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缘分,人狐之别
兰昭壹梦2020-07-31 10:413,224

  成没成功她不知道,四周静得只蝉鸣聒噪,那一伙儿打着灯笼将至的人还没有动静。

  就这么把眼睛闭着也不是办法,洛汐想到这儿的时候已将闭得紧紧的眼睛睁了一只。

  眼前乌漆麻黑,勉强照得清的台阶还是靠着屋内映照出的烛灯。

  房间?开满荷花的荷花塘除了一个破亭子什么都没有,怎么会……

  洛汐迫不及待睁开另外一只眼睛并用起来验证四周的环境,大都是厚如墙壁,形似绒球的苍松,高度能掩盖住她大半部分的身子。

  看来法术已施展成功,她已经逃出了恐怖的薛府。

  即便如此,她还是赶紧下意识的摸了摸五官,再检查了四肢,直到确定自己还是一个人时才欢呼跳了起来。

  “什么人在那?!”

  离她不远之处响起一名男子警惕的声音,很快便有一群巡逻侍卫踩着“嘁嘁喳喳”的步子赶了过来。

  洛汐神色大变,本以为逃出来就可以不必畏惧那群家丁,也不知逃到了什么鬼地方,不经意还惹来一群侍卫。

  她来不及怨天尤人,哭笑不得,撒腿就朝着离自己最近的房间冲了进去。

  还好,还不算倒霉到透顶,里面没有杠上门栓,轻轻一推就直接遛了进去。

  亮堂堂的房间里氤氲着水汽,浓浓的掺杂着一股草药香,怪刺鼻的。

  洛汐嫌弃的用手放在鼻子前扇了扇,扑鼻入口的草药香噙得嘴里发苦。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响,多半是要冲着着这个房间来了。

  乍一看去,房间里只有一扇屏风可以暂避窥窥动静。

  洛汐蹑手蹑脚的走了几步,又做贼心虚似儿的转过身上下左右打量着恢宏大气的房间,一步步直退到屏风后,把一个脑袋露在外面,看到那伙人一推门就化成真身跳到房梁上去。

  就在她提着心吊着胆按照方才的想法就绪时,身后清晰传来轻微的咳嗽声。

  雾腾腾的水汽,草药香都重新在她脑子里面闪过,难道这里面有人洗澡?

  洛汐深吸了一口,没错,就是这儿,气味已经重得熏上天际。

  有种不好的预感再次莫名其妙的涌上心头,她不安的咬着唇角机械地将脑袋扭过去。

  俊美白皙的脸庞,墨色的青丝不披不束,古铜色的身躯裸露在冒着腾腾水汽的水中。

  洛汐呆呆的眼神停留在那精致的脸上,思绪却倒回两日前,形成回忆。

  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两日前不辞而别的那位华衣公子。

  果然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居然会在这儿碰见他。

  洛汐摇了神志恍惚的脑袋,正要开口叙旧,却听得门外有人关切道:“侯爷,你没事吧?”

  侯爷?什么侯爷?洛汐不解的目光正好与华衣男子的视线相撞。

  她直到现在都还不知自己救过的人正是荣侯南荣皓,西岳国国君南荣廷的亲弟弟。

  只见他怒目圆睁的瞪着她,恨不得立刻找把刀子将她大卸八块。

  洛汐不寒而栗,两手紧张的拽紧裙子。

  “什怎么事?”华衣男子突然开口问。

  门外传来应答,“禀侯爷,属下们方才巡逻,见一个诡异的身影直奔南苑而来,属下担心侯爷安危,所以才惊扰到侯爷,望侯爷恕罪。”

  声音宏亮有气魄,是一名铁骨铮铮的侍卫没错。

  南荣皓灼人的眸子看了一眼洛汐,料想侍卫们口中的所说的诡异身影多半是她。

  “本侯无事,退下吧。”

  门外的侍卫顿了一秒,应了声“是”便转身离去。

  洛汐质疑的探出脑袋,见外面确实没有风吹草动才真正安了心,转身笑道:“谢谢你救了我。”

  他似乎不领受这份恩情,黑脸就道:“立刻给本侯滚出去。”

  见洛汐迟迟没有反应,从笑脸拉耸成委屈的可怜样儿,他又压低了声音道:“你还愣在这儿干嘛,你不知道什么叫作非礼勿视?”

  洛汐耸拉着的脸恢复了活泼样儿,“知道知道,非礼勿视就是说不该看的就不能看。”

  南荣皓翻了个白眼,“既然知道就赶紧出去!”

  他的语气里带着不容许否决的气势,但洛汐也不怕,反而还一脸困惑的打量着他,道:“这个道理我懂是懂,但我一直没想明白什么是不该看的,难道你身上有什么看不得的秘密吗?”

  南荣皓差点没被喉咙间的唾沫呛到,简直猜不透洛汐是真白痴还是假白痴。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莫非你不知道男女有别?”

