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着魔与误杀
予云番薯2019-02-20 17:066,473

  《续倚天屠龙记》第十八章之火海绝域谁称强第5节。 心急如焚

  藏好马匹,张无忌同西华子、卫四娘二人一齐潜入一片茂密无边的松林中。不多时,便摸到了那个匪窝对面的山头上。西华子道,波斯的绿林与中土的绿林不太一样,他们不喝酒、不练习弓马骑射、而是整日里赤裸着身子跪在一起嗷嗷叫,然后生火烤肉跳舞,晚上轮流玩女人,除了劫掠客商外,其余竟不怎么干别的事,就是山上的吃穿用度,往往也是一些当地商人运上去贩卖给他们,然后再收购去他们截获的驮马财物,他们自己却因为害怕被官府抓去充劳役,平日里是不下山的。因为他们天天这么怪叫,一个个嗓子练的出奇地好,遇到客商过路,便这么一窝蜂地拥下去,吹胡子瞪眼嗷嗷嗷一通乱叫之下,过路客商大部分便吓掉魂了,连跑的力气都没了。可不象中土绿林那般,先躲在暗处,出其不意地拦路跳将出来,由头头脑脑喊一声什么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他们是大家一起怪叫,什么都不用说。

  张无忌听得好笑。西华子手指跪在最高处的三四个人道,那就是这个山寨的首领,我知道公子不喜杀生,那咱们便设法擒住最中间的那个长胡子,小人多少会些波斯话,便叫他交出十几匹骆驼,再借给我们七八个人便是。

  张无忌点了点头,他已经心急如焚,不耐烦再等了,当下长啸一声,自岩石上一掠而下。

  这声长啸当真吓了群贼一跳,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发生了甚么事,张无忌已经落入了人群之中,大家都只感灰影一晃,那四名头领便已经一股脑儿的全被点中穴道动弹不得了。群贼这才感觉有些不妙,下意识地便一起往台阶上涌,想要按倒眼前这个蒙面怪人。

  张无忌背手转过身子来,袍袖看似被自然甩起,实则拢了一袖鼓荡地内力,随袖甩出,刚冲上前来的群贼登时感觉劲风扑面,为之后仰,倒摔出去。

  张无忌不会说波斯话,也就不说话了,只是冷冷地看着台阶下的番贼们,好半晌,西华子才和卫四娘奔下山来了。

  西华子完全没有想到张无忌眼下的武功竟已经高致于肆,简直不可思议,随便牛刀小试一下就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看来跟随此人真是没错了!一定要干点漂亮的事做为见面礼送给主人,以表中心!

  西华子哈哈大笑着高举双臂穿过匪群,登上台阶,用他那半通不通的波斯话说了几句劝降的话,谁知波斯语也有地方方言,这些番贼说的便是东波斯山区土话,哪听得懂西华子说了些甚么。最后群贼闹闹嚷嚷,又要作乱时,西华子挥刀砍了一个看似最凶恶的匪首,又连斩数人,才将局面勉强控制了下来。

  这股番贼住的半洞半帐,财物储藏并不隐秘复杂,驮马还也在眼睛看得到的地方,说不通便不说了,需要什么,便自己去拿算了,倒还直接干脆。

  这伙番贼的忠诚程度更在中土山贼之上,头领被擒,他们救不得,也不会自行逃走。当下卫四娘手持钢刀驾在跪在中间的匪首颈上,西华子施展昆仑轻功,不一会儿便牵了十七八头骆驼来,又挑了七八名看起来最憨厚老实、身上没有特殊标记的番匪,一起带到张无忌面前。

  张无忌不愿再多等一分了,飞身跃下台阶,狂风一般从匪群中穿过,双手连点,闭了其余所有番匪的哑穴和环跳穴,令他们二十四个时辰内下身动弹不得,开口说话不得。他倒不怕他们中会有推穴过宫的解穴高手,以他现在的功力,独到的点穴手法,放眼天下,也没有几人能解得了他这轻描淡写地一点。

