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阴谋初现
慕容湮儿2019-09-30 09:332,782

  整个魔界都在缉拿萧沉与洛云薇,他们也不慌张,幻化了另一副面容悠哉地在客栈中继续住了下去,也无旁人觉察。

  “时机到了。”洛云薇神神秘秘地找到正在打坐修炼的萧沉,低声道:“挽玉自莫梵云那儿探得消息,流霜剑与瑶光鼎皆在暮沧身上,可暮沧根本驾驭不了此剑,应是闲置在某一处。而明日,莫梵云答应了带挽玉回东阳仙宫,那时魔宫内便只有暮沧,我们要动手便更容易。”

  “走了一个莫梵云还有玄越,还有初晴,更有魔宫八大高手,你我二人能打过?”不是萧沉不自信,是根本没有可能。

  “那你就得靠我调虎离山呀。”洛云薇早已谋划好一切,“我接触过流霜剑,与它有感应。入魔宫几回,我已隐约感受到它所处的位置,只要我夺取流霜剑,必然引来所有人的注意,那你就能借助玲珑珠的力量感应瑶光鼎,顺利进入其中,见你母亲了。”

  萧沉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但是:“你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那你要如何逃脱?”

  “你当我是神呀,那么多人还想逃脱?我只有等着你来救我呀。”

  “我可没那本事。”

  “若你是魔君的儿子,就能护我周全了。”

  洛云薇话音落,只见萧沉的目光一分分冷了下去,眼中迸出的杀意凛然,她仍旧不怕死地说道:“若暮沧真是你的父亲,那也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放心,当初毁我灵犀的是暮沧,我不会迁怒于你的,你我还是合作伙伴。”

  “洛云薇。”萧沉突然格外认真地喊着她。

  “嗯?”

  “一切小心。”

  洛云薇对上他的目光,心中微动,淡淡一笑:“那是自然,我还没有夺得六大神器,还未杀玄越。”

  看着她的笑,第一次觉得她是真实存在面前的,萧沉亦是轻轻笑着,遥望窗外那沉寂的苍穹,一时间心中却是无限的矛盾与犹疑,“洛云薇,你说人生在世万年为的是什么?”

  “有些人为了爱,有些人为了恨。很显然,我是为了恨。”洛云薇说的云淡风轻,“倒是你,原本有唾手可得的神君之位,却毅然决定背叛师门来到魔界,真是可惜。原本身份无比尊贵,如今天界怕是已容不下你了。”

  “那又如何?我要的本就不是这浮华中的权力。”萧沉笑得无比轻蔑。

  “你说我们此番若大闹魔界,三界中何处有我们容身之处?”洛云薇想起了三千年前东阳仙宫因她一念之差而覆灭,她早已是百口莫辩,如今若是盗得魔界神器,只怕是要被仙魔两界追杀,前路漫漫,似乎有太多的阻碍。

  “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萧沉虽是取笑他,可眼底却透着冷意连连,“三界无容身之处,那便开辟一方净土容身又何妨?”

  “有志向,果真是我的同道中人。”洛云薇不禁再次打量起面前这个相处了有一段时日的男子,仿若只有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他,终于卸下那层温润如玉的伪装,取而代之的是对这世间的轻蔑与冷冽,无欲无求。也正是见到这样的他,洛云薇对他的信任才多了那么几分,总觉得此刻的他像极了自己,为了一个信念不惜代价。

  *

  这一日,莫梵云带着几名信任的下属便悄声带着慕容挽玉离开了魔界,前往东阳仙宫。萧沉与洛云薇等的就是这一日,只要莫梵云离开魔界,那他们二人对付一个暮沧便不会太过棘手。进入魔界后二人便各自离去,萧沉寻瑶光鼎,洛云薇则是寻流霜剑。

  每一次来到魔宫,洛云薇便能感受到流霜剑的灵力,且一次比一次更为强烈,虽然距上一次拔剑已相隔三千年,可流霜剑似乎与她却在那一刻又了无比默契的感应。她一路觅着火灵之气来到魔宫一处寒潭,寒潭四周水汽匍匐本该寒气四溢,却涌现阵阵热流,分明是流霜剑散发出的热流涌动,唯有这寒潭方能些许镇住流霜剑那炙热如火的光辉。

