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长安夜
慕容湮儿2019-09-30 09:312,817

  萧沉与三公主袁锦凤的大婚定在腊月十八,距大婚之日不足月余,侯府上下纷纷准备起了大婚所需之物。此次迎娶之人可不是旁人,乃当今皇后嫡出公主,皇上将其最宠爱的女儿赐婚给长安城的纨绔公子萧沉,当真是对侯爷萧瑟的看重。

  据闻当年萧瑟与皇帝是生死兄弟,当今皇帝能登位萧瑟有莫大功劳,当年萧瑟夫人初诞麟儿便是这萧沉,皇帝不甚喜爱,当即便与萧瑟约定若皇后诞下嫡长女便与其结为亲家,全了他们兄弟的生死情义。时隔多年,皇帝仍旧未忘却过此事,待萧沉行了弱冠礼便下了赐婚旨意,也不顾皇后再三反对……长安城中皆知这萧沉狂放不羁,行为乖张,年少便在府中养了数名舞姬,声名狼藉。此事皇后自是早早便有耳闻,迟迟不舍将嫡长女嫁入侯府,可无奈皇上坚持,只能含泪应允。

  “逆子,你再说一遍!”萧瑟拍案而起,脸已气得青红一片。

  “再说多少遍都是一样,我不娶三公主。”萧沉对萧瑟的怒气丝毫不惧,“儿子心不在三公主身上,娶了她只会耽误了公主一生幸福,望父亲进宫向皇上说明。”

  “沉儿,这圣旨已下天下皆知,若侯爷此刻拒婚,你让皇家颜面何存?”侯爷夫人万万没料到短短数日,萧沉竟萌生了此想法,犹记得圣旨初下时,他亦没有任何抗拒之色。想起他这些日子的转变,难免将醉仙居那名女子联想在一起,她心中波澜渐起,此刻迫不及待想去醉仙居见见那个女子,“沉儿,你且回去,母亲和侯爷会好好思量此事的。”

  萧瑟见夫人语气柔软下来,不禁想开口,却被她眼神制止,这才作罢。

  待打发走萧沉,侯爷夫人迫不及待去了醉仙居一趟,只见廊下深深处,暖阁一扇窗敞开,只见一名披着雪白貂裘的女子静坐在窗前,垂首翻阅手中的书,认真异常。一阵风过,吹得她散落在肩的发丝舞动,别有一番娴静安然,美得令人窒息。

  侯爷夫人凝着这幅画面,心中亦忍不住惊叹,此女子美得竟不像凡人,就连她都不忍打破此刻宁静,破坏这幅美轮美奂之景,更枉论沉儿。看来沉儿此番拒婚,不过是为了这个女子。

  “夫人。”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轻唤,她侧首间正对瞧见缓缓走来的香凝,目光不由一冷。她向来不喜府上几位舞姬,若非沉儿喜欢,她早就将她们轰出萧府,继续留着只会败坏了沉儿的名声。

  见侯爷夫人脸上冷色,香凝面色愈发恭敬,“香凝知夫人不喜见我,但有些话不得不说。”她缓缓靠近夫人,低声道:“夫人可觉得这姑娘有些眼熟?”

  侯爷夫人闻言再次将目光投向那姑娘,细细看来确实眼熟,不正是与香凝有几分相似的模样吗?此刻她心中已是疑云重重,却不做声。

  “十年前,小侯爷便命人拿着她的画像在长安城中四处寻人,人未寻到,便找到我们几个与她相似的女子收入府上。夫人若不信,大可去小侯爷书房看看,画像仍被完好无损的收藏着……”香凝话音至此,侯爷夫人的脸色已惊变。

  在暖阁中的洛云薇早在侯爷夫人踏入此处时已觉察,她法力高深自然早已将二人对话听入耳中,这才知晓原来十年前萧沉便在四处寻她,难怪地牢初见时他的目光灼灼。

  待香凝与侯爷夫人渐渐远去后,她这才将手中书合上,化作一缕青烟飘入萧沉书房,果然在里头找到画像。画像中的女子一袭青衣飘飘,身边一头白狼相伴,眉宇间笑意深深。她眉头微蹙,虽然天界不过匆匆十日,可人间却已过十年,一个女子十年如一日,怎能令人不起疑?

