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芳华灭
慕容湮儿2019-09-30 09:332,426

  瑶光鼎内一片昏暗,四周暗暗金光浮动,鼎内情形若有若无闪现眼前,萧沉在里头找寻许久,终见一白色身影被金光笼罩其中,即使过了数千年,他依旧能一眼认出她来,他的母亲萧玲儿。萧沉以为再见到母亲,会激动、会失措、会伤心,但此时此刻母亲近在咫尺,他却只是静伫原地,望着被困数千年的母亲,一言不发。

  此刻的萧玲儿一头披散的长发略微凌乱,身着依旧是数千年前那袭如雪白衣,只是面色苍白,双眼凹陷,骨瘦如柴,可见这些年她在瑶光鼎内受着多少煎熬与痛苦。

  “是沉儿吗?”萧玲儿看着面前的男子,挺拔的身躯,一袭飘飘白衣,风姿绰约,眉宇间竟是像极了他的父亲。

  “母亲说过,等你办完事便会来接我回家吗?”萧沉的话语低沉,尽是暗哑苍然。

  萧玲儿眼底一片凄哀,泪水轰然滚落,“沉儿,真的是我的沉儿……母亲对不起你,当年我只是不想连累你与我一同受苦。”

  “那父亲呢?”萧沉声音中透着几分不解,更多的还是恨,“自打我出生后便未见过父亲,你也从未提及……即便是遭逢如此大难,也不见父亲对你有一分过问,您被囚五千年了,他可有过一分要救你的意思?”

  萧玲儿闻言却是自嘲地笑了,“沉儿,你不懂。”

  “我已经长大了!”萧沉厉声打断,“母亲是魔君夫人的身份我还要从旁人口中才能得知。”

  萧玲儿默默垂泪,“看到你安然长大,我的心也就放下了……”她缓缓伸出手,想上前几步抚摸萧沉的脸颊,可才动一动身,手便触及瑶光鼎内的结界,指尖顿时被灼伤。

  萧沉动了动脚,想上前查看她的伤势,却闻她自嘲地笑了起来:“这些年来,我被关在这瑶光鼎内,生不如死,日日煎熬。若非是心中牵挂着我的沉儿,我早早便不顾一切投向这瑶光鼎的结界,任自己灰飞烟灭。如今再见你一面,我便能放心去了……你放心,母亲必然会保你安然出这瑶光鼎。”

  *

  沧澜殿内风起云涌,洛云薇眼睁睁地看着暮沧被莫梵云以及玄越、初晴众人一齐合力重伤,向来法力滔天的暮沧本就中了玄越暗算,加之莫梵云的突然出现,他早已不是其对手,不出片刻已满身是伤重重倒地。发髻上金冠掉落,微凌的发丝散落在眼前,那么狼狈。

  “你们如此费尽心机对付我,当初又为何要救我出来!”暮沧冷冷注视着莫梵云,再将目光投向玄越,若非当年在东阳仙宫玄越救他出来,他亦不会如此信任他,对他毫无防备。

  “当初是我派玄越去的东阳仙宫,目的有二,其一是寻身负灵犀之人将其诛杀,其二便是要救你出来。你以为玄越救了你,你给了他地位权势他就能替你卖命?真是错的可笑,你暮沧被镇压流霜剑下已经数千年,你以为现在的魔界还是当初那个听令于你的魔界吗?”莫梵云上前几步,缓缓蹲在暮沧面前,手狠狠掐着暮沧的下颚,残忍地说道:“救你出来是我这个当大护法应做的本份,若不救,我在魔界将会受到微词,而我永远无法名正言顺的登上魔君之位。”

  “原来你救我,是为了这魔君之位。”暮沧哈哈大笑。

  “正愁找不到好的机会名正言顺的杀你,这洛云薇与萧沉的到来真是天助我也。”

  洛云薇看了一场好戏,在莫梵云提及自己时,缓缓开口,“大护法真是好谋划,让我盗走流霜剑赶来沧澜殿救萧沉,让所有人认为杀了暮沧之人是我与萧沉。而此时的你正陪着慕容挽玉出了魔界,谁又能将这份罪过引至你身上?暮沧死了,你登上魔君之位,而我与萧沉便成了你的替罪羔羊,你这计划真是天衣无缝啊,倒是苦了我和萧沉无端端的背下这罪名了。”

  莫梵云重重甩开暮沧,回首看着一副气定神闲的洛云薇道:“反正你也背下了东阳仙宫那么多条人命的罪,如今再背一条也无所谓吧。”

  “该我背的罪过,我认。不该我背的,我会一条一条的洗净。”洛云薇一字一句,说的极为坚定。

  “倒是个有原则的女子,只可惜你没机会了。”莫梵云话音未落,瑶光鼎忽然一阵巨响,疯狂抖动,整个沧澜殿都在颤动着。

  金光破鼎而出,暮沧所设结界瞬间被破,只见两个身影自鼎内飞出,不是萧沉与萧玲儿又能是谁。

  躺在地上的暮沧静静凝望着萧沉怀中抱着的白衣女子,快要六千年了吧,再次见她竟是这样一番情形。回到魔界多少个日日夜夜他对着瑶光鼎说话,却换不来她的一句回应,他几乎快要以为萧玲儿已死在鼎内,有时他会想,若是她死在里头也好,这样就不用再见她,不用再面对她。

  莫梵云倒是一阵惊诧,竟不曾想萧沉与萧玲儿竟能冲破暮沧的结界,逃出瑶光鼎。

  正诧异间,只见萧玲儿的双手已渐渐腐烂,那是被瑶光鼎内封印的金光所灼伤,她凭着同归于尽的心冲破了那道封印,才会令她的身躯一分分腐蚀。腐蚀过后,那将会是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轮回。

  “为了救你的孽种,你宁愿如此?”暮沧凝着萧玲儿那惨白的面容,眼中的悲哀尽显。

  萧玲儿这才将目光投向暮沧,多少年未再相见,却是这样一番光景。

  “这么些年来,我一直都在等着你向我低头,只要你认错,我便会放你出来,你还是我魔界的夫人,还是我的妻子……可你却吝啬给我哪怕是一句话。”

  “我没有错,又为何要认错。”萧玲儿的声音清脆,透着几分空灵。

  暮沧听到此言,恍惚间像是回到了六千年前,那时的萧玲儿纯净无暇,对他也是极好的,可那时的他眼中只有一统三界的夙愿,总是忽视了她的感情。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她渐渐对他变得冷淡,不再过问他的任何事,当他发现她的异常时,她却突然消失了。在那茫茫三界,他以万法追踪都无法找寻到她的踪迹。

  萧玲儿的身躯正一分分被腐蚀,金光所腐蚀过的地方皆化作一片片漫天飘散的灰烬,萧沉紧紧拥着她,想要留住她的余温,可是却无法阻止此刻所发生的一切。

  “沉儿,不要恨你的父亲……”萧玲儿亦是觉察到自己正一分分消逝的身躯,却丝毫不惧,只是含着浅浅地笑凝望萧沉。

  萧沉看着母亲温柔的笑,却是咬着牙,迟迟不肯应允。

  萧玲儿却是浅浅一声叹息,“也罢……也罢……”红尘三千,万般皆有因果,心结亦唯有他们自己才能解开。

  随着那一声叹息,萧玲儿终是闭上双眼,最后一丝魂魄亦是随风消散在这凄冷的沧澜殿内,最后了无踪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媚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媚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