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玄越
慕容湮儿2019-09-30 09:312,218

  这些日子,小侯爷像是转了性似的,自打上回提过一次拒婚后便再未提过,前几日又命人给府上几位舞姬准备了几百两银票打发出府。香凝哭的最凶,迟迟不肯离开,在府外跪了三日三夜要见小侯爷一面,却不得而见,最终昏死在侯府外。侯爷夫人未免她在府外败坏了萧沉名声,便命人将昏迷的她乘夜带出长安城。

  腊月十八,嫡公主袁锦凤与萧沉大婚如期举行,婚礼之盛大令整个长安城百姓唏嘘。这三公主本是极其不愿嫁给萧沉,但闻婚前萧沉将府上数名舞姬遣散后才稍稍定了心,都道长安城中数这小侯爷行事最为荒唐,由此事看来也并非如传言中那般荒唐,也许嫁给萧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三公主带着些许期许嫁入侯府,事实却超出了她的预期。在侯府半年间,侯爷和夫人待她如亲生女儿,下人们对她更是毕恭毕敬,最重要的是她的驸马萧沉,相貌堂堂,气度不凡,谈吐风雅,竟不似传言中那般荒唐。成亲半年来,萧沉对她也是极好的,几乎有求必应,不曾让她受一丝委屈。都道他生性风流,可自打她嫁入府上却不曾听闻他与女子有半分染指。

  自打成亲后,萧沉便在朝中谋了个差事出仕朝廷,父皇对其亦是赞誉有佳,就连母后都对其改观。嫁入侯府前她心中所有的委屈与不甘皆化作满心欢喜,心中对萧沉更是给予厚望。萧瑟与父皇有着生死之交,萧沉承爵位只在早晚,若他能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将来她也是鼎鼎大名的侯爷夫人,也算是没有辜负母后多年来的栽培,不过首要还是要为侯府生个嫡长孙,这样才能拿捏的住萧沉,将来作为当家主母才更有威望。

  袁锦凤对未来的憧憬是很美好的,可那都是在知道府上有薇儿这个女子前,当她无意间知晓侯府的醉仙居内住着一位绝色美人时才觉察到事情并不如所想之简单。听下人说这女子倒是很安分,住在府中一年也不曾出过醉仙居,本本分分的没闹腾出什么幺蛾子来。倒是萧沉常去小坐,晚上也不曾留宿过,有一日袁锦凤曾偷偷去了醉仙居,正见萧沉与她小坐在院内凉亭中,二人相谈甚欢,萧沉的眼角眉梢皆是温柔的笑意,这份笑是她从未见过的,那一刻的她心瞬间凉了一大截,恍恍惚惚回到屋内后当即派人去查其底细,可根本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只知她曾是萧沉的救命恩人,因无家可归便被萧沉安排在醉仙居,一住便是一年。

  袁锦凤自然不能容忍府上有这样一个女子的存在,但又不敢对萧沉发作,只恐惹其厌恶,当即找到侯爷夫人,哭诉起萧沉对她的冷淡。侯爷夫人自然是站在袁锦凤这边的,但也知萧沉的性子,若她贸然赶走薇儿,自然要引起一场风波。当即便安抚袁锦凤,并将当时香凝对她说过的话告知袁锦凤。袁锦凤一听,大惊失色,只认定薇儿是个妖物蛊惑了萧沉,定了定神,冷声道:“母亲放心,若这薇儿当真是妖物,我必有法子治她。”

  九月初七,胡人于南城作乱,皇上竟钦点了从未带过兵的萧沉任骠骑将军,率十万大军前去南城镇压。萧瑟自是满心欢喜,这是一个大好的时机,若此次萧沉立功,那他在朝中地位便稳固了,他也好安心让萧沉承爵位,护萧府周全。

  *

  萧沉率军出征已有一月有余,萧府内忽闻怪事,北苑一株百年古树上有一团黑斑,细细看来竟是狐狸模样,侯爷夫人大惊,当即命人请来道士做法。洛云薇自然听闻此事,只觉事有蹊跷,当即化作轻烟飘至北苑,只见树上密密麻麻地贴满了符咒。再瞧了瞧树上黑斑,确如传言般像只狐狸。

  “夫人,这段时日府上可有异常之人?我掐指一算,这妖物位处南边。”道士手中握着一把桃木剑,目光精锐地四处看着。

  “异常?这倒未曾。”侯爷夫人眸光一闪,“你说起南边,一年前倒是进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沉儿可护的紧。”

  “若要知她是否妖物,便将这瓶驱魔散给她服下。”道士将一个陶瓷小瓶递给她,“只要她服下,必然现行,我便能将她收服。”

  洛云薇听到此处,不由轻蔑一笑,这江湖术士莫不是欺世盗名,她倒要瞧瞧这道士有何本事。想到这儿,她便回到醉仙居,悠闲地等待着他们到来。果然不出半个时辰,侯爷夫人便携着袁锦凤一脸笑意盈盈地来到醉仙居,口中称道:“薇儿姑娘来到府上一年有余,我早有心来拜会沉儿的救命恩人,一直不得空,你莫见怪。”

  “薇儿怎敢怪罪夫人,我还要感谢夫人念在我无处可归,留我在府上小住。”洛云薇笑容淡淡。

  “我作为萧沉的妻子,自然也是要来感谢薇儿姑娘的,这是我亲手为你熬的天香雪莲汤。”袁锦凤朝贴身侍女使了个眼色,只见侍女将手中端着的托盘放下,洛云薇冷眼看着那碗汤,心中已了然,里头必然加了那道士给的驱魔散。

  洛云薇笑道:“谢公主的一片美意。”她接过天香雪莲汤,闻其味便已知那所谓的驱魔散不过是一般的草药研磨的粉末罢了,便缓缓饮了几口,还称赞道:“公主好手艺。”

  袁锦凤见她吃后并无任何异样,便与侯爷夫人对望一眼,相互交换了个眼神,只道:“你喜欢便好,我也不便继续打搅。”说罢,便与侯爷夫人二人匆匆离去。

  洛云薇见她们匆匆离去的背影,正有些疑惑,忽觉一阵阴风过,敞开的窗忽然紧闭,一团黑气扑面而来,洛云薇旋身避过,手中欲提火灵法却发觉没有丝毫灵力,刚才喝的汤有问题!抬眸间只见那道士手握桃木剑,冷冷地注视着她,“你究竟是谁!”

  只见那道士嘴角露出一抹冰冷地笑,转眼间已化作另一番模样,古铜色的肤色,如刀削过的脸颊,精锐的目光,带着几分讥讽笑意的嘴角……竟是她三千年来日日不曾忘却的一张面容。

  “玄越!”洛云薇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个名字,这个三千年来一刻不敢忘记的名字。

  “洛云薇,好久不见。”玄越的声音平缓,幽黑的目光深不见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媚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媚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