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天生反骨
慕容湮儿2019-09-30 09:332,326

  “快说,那日毁我皮囊的洛云薇在哪!”初晴满脸怒容地瞪着萧沉,此刻的萧沉早已被困殿中,八大高手早已在殿内布好天罗地网阵,任是萧沉再有通天本事也无法脱身。

  就在不久前,萧沉凭着玲珑珠的感应,一路摸索着终于在暮沧的沧澜殿内感受到瑶光鼎的存在,这才发觉原来沧澜殿内正中央所摆放着的一个正散发着袅袅沉香的炉鼎竟是瑶光鼎。不曾想暮沧竟如此放心地将瑶光鼎堂而皇之地摆放至此,他心下激动,正欲取鼎时,魔界八大高手便凭空出现,将其困在阵中不得而出。

  一袭紫袍的暮沧亦是高坐殿中央,一脸疑色地将他从头到脚地审视一番,终是开口问道:“听初晴说你打听萧玲儿之事?”

  萧沉目光灼灼,同时也在打量着面前的暮沧,亦是审视。

  暮沧见他不语,又问:“你欲盗取瑶光鼎为的是萧玲儿?”

  此刻听到暮沧主动提起萧玲儿,初晴这才敢接话:“魔君,他也姓萧,必然与萧玲儿有莫大的干系。”

  暮沧却在此刻愣住,半晌未回过神来,“萧玲儿与你是何关系?”

  此刻的萧沉也没必要再隐瞒下去,只硬生生道:“萧玲儿是我的母亲。”这么多年了,他也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如今亦想得到一个答案。

  此言一出,满殿皆惊。

  暮沧却再也坐不住了,“萧玲儿是你的母亲?”说到此处,他忽然仰天长笑,脸上有着数不尽的自嘲与悲凉,“没想到他们都有孩子了……萧玲儿,未曾想到我被流霜剑镇压后,你竟还与他苟且!你真对的起我!”暮沧一声声的厉吼,正是冲着那依旧飘散着的瑶光鼎。

  此刻安静在殿内的瑶光鼎忽而晃动起来,那一刻整个沧澜殿因其愈发剧烈的晃动而震动,隆隆作响。

  萧沉见此番情景,心中满是欢喜,母亲真的还活着,还活在瑶光鼎内!

  “三千年了,你在瑶光鼎内没有任何回应,今日却因你的孽种对我回应?”暮沧的声音在此时此刻竟有些癫狂,在场众人皆有些惊诧,暮沧向来喜怒不喜于色,此刻竟因一个无人敢提及的萧玲儿失态,“今日,我就要亲手杀了你的孽种!”话语间,已是合身而出,竟是直逼萧沉的名门,欲给他最致命的一击。

  萧沉被控在天罗地网阵中不得动弹,对于暮沧那致命一击根本无法躲避,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红光从天而降,火光漫天,硬生生挡住暮沧那致命一掌。只见一名绯衣女子从天而降,手持流霜剑,傲然挡在萧沉面前。她的到来,瞬间已破天罗地网阵,加之流霜剑身散发出的炙热,周遭数名高手被逼退数步。

  “好呀,本座正找你呢,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初晴一见洛云薇的出现,一腔怒火油然而生。

  玄越也在此刻尾随而来,脚步虚浮地飘然至暮沧的身边,此刻的他一手捂着胸口,嘴角溢一抹尚未干涸的血迹,低声道:“魔君,属下遭洛云薇暗算受了重伤,失了流霜剑。”

  暮沧却未看玄越,只是冷冷盯着面前的洛云薇与萧沉。

  洛云薇破阵,萧沉得到自由后,不由看了眼身侧的她,低声道:“你来的真是时候。”

  “我来了有段时间,还想多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呢。”洛云薇对他投以一笑,“口口声声野种,看来这个暮沧不是你父亲嘛,那更好,我有流霜剑,你有玲珑珠,咱们有机会取他项上人头。”

  本是面容冷凛心情沉郁的萧沉却被洛云薇这话逗笑,正想开口回应,却闻洛云薇低声在他耳畔道:“你此来魔界目的不过是为见你的母亲,玲珑珠在你身上,你速速进去。”

  萧沉闻言却低声道:“你要我留你一人在此送死?”

  “你且放心,兴许我能撑到你出来与我并肩作战那一刻呢。”说罢便在他身后一推,刹那间只见萧沉化作一抹青烟直窜入瑶光鼎。

  暮沧见此情形,不由冷笑道:“竟有人不怕死,主动进瑶光鼎的,既想进去,那便在里头与萧玲儿永世作伴吧!”话语间,一道紫色的光芒直入瑶光鼎,便是将瑶光鼎四个出口全数封印,纵然萧沉身怀玲珑珠便也只能进不得出。

  随后将目光投放至洛云薇的身上,笑道:“洛云薇是吧?当年还是要感谢你拔出这流霜剑,让我重现天日。如此恩情,今日我便让这流霜剑与你陪葬。”

  “是吗?可我怎么觉着你会死在我之前呢?”洛云薇说的风轻云淡,笑意深深的眸子却轻飘飘地看向了暮沧身后的玄越。

  暮沧正觉察到不对劲时,颈项上忽闪一抹刺痛,回首间对上玄越那双冰冷透着杀意的目光,暮沧万万没想到此刻竟会是他最信任的手下对他暗下毒手,将寒冰刃刺入他的颈后,顿时身上七筋八脉皆是噬骨冰寒。也就在这一刻,几声闷声低吟,竟是初晴突然出手,竟与另外几名高手顷刻解决了其中三名高手,三人应声倒地。

  暮沧一看,倒地的皆是他的亲信,仿若忽然间明白了今日所发生的一切,冷冷地注视着玄越,“为什么?”

  玄越面对他的质问,却未言语。

  “天生反骨,你问他为什么?”洛云薇却淡淡开口,今日玄越主动让她取走流霜剑,她便觉有异,待到玄越尾随她进入沧澜殿后,看见他假意重伤,步履虚浮。流霜剑虽伤了他,可他所表现出来的却是夸张,能让他如此这番唯有一个目的,便是让暮沧放下戒心,那时她便已猜到玄越目的。

  暮沧却轻蔑一笑:“你们以为用寒冰刃伤了我,便能杀我?当年钟离宁与天薇合力才勉强能将我镇于流霜剑下,此刻就凭你玄越与初晴?”

  “那如果加上我呢?”一抹黑影如鬼魅般凭空出现在沧澜殿,来人竟是那陪着慕容挽玉离开魔界的莫梵云。

  暮沧在这一刻才彻底明白,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早就谋划好的,借着洛云薇与萧沉来到魔界夺神器之际,让他将注意力投放至他们二人身上。流霜剑在魔界本就对他无用,自然将重点投放至沧澜殿内的瑶光鼎。而这一切最为重要的一点,便是瑶光鼎所处沧澜殿的位置在暗,流霜剑所处寒潭的位置在明,沧澜殿内布下阵法,四周却无旁人,最信任的玄越与初晴配合杀了八大高手中其中三人,那此刻殿内所有的人都是莫梵云的人,再无一人可知此时此刻所发生的事。

  不,还有一人,是手持流霜剑的洛云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媚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媚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