷才不会轻易让我送命。这是现在她唯一能给自己的安慰。

  深深吸了口凉气再缓缓吐出,兰花形的手掌逆时针一转,一卷手爪绳索幻在手里。

  拿起绳索有爪的一端,圆溜溜在头顶上空甩了一圈,咻咻往对面的山峰丢去,套上高低起伏的石峰上。

  试了试牢固程度,手上套牢了绳子,吊着飞到了对面。

  九死还生草生长的环境需要很高的位置,光飞过去还不行,还得往上爬才能够得着那株神秘植物的位置。

  平时不修行,攀峰要狐命。这下她总算明白夫子面对得之如登天的神草为什么只能长嘘短叹。

  若是她姐姐长公主洛瑶,脚一蹬只怕已经够着了神草,哪还用得着这般吃力的攀爬。

  是九死还生草耶!费劲千辛万苦,抓紧绳索一步步的往上艰难的攀爬,距离那株神秘绿植近了,总算是看清了那株神秘绿植的模样。

  小小的一笼,叶子神似蛇鳞,高约二三寸,每一分叶排列着四列细小的鳞片叶。

  医书上对这种草的记载玄乎其玄,神乎其神,这草还有毒蛇看守。

  洛汐看得很清楚,这周围根本没有什么毒蛇,就连一片蛇鳞都看不见。

  再说就算是真的有,被咬了顶多是疼几下,蛇毒根本奈何不了她。

  她再拉绳索往上攀了攀,直到手能够着九死还生草。

  没想到生长在乱石石峰缝隙里的神草这么好摘,轻轻一抓就是一把拔泥而出。

  就在九死还生草被拔起的一瞬间,一股怪怪的气味刺鼻缭绕。洛汐来不得欣喜就觉头一阵昏沉。

  “嘶嘶!”

  “嘶嘶!”

  ……

  周围全是“嘶嘶”的声音,洛汐头脑越发昏昏沉沉。

  这声音好熟悉,好像是……

  迷迷糊糊间,她仿佛看见一条条吐着红杏子的毒蛇一致朝她游来。红红的一片,仿佛红海波澜壮阔,不断的翻滚着。

  原来书中没有骗人,这神草确实是有毒蛇看守着的,甚至比书中记载的还要厉害,这蛇不仅能用毒毒死人,还会制造障气使人头晕目眩。

  洛汐几乎快抓不稳绳子,只觉身子一步一停顿的往下坠。

  要是一条蛇,咬就咬吧,疼会儿就会会好,这一窝子蛇,什么概念?肯定被咬得体无完肤。

  洛汐奋力的摇晃了下脑袋,勉强清醒了一点,干脆把草叼在嘴里,两脚脚踏着峰面,两手抓着绳子往下逃。

  那窝蛇没那么好对付,在陡峭涯面游走自如,与地面游动的本领相差无异。

  洛汐降下的速度明明很快,眼看还是会被追上。

  她咬了咬唇,紧急下捏了个诀,放出一把狐火,被烤焦的蛇身上冒出一股难闻的焦臭味,坠落如雨,从头顶上一条条落下。

  活着的蛇看到同胞一条条死去,仿佛生出一种誓死为同胞报仇的怒火,加急速度朝洛汐游来。

  来之绵绵不绝,如东海长滔滔不绝的海水,没完没了。

  洛汐修行不过五百年,她很清楚自己的有多少能耐,若继续与这群毒蛇继续斗下去,吃亏只会是自己。

  于是,没有攻击的她只管顺着绳子往下逃。

  毫无防备之下,突有一条毒蛇飞扑而来,落到洛汐手臂上猛的咬了一口。

  头晕,胸闷,恶心……不好的好感觉仿佛全都施加在她身上。

  松开绳子间,身子软弱无力的往下坠,嘴里却毫无动静的叼着那株九死还生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