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教训,逃出薛家
兰昭壹梦2020-07-31 10:412,961

  张贴着大红喜字的洞房里烛光摇曳,安静得独独洛汐一人。

  洛汐头顶着大红盖头,身着一身繁琐的大红嫁衣,里三层外三层。

  这密不通风的房间好比笼屉,而她正是在笼屉里面等待着被烤熟的包子。

  这还不算最惨,来王城的路上颠簸了一日一夜,除了喝口水,在一家简陋的客栈将就着躺了一个晚上,别的什么好处也没沾上。

  最可恶的是天灰才蒙蒙亮就起要程,继续忍受长途颠簸的辛苦。

  新娘子逃跑时,王婆一伙人在路边哭得死去活来耽搁了好几个时辰。

  好不容易找到个替补的新娘,她又念叨着怕误了及时,惹恼薛家人,一路上活像一个催命鬼似的催促着赶路。

  洛汐来时还一个劲儿的想,等到了薛家先好好休息,然后混顿饱饭补充补充力气,最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走。

  结果却没能如她所愿,一系列繁文缛节,又是转圈又是拜礼,害她差点因体力不支而晕倒。

  明明不是她成亲,为了保住这一伙儿人的小命,拜堂时乖巧得完全不像她自己。

  七七八八一折腾就是好久好久,心里哭天喊地,好不容易才换来此时此刻的清净和舒适。

  只是这空唠唠不见半粒米儿的肚子根本不像从前那般争气,这咕噜咕噜一叫就叫个没完没了。

  她再也没办法矜持下去,将头上的大红盖头一把扯了下来。

  努力地用那两颗如星星般好看的双眼,三百六十度的扫视着房间内可以填充肚子的东西。

  红布铺着的桌子上,桂圆,瓜子,花生,美酒……摆满一桌。

  洛汐看得两眼冒红星,口水溢出喉咙又狠狠吞了下去。

  这房间虽热得像笼屉,桌子上摆着的东西却很好吃。

  洛汐从盘子拾起一颗桂圆,剥了皮放在嘴里,一股芳香随之融入口中。

  好吃是不假,不过一颗颗剥皮太过麻烦,她直接干脆地抓起一把桂圆放在桌上,“啪”一掌劈开碎桂圆壳,捡起果仁囫囵吞枣般开吃起来。

  这一招果然省事,吃起来也很方便。

  想想离开北灵岛的这些日子,饱一顿饿一顿,又有几时能像现在这般安静的独享过美食?

  几口吃完刚剥皮的桂圆,她还是觉得腹中空得厉害,紧接着又往另一个盘子抓了一把花生,按照同样的招式劈开。

  这一巴掌停在空中还未落下,门外便传来人的脚步声。

  坏了坏了,有人来了。

  被吓着的洛汐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桌上一盘散沙的壳,却还是晚于来人的脚步。

  显得做贼心虚的小丫头把手抓得一把的壳紧紧握在手里,放在身后躲藏起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日与她拜堂成亲的薛家公子。

  外头传言都说这薛家公子是个天生的脑残,脑子有病不好使,姑苏卢家全是仗着薛家又有钱有权,才委屈女儿嫁到了王城。

  “娘子,你好!”

  他一进来就冲着吓愣在一旁的洛汐嘿嘿嘿的傻笑了半天。

  毫不在乎洛汐应与否,立马就将傻里傻气的目光投向面前这一桌子开过先的坚果,冲过来坐上凳子,抓起盘子里的花生剥壳就吃。

  别看人家一脸傻乎乎的模样,人家吃东西还是知道先剥壳的。

  洛汐抱着双臂在他对面徘徊过来又徘徊过去,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人其实长得还挺好看。

  秀雅的身材,俊朗的脸庞,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贵气。

  不过洛汐并不在意这个,她又不是薛家的媳妇,这人傻不傻好不好看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喂喂喂,你给我留点儿,我还没有吃饱了。”

