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路过,替嫁新娘
兰昭壹梦2020-07-31 10:412,810

  月色朦胧,冷如银勾,飞檐四角的楼台之上有着“一览众山小”的壮阔之景。

  此时的楼台上正有一个在眺望着夜城景色的男子,五官如雕刻般立体,两眼平静如秋水,好看得无可挑剔。

  一身合体的玄色长袍,宽大的衣摆在微风徐徐中轻舞,负手而立,尽显玉颜公子之风。

  “侯爷,这里风大,你的身子还未完全康复,还是回到里面休息吧。”立在身后的佩刀侍卫躬身沉稳道。

  距离隔得很近,他的声音很干脆,侯爷没道理没听见,只是……

  良久,他才将定格已久的眸子稍微闪烁了一下,毫不在乎的道:“不过一点小伤而已,无碍。”

  侍卫的脸上闪光过一脸无奈,想着总不能硬把侯爷了拉回去,碍于身份只好低沉着应了声:“是。”

  侍卫口中的侯爷乃是当朝国君南荣廷异母同父的弟弟南荣皓。

  一年前亲领西岳精兵讨伐子宁国,取下敌国首级,名振天下。

  敌国余孽为报亡国之仇乔庄混入西岳,得知荣侯行迹,化成黑衣杀手埋伏通往姑苏城的途中。

  寡不敌众下,手下侍卫无一人幸存,就连自己都差点遭人毒手。

  现有的这批手下还是昨夜收到飞鸽传信,八百里加急赶过来护住的。

  他虽说死里逃过一劫,也不见他从中体会到生命的珍贵性。

  “吩咐下去,明日辰时启程回王城。”

  侍卫顿了一下,“可侯爷伤势……”

  “无碍。”

  南荣皓始终如一保持着原本的倔犟,似乎没有人能够轻易动摇的他的决定。

  侍卫又是一脸无可奈何的回了句:“是。”

  显得心事重重,有着不知当讲不讲的为难,南荣皓斜睥时见他躬身迟迟未起,料定他有难言之隐。

  “有什么事就说吧。”荣侯不看他,继续眺望姑苏城的夜色。

  侍卫稍稍酝酿了下情绪,坦言道:“侯爷离开的这两日,王城发生了一件怪事,短短的期间,城里竟然有十二名年轻女子无端失踪。”

  “喔?”

  荣侯略带好奇转身,眼眸微垂,酷似在思考些什么问题。

  艳阳高照,毒光灼灼,两行林茵避暑的黄泥道上喜绸颜色炫眼夺目。

  一大伙儿人慵懒聚苍天大树之下,旁边还停留着这一顶大红花轿。

  洛汐正巧经过这里,远远便瞧见了这一片通红的景致。

  昨日好不容易摆脱了难缠的树精逃回了夜宿过的山洞,本打算处理好华衣公子的伤势后好好睡上一觉压压惊,谁知道她回去时只见洞里仅有一堆还没燃尽的柴火。

  华衣男子身上有伤,这方圆几里不见一户人家,山头难免遇见豺狼虎豹类的猛兽。

  洛汐越想越担心,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就赶紧转身出洞找人。

  从夕阳西下找到夜半阑干,硬是一晚上没有阖过眼,现在才恍恍惚惚,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

  虽说前面是喜红一片,却没有一丝欢天喜地的气氛响起,更有人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毫不顾忌形象,若不是有份喜绸忖着,怕是有人会误会他家刚死了亲人。

  洛汐暂停了脚步,一脸好奇的望着前面的一片红,她虽然不懂得凡间成婚是什么个道理,却也听过同族的朋友与她说过,成亲是一个人一生最幸福的时刻。

  这时她却懵了,既然成亲是幸福,是一种快乐,为何这些人懒懒散散,还有人像奔丧事似儿的大哭大闹。

  好奇的心理容不得她继续站在这儿空想,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

  这时她方才看清那位坐在地上哭闹的大婶长着什么样。

  臃肿的身材,一张盘子脸,青灰色的眼妆,浓厚的粉底,红如烈焰的唇角左上端还有黑小指般大小的黑痣。

  还没等洛汐开口问明缘故,一个个如同防贼似儿的眼光通通洒落在洛汐身上,盯得她好生不自在,赶紧下意识往身上琢磨了一番。

  跪坐在地上的大婶停了哭声,用随身携带着的粉红帕子抹了眼角的泪水,抽泣着道:“小姑娘是有什么事吗?”

