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浓香,食人妖树
兰昭壹梦2020-07-31 10:413,253

  “哎呦——”

  洛汐落下的过程化作真身落到了一棵畸形的歪脖子树上。

  此树生命力旺盛,扎根在岩石缝隙中,以她的身板完全不用担心树会断掉。

  只是往下看还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抬头看仰视不到入云峰的峰巅。

  洛汐心里呜呜咽咽,都怪这群该死的蛇,害我掉到这种鬼地方,现在好了,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

  绝望间,她憋屈的眼神意外发现对面的山崖上长了一片绿油油的藤蔓,活像一道绿瀑布,从高高的悬崖上倾泻而下。

  妙就妙在这座峰与崖之间的距离不是很远,飞奔两四五步就可以跨越过去。

  洛汐仿佛看了看到希望,失落的心一下振作起来,就连瘪下去的两只狐狸耳朵都竖了起来。

  她鼓足了气,凭借自己灵狐一族的跨越障碍物的本事,酝酿好腿上的功夫一跃而过,触碰到藤蔓的一瞬间,狐狸的两只前腿变成了两只人手,两只后腿变成了细长的人腿,身体和脑袋都变回了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行动似爬山虎,灵动如猴,轻快像飞着的燕子,不费多大的力气和时间就爬到了顶。

  青绿鲜美的草,熙熙攘攘的浅草处生长着鲜艳的野花。

  幸运,总算安全爬了上来,洛汐急着把叼在嘴上的九死还生草拿下,脸颊两侧的颧骨疼得极酸。

  累是不假,不过盯着手上这来之不易的神草,还是露出好看的笑容。

  嘴里哼着小调,沿着上来时走过的那条路沿路返回,幽深的山林里,低矮的灌木叶已在阳光与暖风的恩泽下风干。

  只是不知何时添了一股怪怪的古木的香味,比茉莉和山茶的味儿还要香上几分。

  洛汐放慢了下山的脚步,越想越糊涂,她明明记得上来时没有任何气味,怎么……

  干脆不想,继续赶路,没走上几步,后面窸窸窣窣传来了诡异的声音,像正在干枯的树叶堆里爬行的蛇。

  洛汐停了脚步,眼珠子咕噜一斜,来个旋风扇脸的转头。

  树静,风平,草丛里不见任何风吹草动。

  她奇怪地捞捞头,大概是自己太累了,产生了幻觉什么的。

  于是把头扭转过来,若无其事的赶路,左脚迈出右脚跟上,左脚再迈出,右脚正要跟上,那怪异的“刷刷”声就在这一刹那开始造作起来,甚至比方才的气焰嚣张了半倍。

  洛汐像方才一样扭了头,现象仍是树静,风平,草丛不见任何风吹草动。

  不过这次她并不像刚才那么认为,觉得这还是出自于一种幻觉,而是有法力比她更强的妖怪在作祟。

  她冲着风平浪静的丛林大喊,拿出灵狐二公主的气势,“有本事给我出来,喜欢缩回缩脑,莫非你是东海逃出来的乌龟精。”

  一番不可思议的话骂出来后本以为会有好转,躲躲藏藏的妖孽会沉不住气“嗖嗖”现身,结果连影儿都没见着。

  洛汐心里暗忖:“ 这妖怪一定是胆小如鼠之辈,不然也不会学缩头乌龟。”

  她懒得理会,送药要紧,她觉得没必要更一只胆小如鼠的妖精玩幼稚的躲猫猫游戏,简直浪费时间。

  扭身回到该面对的方向,就在这一刻,万千绿茎藤条宛如游蛇般游来,先牢牢的套住洛汐的脚,再顺着脚曲折的往上延伸,顷刻间已将洛汐裹成绿粽,唯留下一颗完整的脑袋露在外面。

  就是这股香味,比茉莉和山茶花的香味还要浓烈,洛汐刚进来时便是闻到了这股古树香油般的气味。

  洛汐用力挣扎也没本事将这束缚得紧紧的藤条扯断,只能任由疼条将自己转着圈儿的转到巢穴。

  树,一棵靠藤条捕捉猎物的树,如山洞般漆黑巨大的嘴,两鼻扁而肥硕,两只铜锣般大小的眼睛不闭不眨。

  树干不是很粗,两人手拉手就能环抱,到是满枝覆盖着茂密青绿的枝叶,活像一把晴能蔽日冷能遮风的雨伞。

  周围数十步才长着其它的树,仿佛出自畏惧,都生长得远远的。

  不过恰恰是这些没有生长的有树的位置长满了绿草和野花,甚至还有蝴蝶偏偏起舞,给人的感觉并不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死亡之地。

  洛汐便是被藤条绑到了这儿,视线已在旋风一般的旋转中变得天昏地暗。

  藤条像退了潮的潮水,一波接一波的退回树的根部。

  洛汐一阵想吐又吐不出秽物,无力的斜坐在这片绿草地上,头晕目眩的看着这棵诡异的树妖。

  它张开山洞般的大嘴哈哈大笑,树长得丑,笑的声音却像山涧淌下的清泉那般甘甜,分明就是一个十七八岁的俊朗青年该有的磁性嗓音。

  “我吃过这么多女人,还是头次见到像你这般标致的美人儿,好心动,本树突然有些舍不得下口了。”

  妖树满眼冒星星,曲下两根枝丫做手,很陶醉似的捂住自己那不知道是心还是什么的位置。

  洛汐被他吓了一跳,期期艾艾的道:“你还会吃人?”