  待她回过神来,面前的这张桌子已铺满了坚果壳,独独剩下一盘未开过荤的瓜子。

  她噘起嘴哼了一声,干脆抢过盘子,不想还是被那傻小子抢了先,一不做二不休,整个身子都扑倒那盘盛瓜子的盘子上。

  洛汐根本不顾什么男女之别,直接把手伸进去抢。

  谁想这小子傻虽傻,力气还贼大,拼着命的护着这个盘子,就好比母鸡护雏那般用心。

  就在这一抢一护之下,洛汐不经意间发现了一个能让傻小子放手的方法。

  他怕痒,露出这个破绽准叫他哭爹叫娘求饶。

  洛汐坏笑着挑了挑眉,毫不犹豫的实行起来,在他腰上挠啊挠啊挠。

  这招果然见笑,他痒得笑出了眼泪,在桌子上翻来覆去的晃。

  桌子的盘子与坚果壳都在他的蹭度下洒成一地。

  就在此时,洛汐敏感的耳朵一动,听见门外后女子的笑声一笑而过。

  她自然不明白他们在笑什么,也不会刻意的去搭理,最重要的还是抢过那一盘瓜子。

  正想着,她闲不住的手又造作起来,正要挠那傻子痒痒,不想……

  傻小子突然转身将剥好的瓜子仁双手捧上,乐呵呵的笑道:“来,娘子吃瓜子。”

  洛汐不知何处安放的手认命的手了回来,略带几分愧疚的看着他,“你自己吃吧,我不想吃了。”

  “不,我就要娘子吃,就要娘子吃。”

  你用嘴剥的壳,我才不要吃。

  “你别闹了,我说让你自己吃你就自己吃,我还有事就不陪你玩了。”

  正要离开的洛汐突然被傻小子哭闹着抱住腿,任她怎么甩也没有甩开。

  就因这烦人的哭闹,很快招来一伙儿看戏的人。

  洞房的大门被人一把推开,一个身量苗条,穿着贵气的夫人映入眼帘,其身后跟了一两个丫鬟。

  “良儿,你这是做什么?”

  见到儿子抱着新娘大腿,薛夫人不免觉得太不像话。

  尤其是红烛喜庆的洞房,果壳成堆,盘子摔成一地,简直乱得不堪入目。

  傻笑子还不见松手,还越发抱的紧,呜咽将洛汐刚才对他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娘子说她不陪我玩了,她要走,娘你替我劝劝娘子让她不要走好不好?”

  “傻儿子,他和你拜了堂就是你的媳妇儿,还能走到哪里去?”

  薛夫人说着已将抱着洛汐大腿的傻儿子从地上扶起,顺手替他整理了凌乱的喜服。

  这是逃走的好机会,趁着傻小子不缠,洛汐想到的同时前脚已迈出去一步。

  “站住!”薛夫人突然转了过来,“你既嫁入我们薛家就应该把你那些不该有的歪心思收起来,以免自讨苦吃。”

  “夫人你误会了,其实我……”

  洛汐本打算说明一起,却突然觉悟,若自己承认是被拉来替补的新娘,王媒婆那一伙儿人定会跟着遭殃,那么自己这一日的努力就等于白白浪费。

  “总之,我不会承认做她的娘子,薛夫人就不要白费心思了。”

  洛汐一眼刚落,屋子就传来薛夫人的大笑之声,渐渐转化得阴邪可怕,“这可由不得你!来人,把少夫人给我绑到床上,脱去衣衫。”

  洛汐身后的丫鬟福礼应了声是,跟着就上来缚住洛汐双臂。

  “薛夫人你怎么能这样强人所难了。”洛汐愤愤的目视着她。

  薛夫人冷冷一笑,满不在意,“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等你和良儿生米煮成熟饭,你怎么闹老身都愿奉陪。”

  说罢,她对押着洛汐的丫鬟使了个脸色,意在命令他们立即执行。

  两个丫鬟相视点了个头,一声不吭就将洛汐强行拉走,傻里傻气的傻小子还在一旁欢雀拍手大呼:“好好玩。”

  就在他们拿出绳子的那一刻,洛汐反手一扯,挣脱两个丫鬟的手,还没来得及反攻就被洛汐推到在地。

  “来人!快来人!”

  洛汐趁着薛夫人搬救兵时拔腿就跑出了洞房。

  奈何薛家府邸太大,冲出门的那瞬间还不知道往何处跑。

  眼看帮手提着灯笼往一处赶来,她才临时做了决定,往相反的方向逃跑。

  初到薛府的人哪会晓得这薛家有多少护卫,好不容易跑到一处种着荷花的荷塘,对面又迎来一群打着灯笼往这头来的人。

  洛汐心慌意乱下不知所措,动用法术才发现学艺不精,搞不好还可能打回原形。

  看着正一步步快要逼近的人,情急之下容不得她再犹豫。

  她咬着牙关阖拢双目,双手手指并用起来,集齐心力认真捏起诀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