  洛云薇站在潭水边凝望着深不见底的寒潭,心中已知这流霜剑应是被藏在这千尺潭水中,她环视空无一人的四周一圈,双手合十运用体内水灵朝寒潭逼去。只见那纹丝不动的潭水突然翻滚起来,眼看着中央渐渐出现一个逐渐变大的漩涡,漩涡速度愈发快,最终直达潭底,只见流霜剑安静地躺在潭底,在感应到洛云薇的气息时,隐约泛出浅浅光芒。

  洛云薇正要动手去取流霜剑,周遭却传来一阵异动,她精锐的目光朝两侧望去,只见玄越带着一队人马恰巧赶到,看似早已料到她会来盗剑,早早便埋伏在四周。

  “一人前来魔宫盗剑,当真是胆子不小。”玄越目光淡淡,睇着她的神情满是戏谑,“在镇魂塔三千年不但没让你想明白,反而助长你自大之心。”

  洛云薇听他提起镇魂塔,不怒却笑道:“是不是自大,你大可来试试。”说着便纵身跃下寒潭,行如疾风,她此刻眼中只有流霜剑,只要取到它,玄越便不是她对手。

  玄越见她如此,自然不可能让她碰到流霜剑,亦衔尾追去,亦纵身跃入寒潭。

  潭水中清澈见底,只是寒潭之水似寒冰般刺骨沁凉,直入骨髓。纵然洛云薇修炼了水灵,可她毕竟是主修火灵,火天生怕水,更何况是此等噬骨之寒,早已凉的瑟瑟发抖,可她为了取流霜剑,也不管不顾地朝深处游去。

  突然手腕被狠狠握住,她挣脱不得,回首间对上玄越冰冷地目光,只闻得他冷声道:“一人前来盗流霜剑不过是为了引来我们,好让萧沉取得瑶光鼎。”

  洛云薇迎视他的目光,计划被他看穿,心中亦有些担忧,难怪此刻唯有玄越一人前来,原是计划被看穿,那此刻的萧沉岂不是很危险?虽然心中隐约有些担忧,面上却依旧平静如水,“今日正好,你我便可把这些年的恩怨一并了了。”

  “你打不过我。”玄越说的低沉,却换来洛云薇一声冷笑:“打不过,仇便不报了吗?这世间飞蛾扑火之事还少了不成?”

  “又何必飞蛾扑火?将这流霜剑送给你又如何?”玄越话音至此,竟是拉着她的手朝寒潭最深处游去,眼看着流霜剑近在咫尺,只闻得他道:“取剑。”

  见他如此,洛云薇反倒不动了,满眼戒备:“你又打算玩什么花样?”

  “当初取你流霜剑,如今还你还不乐意了。”玄越只道:“这寒潭中早已布下寒霜术,你多呆一刻火灵便多受损一分,你若还想要你这满身灵力,最好速速取剑离开。”

  洛云薇虽然满心疑惑,却知轻重,只伸手握住面前的流霜剑,刹那间一股强大的热流涌入全身,剑身散发出微弱的红光瞬间绽放出强大的光辉,无穷无尽,几欲将整个寒潭包裹在红光之中。流霜剑一出,与洛云薇不过几步之遥的玄越亦被强大的剑气所伤,一时间紧拽她的手竟失了力,一口鲜血喷洒而出,血色染红周遭潭水,最终却被潭水分化直至消逝不见。

  洛云薇见他受伤,心下一凛,握着流霜剑便要朝他心口刺去,玄越亦反应极快,险险避过,“你确定还要在此处与我纠缠,不去救救萧沉?”

  她冷瞅着面前的玄越,面对着受了伤的玄越,她又有流霜剑在手,如今是杀他最好的机会,可此刻的萧沉……心中犹疑片刻,想到杀玄越她今后还可能有无数个机会,但救萧沉可就只有这一个机会了。想到下此处,她终是收了剑脱身出了寒潭,飞身寻萧沉而去。

  洛云薇的离去,玄越亦是上了岸,正欲追逐的侍从立刻道:“左护法,您受伤了?”

  “速去禀报魔君,洛云薇夺了流霜剑。”玄越捂住被流霜剑震伤的胸口,气息微弱,似受了重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媚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媚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