  洛汐又困惑起来,“男女有别说得的男人与女人之间,我倒是没有听过人与狐狸之间还有别的。”

  南荣皓听得一头雾水,却没有再容忍洛汐在这耽搁自己出浴的时间。

  手臂在手里回旋着掏满一臂水,正掌将水打了出去。

  洛汐条件反射的将袖子扬起遮住了脸,身上却没幸免,热乎乎的洗澡水打湿了衣衫,与皮肉黏在一起。

  “喂!你这是干嘛!”

  炸毛间,只见一件雪白的长袍从眼前飞舞而过,准确无误的披盖在侯爷的身上,遮住了矫健裸露的身子。

  他三两下系好腰带,顺手将压在衣衫里的青丝理了出来,密密的垂在双肩。

  洛汐还在看着他,几乎忘却他方才用洗澡水泼的仇。

  “说,你鬼鬼祟祟闯入荣侯府,有何居心?”他停留在洛汐身侧,凌厉的眼神中带有随时要取她性命的冲动。

  洛汐闪动眸子,拉长声调啊了一声,自己不过是为了逃命,哪有什么居心。

  南荣皓果然不是好脾气的主,如同鹰爪的五指毫无耐心的锁住了洛汐喉咙,逼迫道:“再不说,休怪本侯无情。”

  这人怎么那么没良心,枉我不顾危险的爬上悬崖为他采九死还生草,不休不眠的找了他一天一夜。

  洛汐痛苦的咳嗽了一声,服输道的点头道:“我说。”

  南荣皓相信了她,将锁着她喉咙的那只手拿了下来,甩甩袖子走到桌前大模大样的坐了下来。

  洛汐嘴里嘟哝着跟着过去,一五一十的向他讲述了经过,别的侯爷到是没有听明白,洛汐为了保住别人牺牲自己幸福嫁人到是令他大吃一惊。

  现在他总算可以完完全全的定义眼前这位姑娘,人傻得超乎一个正常人的想象。

  他站了起来,略带几分同情的道:“念在你救过本侯的份上,今日你擅闯荣侯府的事本侯就不与你计较了,今日这个房间你且住着,明日你自己想办法逃出去。”

  话罢,他面无表情的朝着出门的方向而去,开了门还不忘转身关切道:“荣侯府戒备森严,若想好好活着就乖乖待在这儿,别瞎出去溜达。”

  洛汐点头应了应,一直看着他将门拉拢合上才顺了口气:“算你还有点良心。”

  正乐间才想起重点,他的玉佩还在自己身上。

  算了,找个机会再还便是。

  她疲倦地打了个哈欠,伏在桌上睡去。

  不安的夜总算很快在黎明的接替下换了去,洛汐满不适应的爬在桌子上睡了一夜。

  这屋子里有她闻不惯的草药味,昨夜硬是没有睡好。

  她懒散的伸了个懒腰,起身扭了扭脖子,左摇右摆的活动了全身。

  外面安静异常,慵懒间又回想起昨夜侯爷与她说的话,今日自个儿想办法逃出去。

  荣侯府门前备了一辆华丽的马车,荣侯今日正准备入宫面圣,下人接到命令后们早早就立在这儿。

  洛汐轻轻松松就溜到了这儿,正好看着侯爷上了那顶马车,侍卫驾着马奔腾而去。

  说来也奇怪,不得不说今日出门真的特别容易,有的侍卫丫鬟明明看见了她却装作一副没有看见的神态。

  正值荷花初开之际,宫中的莲池别有一番风景。

  三四个梳妆乖巧的丫头每人手里端着一个盘子,盛有果子与点心,整齐划一的往莲池而去。

  “大王好棋艺,老奴只怕研究个几十年也未必能及大王的万分之一。”方输了棋的老太监从凳子上起了身,叹服的躬着身子道。

  最近朝政烦心事颇多,王城闹出了什么妇女无端失踪案,百姓人心惶惶。

  南荣廷没少为此事操心,难得近两日稍稍安定了些,趁着这大号天气散散心。

  “是么?”南荣廷不以为然的斜觑着她,“子由若是处处留出破绽,故意让着本王,这也算孤王棋艺高超?”

  老太监不敢多言,只得低着头笑表默认。

  正在此时迎面有名带刀侍卫匆匆而来,跪禀道:“大王,荣侯求见。”

  南荣廷扶着额头,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传。”

  南荣皓重返王城时就想着立即进宫面圣,怎奈伤势严重,托了一日。

  自古以来,朝堂上消息最灵通,荣侯姑苏遇刺,弄得满朝风雨。

  大王出自关切,连夜派了太医署的太医前去医治,身子才稍稍恢复。

  南荣廷不见也知道他此番进宫的目的,最多的不过是为了王城风雨之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