  挥手间,那画像已被她的仙火焚尽,不留丝毫痕迹。

  耳畔忽传脚步声,她当即化作轻烟隐匿在书房内,只见那香凝四处翻找,几乎将整个书房翻了个遍却仍找不到那所谓的画像。

  侯爷夫人已没了耐性,斥道:“够了,我可没工夫在此处与你浪费时间。”

  眼看着侯爷夫人就要大步离去,香凝急急道:“夫人,您要相信我,这薇儿来历不明必然有异,只恐是妖物要来害小侯爷呀……”

  “她究竟是何人,我自有计较,由不得你在此口舌。”说罢便拂袖而去。

  夜里,萧沉睡得正沉,忽觉身侧有人,他猛地睁开眼,正对上一双如水的眸子,他面上的冷色才渐渐褪去。他缓缓起身,看着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出现在屋内的人,也不知她来了多久。见她盯着自己许久不言,便问:“你怎么来了?”

  洛云薇眼波一转,笑道:“睡不着。”她耸耸肩,“想不想看看长安城最美的地方?”

  萧沉一脸兴致盎然,只见她翻掌间一柄泛着幽幽红光的剑凭空出现,漂浮空中。她跃至剑上,朝他伸出手:“来。”

  萧沉满是惊奇,亦不觉这能载人的剑有何不妥,毫不犹豫向她伸出手,只觉一股热流涌入全身,他已随之踩于剑上。剑似能辨别方向,一溜烟便自半敞的窗飞出。凛凛冬夜,寒风如刀般割在脸上生疼,萧沉却浑然未觉,只觉掌间温暖一片。他们越飞越高,穿过重重浮云,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漫漫黑夜,脚下是偌大的长安城尽收眼底,那一刻是他二十五年从未感受过的愉悦与畅快。

  不出半柱香,他们已在长安城上空绕了一圈,天下最为繁华昌盛的长安城此时此刻在他眼中竟是那样的渺小,仿佛触手可及。那一刻,仿若明白了为何她会带他游遍长安城,心中有些诧异,一个女子竟有这份心思。

  思绪飞转间,也不知道了何处,只听得狼的呼啸声,一个浑身雪白的白狼朝他扑了过来,他一个旋身避过,白狼扑了个空。

  “苍狼。”洛云薇一个眼神制止,苍狼这才克制兴奋,乖乖地匍匐在地,目光透着几分委屈。

  虽然对这头白狼有些奇怪,但更吸引他的却是眼前的美景,这冬夜的顶峰竟有荧光点点,北风呼啸而来却不觉寒冷,这一切是那样奇怪,可与她在一起时却又觉得理所应当。

  “你看那儿,便是皇宫。”洛云薇遥指南边,只见灯火通明处,被浮云点点笼罩。

  萧沉不语,只是凝眸望去。

  “小侯爷出身高贵,将来自然要承爵位,而你如今已是二十有五,却是长安城百姓口中的浪荡小侯爷,行为乖张荒唐。即便你臭名在外,皇上仍要将嫡公主赐婚于你,可见他对侯爷之器重,对你寄予厚望。”洛云薇声音平缓,却在这宁静的灵山上显得异常响亮,铮铮直入心扉。

  萧沉轻蔑一笑:“我自幼便不喜束缚,不爱这庙堂之争。”

  “身在高位,庙堂之争自然必不可少。侯爷年岁已高,这偌大的侯府自然该由你撑起?你该知道,侯爷身处高位,得皇上信任,自然树敌不少,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可想过若是你承担不起这份责任,那么侯府将进入何种处境?”洛云薇顿了顿,见他不答,便继续道:“你的第一道护身符便是三公主,你娶了他自然在朝中有一席之地,纵然有人心中轻看你,也不敢僭越妄为。反之,你府上那群舞姬便是你进入朝堂中最为致命的一把利刃,随时要了你的性命。”

  沉默半晌的萧沉忽而笑了起来,看着她清丽的容颜,尽是运筹帷幄的精锐,出声问道:“你几次三番救我,如今又对我说这样一番话,究竟为何?”

  “你且当我与你有缘吧。”洛云薇干笑一声,自然不能将心中谋划告知于他。

  “我可以按你的意思去做,那你也得对我说一句真话。”

  “你问。”

  “你的名字。”

  洛云薇愣了一下,对上他认真的目光,心中咯噔一下。

  “薇儿不是你的真名吧?”萧沉的话语是肯定。

  “洛云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媚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媚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