  张无忌看这里山高林密,极易隐藏,极易找到食物和清水,假如此去能找到小昭,便来此处等待与大家汇合。当下同西华子约好,五日为限,如果他没有回到本登部落,他们便设法出来,到此地汇合。

  西华子有心表现,当下将胸脯拍得梆梆响,连道此去定将那些番鬼搞得晕头转向,仔细查找小昭小姐的下落!假如他们有幸先找到小姐,也是救了出来到此地等待公子,如果那样,他们会在显要的地方留下得手的记号的,看到这个记号,公子便不用进入本登部落了!

  那些骆驼和土匪张无忌竟没去多看一眼,便大步离去了。西华子将这七八人和骆驼带到二里外,突然飞身而起,一人给了他们一个大嘴巴,拔出长剑就要杀,吓得七八人忙不迭地跪地求饶。

  西华子大声地指着张无忌离去的方向喊:“图古大!图古大!”

  这是波斯语中英雄的意思,群匪虽说山沟土话,但这样的单词还是勉强听得懂的。西华子便带领着大家向着那方向遥遥跪拜。这样的意思大家一下全都懂了,这是叫大家效忠那位离去的英雄的,反正现在别无选择,再说那位英雄从天而降,眼光如电,一举便令一百多人动弹不得,便如真神一般,谁敢反对?

  西华子当下也封了这些人的哑穴,将他们变成哑巴,前去找到自己的坐骑,向达拉汉所在的方向而去。

  二百多里路,直走到第二日中午才到,一路上西华子都没有让这些番匪骑上骆驼,二百多里路奔下来,只将这些番匪累得往日养成的威风煞气一扫而空,全成了老实软绵的老绵羊。

  这时达拉汉等人却已经等得骂娘了,不断派人爬到山顶上张望,好不容易盼到来人,张无忌却没有来,达拉汉当下咆哮一声一拳打在身旁的一块岩石上,砰的一声巨响,石屑纷飞,她竟将这块巨石给打碎了!当真吓了西华子和卫四娘一大跳,心想这番婆怎地这般厉害?这拳力,何止大了我等十倍?看来这次是身入虎穴了。

  西华子连说是自家老爷身体有恙,不能吹风,所以没有出来,而少爷看护老爷两三天便会赶去本登部落,他是张家大管家,可以代表老爷购买货物,咱们事不宜迟,这便去吧。

  达拉汉愤怒中又击碎了两块岩石,这才在前带路,回部落了。

  张无忌则在离开山寨的当日太阳落山时,就到了那座矿坑外二十里了。近八十里地时,张无忌便弃马步行,一连穿过了数道巡哨,这时又见一路巡哨自前方过来,便一闪身,躲到了路旁的乱石之后。这是一支百人队,由枪兵和弓箭手组成,走到近前时,那领头的队长竟然刚好尿急难忍,正好看见这片乱石,便啊啊地叫了一番,令队伍原地待命,他过去撒个尿。

  他没有说话,全是啊啊啊地叫,然后大打手势,原来竟是一个哑巴队长,看得张无忌心头灵光一闪,当下有了一个主意。

  哑巴队长打马奔到乱石前,马鞍都不扶,稍一纵身,便跳下马来。他将腰刀捋到后腰,左胳膊夹了马鞭,走到石后便龇牙咧嘴地方便起来。

  此人身材竟与张无忌相仿,只是背稍驼些,满脸黑须蓬松着,便似只露了双眼睛出来,张无忌暗叫侥幸,上天送了这么一个好东西来给自己。等了好一会儿,哑巴队长这泡尿都还断断续续没有尿完,原来这看似魁梧凶悍的中年大汉生了个男人常患的怪病,小便疼痛,尿路不爽,怪不得这粗野汉子不像其他人那样转个身便就地解决,大黑天地还要躲到石头后面,白白让张无忌捡了个便宜,好不容易等他尿完,提裤转身之际,张无忌便站在了他的身边,轻轻一点,便将他定在了原地。

  哑巴队长撒尿向来是很慢的,没想到今日更加慢,不过士兵们都已经习惯了,也不奇怪。见他转到石后,副队长便挥了一下手,招呼所有弟兄都原地坐下休息了。这大黑天的,还要巡逻,辛苦得紧哪!