  妖树耀武扬威,耸耸头上繁密的枝叶,“当然,不过我要强调一下,我只吃女人不吃男人。”

  洛汐第一反应便是低头朝着自己的上身看了一眼,愣愣抬头问了句:“为什么?”

  妖树没有表现得不耐烦,反而越发喜欢洛汐现在这害怕中又带有几分可爱的模样。

  它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沉稳道:“我是男的,体质属阳,要想练就滋阴补阳之效,达到阴阳协调的效果,所以肯定要吃女人啦。”

  正说着,铜锣大的眸子里闪烁着可怜兮兮的光,“只是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别说一个女人,就是一缕鬼魂都没看到。”

  洛汐暗自里偷笑,“搞半天是个没开个荤的小树妖,看来能力也不怎么样,否则怎么连我身上的妖气都感应不到。”

  “喂!我说你怎么还笑得出来!你不怕我吃了你么?”妖树正经的道。

  洛汐显然没有方才的害怕,反而胆大起来,“我不是你说的女人,你也不能吃我。”说完,她已卖着关子走到妖树面前。

  妖树显然很不服气,“本树想吃谁就吃谁。”他曲下来当手的枝条指向一边,“你看到那些蠢树没?他们都很怕我,怕我吃了他们,所以都不敢靠近我,连生长都得把头压得比我低。”

  洛汐白了他一眼,“你不应该问问我的来头吗?”

  妖树不屑一顾的噗噗大笑起来,“你能有什么来头?”

  洛汐清了清喉咙,环着手有模有样的道:“你听着,我乃是北灵岛丛林境的二公主,狐帝的二女儿,当今长公主的亲妹妹林洛汐。”

  妖树听得认真,树皮脸上显露几分震惊,洛汐正得意着,却见妖树突然摇摇头上的枝叶,一脸无知的说:“不知道。”

  洛汐有些尴尬的涨红了脸,“那北灵岛呢?北灵岛你应该知道吧?”

  妖树配合着做思考状,结果还是摇头都肯定自己不认识北灵岛的事实。

  什么?洛汐简直不敢相信,极北之地的北灵岛何其闻名遐迩,就连人界都传得沸沸扬扬,它居然说不知道?

  洛汐无语的哼了一声,突然间想起躺在山洞中等待她救治的华衣男子。

  摸了摸怀里幸在的九死还生草才顺了口气,苦笑道:“好了小树妖,今天我还有事就不陪你玩了,改天有时间再来看看你。”

  洛汐转身,可前脚还没跨出一步,接着就被藤条捆住了脚。

  “你是我好不容日抓回来的,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话音刚落,又有藤条游过来捆住了她的腰,如一阵旋风似儿的将她拉到妖树根前。

  如同蛇一般的藤条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爬来爬去,痒丝丝的,像一只恶魔的手掌在她身上任意抚摸。

  继续挠啊挠啊挠,洛汐哭笑不得,直至眼角落出笑哭的泪。

  妖树骄傲的显摆起来,“怎么样,知道本树的厉害了吧?”

  “你到底想怎么样?”洛汐哭笑不得的问。

  “想怎么样?”妖树想了想,树皮脸上露出坏笑,“看你长得不丑,尚配得上我的花容月貌,不如留在这林间与我做一对快活妖精如何?”

  洛汐直接不笑了,而是哭着道出心中的不服,“你这个死树妖,根本不懂什么叫做感情,本姑娘才不会在这儿浪费我的青春了。”

  挠痒的藤条一致停住,一根根从洛汐身上退了回去。

  得意着的树妖变得随和起来,憋屈的道:“那我问你,是不是我弄懂了什么叫作感情你就会答应我的条件?”

  洛汐没有当场回答,心里想着其实自己也不太懂。

  “可能会吧。”她不确定这样说是否正确,不过最后还是毫无想法的说了。

  树妖形同死灰重然,“那好,我今天就放过你,等我修成人身,学会什么叫作感情后我就来找你。”

  洛汐苦笑着看了他一眼,趁着他放松警惕赶紧离去。拙劣地走了两步,还是因他突然开口吓了一跳。

  “哎,你方才说你叫什么来着?”

  洛汐恨树难成钢地与他道了自己的名字——洛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