  她正要从站起,出于跪坐太久脚麻的缘故,险些站立不起,幸亏洛汐在一旁搭了把手。

  “我路过这里,听见有人哭我就过来了。”

  还盯着她看的那些人不肯转眼,害得她笑得格外不适应。

  经洛汐这么一说,大婶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失态,尴尬不免羞红了脸。

  “大婶,你们这是遇到什么麻烦吗?”洛汐笑着继续补充,“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们解决了。”

  洛汐不提也好,这一提到牵媒婆伤心之处,“没用的,新娘子跑了,我们也快活不成了。”

  说话间又拿起帕子拭泪,越想越难过。

  “新娘子跑了?!”洛汐不免有些惊讶,居然还有人逃婚的。

  有这么多人守着,这逃婚的新娘子难不成会什么玄门法术,不然怎么会神不知鬼不觉的逃走。

  洛汐正在为她的猜想感到满意,没想到媒婆像能听出她的心声似的,恰恰说道这个问题。

  “新娘子刚到这儿就说肚子疼,急着要去方便,我们也不可能不让她去吧。结果这一去便不见踪影,刚派人到附近找了许久都不见踪影……”

  原来这新娘子不会玄门法术,而是太过聪明。洛汐嘟了嘟嘴,心里承认自己的误解。

  别的事棒棒忙是理所应当,这嫁人的事可就不能胡搅和了。

  “喔,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是别的什么事了。”

  说罢,她面带几分傻气的笑了笑,正在抽身离开这儿。

  “姑娘请留步!”

  洛汐被吓得一跳,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袭来,“大婶是有什么事吗?”话语间,勉强笑得又傻又无辜。

  大婶“扑通”往地上一跪,多似黄河水的眼泪啪嗒嗒落下,苦苦哀求道:“求求姑娘救我们一命?”

  不是不想救,而是不知道怎么救,难不成还得找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把他们藏起不成?

  洛汐很为难,还没来得及开口委婉拒绝就被旁人打断。

  刚才那些个盯着她的人也一齐扑通通跪得一地,哭得死去活来的哀求,“姑娘行行好,救救我们吧……”

  短短一刻,喜庆的一方天地哭得一片荒凉。

  天昏地暗,弹指之间,好奇害狐心的剧本活生生转变成了“小狐狸救难记”。

  “不是,我……”

  洛汐想说点什么,却突然发现自己不会拒绝人。

  “多谢姑娘成全!”媒婆大嚷一声,哭得稀里糊涂的转过头去对后面的人道,“姑娘真是百年的好人,我们的命要保住了,快!大家一起磕头谢谢姑娘。”

  言罢,大家还真是默契磕成一遍,异口同声的谢了洛汐一遍。

  洛汐心里再滴血,她自己都搞不明自己啥时候说过要帮他们。

  只见媒婆立刻转悲为喜,哈哈大笑着搀扶着一脸迷茫的洛汐入了花轿。

  “奏乐的在干嘛,乐响奏起来!”

  她幸灾乐祸的嚷完这句话后才知道有多尴尬,所有人都把她的话当作了耳旁风。

  有个身材瘦得像竹竿似的小哥皱着眉头,有些担忧的道:“王婆子,你这样做真能行嘛,万一被揭穿,我们可是吃不了兜着啊。”

  媒婆无语给了他一个白眼,“有本事你去把新娘找回来!”

  人家已经认了输,她还得了理,越说越来劲,“薛家到时候接不新娘子我们还不吃不了兜着走!再说,这薛家又没人见过新娘子的容貌,你小子咋就知道行不通?”

  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且不说这话有没有道理,为了保命还是依着王婆子的话照做。

  该抬礼的抬礼,该奏乐的奏乐,一个个也没闲着。

  王婆子挥着手中的帕子,喜笑颜开的走起她妖娆的媒婆步,热闹的场面又恢复起来时的生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