  好半晌,队长大人终于腆着肚子扶着腰刀从岩石后面转出来了,士兵们都知道队长的毛病,都抿紧了嘴,包住笑,稀稀拉拉地从地上爬将起来,准备队长骑马过来便开路。

  队长倒是骑马过来了,只见他的胡子乱得一塌糊涂,几名士兵立刻想到队长大人撒不出尿急得乱抓胡子的模样,忍不住噗哧一笑,顿时引得一百士兵哄堂大笑。顿时引得队长大怒,抽出马鞭便乱抽。

  哑巴队长不能用口说话,平时带兵便多是用皮鞭说话的,向来以脾气暴躁,凶悍好斗出名的。见他动怒,大伙儿顿时都不敢笑了。谁知队长还不依不饶了,又挥马鞭打灭了两只火把,并且啊啊叫着示意将所有的火把全部打灭,众士兵只稍一纳闷,头上便无端端地挨了几计狠的,只得慌忙将手中的火把都灭掉了。

  这夜的乌云颇重,月亮全无,火把一灭,四周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连路都看不清了,还怎么巡逻行路?而且倘若有敌情,这黑灯瞎火也看不见啊?副队长正想劝一劝队长不要同小兵们一般见识,谁知队长啊啊怪叫一声,竟指挥大队转身往回走了。

  这可不行,他们的巡逻任务是要再往前走三十里才回去的,这样回去,怎能交差?那样连着他这个副队长也得跟着倒霉啊!于是立刻打马拦到队长马前,大打手势劝阻,没想到队长跟犯了病似的,非但毫不理睬,还挥手一马鞭,直抽到他的脸上!这一鞭好重,饶是他脸皮够厚,也不由得感觉眼前金星一闪,脸上如烧红的火钩抽了一下似的剧痛中,摔下马去。

  副队长欺他耳聋口哑,听不见声音,落地便是一通大骂,但队长已经领队往回走了。他又赶忙骑上马去追。这次他不敢赶到队长的前头了,只得硬着头皮跟着,心中暗自嘀咕上头怪罪下来怎生将责任完全推给这个畜牲哑巴,正好自己脸上的鞭伤可以作证!

  现在这个凶悍的哑巴队长正好是张无忌扮的,由于时间仓促,那从真队长脸上刮下的胡子便没有粘好,而且身材肤色总还是不像,虽然这是黑夜,也怕被他们认出来,是以立刻灭了火把,并对凡是站在自己面前、和自己面对面的人施以暴力,令他们没有机会认出自己。

  哑巴就是好,不用说话,再加上骑在马上,更可将许多破绽都掩饰了。

  ~~~~~~~~~~~~~~~~~~~~~~~~~~~~~~~~~~

  此刻矿坑底部刚刚停工歇息,享用晚餐。由于东坡连续十天采矿第一,这顿晚饭便多给每个奴隶发一枚土豆。这可是拳头大小的煮土豆啊!以往一天也只能得到两个,这下一顿饭就能吃到两个,早已饿得直不起腰来的奴隶们此刻眼睛都快冒出火了,一个个相互搀扶着从发粮士兵面前走过,领了土豆便迫不及待地就地坐倒狼吞虎咽,根本顾不得那土豆还烫得难以着手。

  小昭是女奴,干的活又少又轻,所以只领到了两枚鸡蛋大的土豆,而黛绮丝已经昏迷两天没有干活儿了,便毫无她的食物。士兵们已经将黛绮丝当作死人对待了,如果不是小昭拼命也要救她,她早就被扔死人坑了。

  小昭也虚弱得连站起来走路的力气都没了,去领土豆和回来,都是四肢着地爬行的。她的袍子已经破烂得遮不住腰部和腿部等处,又黑又干的嘴唇裂满了大口子,上百只苍蝇在她恶臭的身上爬来爬去,她都没有精神去扫拂驱赶。

  黛绮丝被废去武功后,肺寒旧病越来越严重,前两天尚还清醒时已经咳得咳不出声音来。现在,她的双目已经被灰尘和眼屎堵得死死,鼻孔整个裂了开去,翻肉流脓,蛆虫进出。她似乎已经没有呼吸了,任由女儿怎么哭喊强喂,都不能咽下半点土豆泥。

  这两日小昭都是将自己的那份口粮在口中嚼碎了口对口地喂到母亲肚里的,可是这时,她竟一点也不会往下咽了。她的呼吸已经微弱得无法感觉得到,只有胸口微微的心跳,还表明她还有一口气在!

  小昭万般无奈,绝望之下失声痛哭起来。四名士兵互相对望一眼,走过去,伸手一试黛绮丝的呼吸,便有一人将小昭拖到了一边,另外两个人便抓了黛绮丝的双手手腕,便要这么拖死狗般地要将她拖去扔死人坑了,明日一早,送给养的车马过来,便带到外面处理了。

  小昭使出了最后一股力气,哭喊着要扑过去抱住母亲,那站着的士兵抬腿一脚踢在了她的肩上,又将她踢了回去。黛绮丝很快便被拖走了,临终连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

  这一切站在远处的常胜王都看在了眼里,他本想制止并救活黛绮丝的,但转念一想,这个小丫头之所以这般倔强,全是老太婆支持之故,如果老太婆一死,小丫头没了依靠,这般无尽地折磨下来,谅她再也撑不了多久!

  圣处女的最终秘密,只有升任了教主的圣处女才知道,那是教主传教主,一代代口口相传的,便是黛绮丝,也不知晓。韩小昭虽然没有得到口传,但是前教主过世前留有遗书,只有她一人看过,看过后就当着众人的面烧毁了,现在,知道那个秘密的,只有韩小昭一人了!不妨让她受更多更狠的苦,只要最后留有一口气便行!她这圣处女只要是人,就一定会开口!

  四名士兵都离去了,杂乱的矿石堆上便留小昭一人趴在地上哭泣。而扔在她身边的那一个半煮土豆,已经令无数的奴隶眼红得要喷血了!眼见那四名士兵刚刚离开,奴隶们便迫不及待地向那土豆扑了过去,许多人都根本不顾脚下,竟从小昭的身上、头上踩过,虚弱以极的小昭,在轻微地惨呼几声后,便口鼻喷血晕死了过去。

  眼看小昭就要被活活压死,常胜王方才一跃而出,驱赶开了那些奴隶。他试探了一下小昭的呼吸,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从怀中摸出一个土豆放在她的口边,对旁边一群饿鬼般的奴隶喝道:“谁敢再来枪,这块矿石便是榜样!”

  喝罢挥手一拍,身旁的一块冬瓜大小的矿石立刻应声四分五裂,众奴隶脸上变色,一齐后退了数步,常胜王方才呼地站起身来,转身离去了。

  ~~~~~~~~~~~~~~~~~~~~~~~~~~~~~~~~~~~~~

  张无忌带着百人小队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赶,副队长敢怒不敢言,不到半个时辰,就赶到了矿坑边缘,只见那边灯火甚亮,四座巨大的木塔下,堆满了哗哗卸下的粉碎矿石。

  这里正是一个出矿口堆场,数百辆骡马驴车围着矿石堆,排队装载矿石,然后拉走。那五百人的大队长站在高处,正为已经全部运上来了坑底的矿石,今晚终于可以早些收工而赶到高兴呢,突然前方却吵吵嚷嚷地打了起来。

  原来张无忌的小队要进入堆场,被外面把守的小分队拦住了,副队长作为代言与之理论,三言两语之下,张无忌已经不耐烦起来,上前便是两马鞭,那小分队长的小队长见自己的属下无端端被蛮不讲理的哑巴小队长打了,大怒过去质问,张无忌立刻耍上了哑巴横,哪与他讲理?一并打了。

  大队长大怒,心想这小子不是去巡逻了么?怎么突然到了此处?还动手打人,定是冲着自己来了!娘的,自打数月前抢了他的一个漂亮女奴,这牲口就总是和我过不去,今天如果不乘机杀杀他的煞气,老子就和他换官做!

  大队长抢了哑巴小队长的漂亮女奴的事,全大队大半人都知道,这时见哑巴小队长吹胡子瞪眼地向前冲,大部分人心中都在暗暗发笑呢,心想定是哑巴想不通,不分时间场合地来找大队长胡闹来了,可有好戏要看了。

  张无忌可不知道他们还有这些矛盾,反正哑巴也不用说话,本人只管往里生闯,引得奴隶们注意,乘机寻找小昭罢了。他浑身的武艺自然隐藏得半点不显,只凭一股蛮劲,那些人还真挡不住他,被他一路冲到了大队长的马前。

  大队长举起鞭便要打,谁知这哑巴二话不说,竟从马上一跃而起,向自己猛扑过来。他脑袋中电光一闪,心想胡大,哑巴牲口要和自己拼命?忙伸手拔腰刀。谁知这哑巴身手敏捷之极,还未等他拔出腰刀,已被拦腰抱了个结实,扑通摔下马去,重重地跌在地上!哈哈,还是哑巴在下,这个蠢货,摔了他个龇牙咧嘴!大队长哈哈大笑,也不拔腰刀了,抡拳数记,重重得打在哑巴的脸颊上、眼眶上,打得他只顾抱头躲避。

  亲兵们要来拿哑巴,被大队长挥手止住了,他大喝道:“我的胡大!今天我要亲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畜牲!”

  谁知就趁他这么一得意,哑巴竟一挣,从他身下逃出去,向矿石大坡跌跌撞撞地爬去了。大队长哈哈笑着,拿出了马鞭,喝道:“还想跑?”大步冲上前,一鞭打在了哑巴的屁股上,哑巴紧张之下爬得更快了。

  大队长打好了在众人之前狠狠教训哑巴的心思,丝毫不加怀疑,只管追抽哑巴。很快两人便都爬到了矿石堆顶上,眼见哑巴无路可逃,哑巴又故技重施,合身扑了过来。

  大队长心想这哑巴力气不小,可是太过愚蠢,只会搂抱摔打!当下向旁一闪,避过了哑巴这一抱,还抽手给了他狠狠的一鞭。

  谁知张无忌要的便是他这么一闪,这下方向变了,张无忌落在了下方的位置,落地便回身又是一扑,这回大队长都没有来得及细想为什么他从下往上扑还扑得更加快,更加有力,自己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拦腰抱住,身体腾空而起!我的胡大这样下去可是百丈深的矿坑!难道这哑巴畜牲要和自己同归于尽?惊恐万分之下,不由得放声大叫。谁知砰的一声,竟落入了挂在缆索上的大藤筐里,当下大呼侥幸,哈哈大笑,却不知那滑轮上的系筐绳头为何凭白无故自行解开了,大藤筐立时呼呼地向下滑去,而且越滑越快,快得大队长的两只眼珠和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吓得他不由得撕破了嗓门般地失声大叫……

  原来张无忌扫视四周,确定此处绝没有小昭和黛绮丝后,撇眼间看到了那矿石堆顶系在高塔粗索上的大藤筐,计上心来,引这倒霉的大队长坐了一回惊险大藤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武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武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