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吻别暗恋的女生
予云番薯2019-02-21 09:277,389

  予云番薯旧作《续倚天屠龙记》第十八章 百丈巨坑戏群狼 第6节。 脱离苦海

  这急速下降的滋味只有大队长最清楚,因为他背靠着筐壁,后脑勺向下退着滑,这可比他正前方的哑巴正面下滑刺激多了!但尽管如此,哑巴也叫得不比他弱,士兵们都抢到坑边沿来看,只见大队长叫的是“啊——”,小队长却叫的是“小——招——”,感情情急之下哑巴叫得比正常人还复杂了!士兵们登时轰地大笑起来。

  在这些旁观者勇士们看来,这藤筐沿着缆索下滑,倒没什么多危险的,何况平时这一大一小两个队长都不是甚么好东西,难得今日他们自己决斗,谁死了都无所谓,大家乐得看热闹。哈哈!

  张无忌沙哑着嗓子学哑巴喊“小昭”,旁人听不出甚么来,可是全矿坑近两万人都听见了,尤其正在帐内打坐行功的常胜王,立刻一个激灵,真气顿时四散,差点走火入魔。

  他倒并没有听出这就是生平劲敌张无忌的声音,也没有听出那是在喊韩教主,因为他并不知韩教主的闺中昵称,自打韩教主做了教主,连黛绮丝在人前也全是恭恭敬敬地称呼其女为教主的,汉语昵称“小昭”,只有小昭自己和黛绮丝能够知道其中含义。张无忌确信只要她们母女二人在坑内,就一定会听到自己的呼唤,从而设法现身——哪怕是出点声音也好!张无忌神功贯注五官,注意收集整个矿坑内哪怕一只老鼠的突然尖叫,但藤筐滑下了足足三十丈,也没有发现她们的一点动静!这是怎么了?难道她们不在此处?

  常胜王暗自惊异,这是哪里来的高手?内力如此浑厚?忙收集四散的真气,准备收功出去看看。

  大队长失声嚎叫着拼命扒着筐沿探出头来扭头看向前下方,想看看滑到哪了,谁知一眼看到的是大坡中部的木塔迎面冲来!砰的一声巨响,藤筐便狠狠地撞在了那木塔之上,藤筐在巨大的冲力撞击之下飞起老高,然后又被缆索重重地拉了回去。筐中两人惨呼着脱筐飞出,在离地几达十丈的空中翻滚几圈后向大坡下方飞去,观看的勇士们忍不住都大喊了一声,以为这下两人都将摔成血肉模糊的肉泥时,哪知他们巧得不能再巧,砰砰两响,又落入了下面那条索道中的大藤筐中,系住大藤筐的绳头似乎是被他们巨大的坠力一下子给震开了,这只藤筐也开始向下滑去。

  下面的这条索道更加陡峭,藤筐没片刻,便以高空坠落的速度向下滑去,大队长的神志难得的还能清楚,但却叫不出来了,他脸色紫青,不停地呕吐,那股臭味熏得张无忌都不禁屏住了呼吸。

  大队长只是出于本能地死死抓住藤条,这次他依然倒霉地以后脑勺向下的方向向下滑,他总想拼命地转过身体来,但在这样的高速下落中,他的努力只能全部白费!

  藤筐很快便滑到了坑底,大队长闭紧了双目,只待就死,谁知在藤筐撞向坑底木塔前的一霎那,那该死的哑巴畜牲竟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胸口,将自己抛出了藤筐,他不敢睁开眼睛,只觉天昏地转中,砰的一声摔在了细碎的矿石坡上,然后在极大的惯性下,向前滑去,剧痛中,立刻他便甚么都不知道了。

  坑底本已大部分撤防的士兵们惊恐万分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拿起武器奔到木塔之下,眼见两名全副铠甲的队长在高高的矿石坡上一个躺着不知死活,另一个却举着双拳哈哈大笑,一打听之下,顿时都对张无忌竖起了大拇指,盛赞他从这么高的坑顶坐藤筐滑下来还能站着哈哈大笑。英雄崇拜的情绪此刻完全冲刷了他们对这个哑巴竟敢以下犯上的反感。

  张无忌的这番大笑贯注了五分内力,用的还是他自己本来的声音,足可传到坑外数十里地,只要小昭她们在这附近,就一定能够听得到!尤其小昭,她定然能够一下子听出这是自己的声音来!

  可是他笑了足有半盏茶的时分,小昭她们却没有半点响应,难道她们真的不在此处?想到自己的伪装可能很快就会穿帮,张无忌的心里也不由得暗暗焦急起来。他大步奔下矿石堆,冲出人群,向矿东奔去。

  不管怎么说,既然来了,总得要先跑一圈再说,说不定她们被塞了嘴绑在某处呢?

  “哑巴队长肯定是疯了!快拦下他!”

  不知谁喊了一声,上级长官这才反应过来,忙下令拦截,可这哑巴跑得比兔子还快,这地上虽然极不平整,还横七竖八地躺满了睡觉的奴隶,灯火还极为稀疏,但他依然跑得快速无比,等他的命令传下去,哑巴都跑得没影儿了。

  勇士们这才想起坡上的那位大队长,忙爬上去看,只见他吐得满脸满身一团狼藉,鼻中还有呼吸,不由得又是一声欢呼。下面的长官心头大畅,也不那么急着要立刻拿住哑巴了。

  这样的猛士也是部落中的一大英雄,倘若没有真疯,以后还得想办法加以重用呢。

  张无忌只感整个坑底都是人,只看得眼睛都要花了,却哪里有小昭的身影?一直奔到南坡、西坡,最后回到北坡,都没有见到她们的半点身影,情急之下,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失声喊道:“小昭——”

  却还是没有回应。这时连矿坑总管二管家乌斯曼都被惊动了,他下了严令要擒住这个发疯了的哑巴队长,先关他几天再说!将士们也开始讨厌这个害得他们睡不了安稳觉的哑巴了,得令后立刻拉索结网,用追捕逃奴的手段来抓捕拦截张无忌。

  张无忌俊目含泪,最后再张望了一眼大坑,飞身跃上大坡,准备冲出大坑了。

  岂知他才跃上一步,后心便凄厉风响,竟有一枚暗器向他后心射来!

  张无忌混乱成一团的脑子没有多想,只是习惯性地将手向后一抄,将那暗器接在了手中,只觉指尖微微一麻,知道暗器味了剧毒,但现下心中难过,中毒后不气恼,更没有惊恐,只是凄然一笑,将镖掷入了土层深处,以免再行害人。他都没想回头看看身后偷袭自己的是何等样人,只想马上离去算了。

  岂知身后的人怪叫了一声,又是一镖射来,目标还是他的背心,手劲却变了,将及背心之际,竟突然弧形转向,向张无忌后颈射去。张无忌心头终于大奇,此处竟有此等高手?当下也不接镖,原地转过身来,护体神龙席卷而上,那枚看起来颇象一轮弯月般地暗器顿时凭空打了个顿,然后掉了个头,向偷袭者飞去。

  这下轮到偷袭者大奇了:这是甚么高手,徒手接了自己的毒镖非但行若无事,还能凭空将自己的暗器反射回来?

  这镖来得极为强劲,偷袭者没敢接,慌忙侧身避过后,却发现那人盯着自己的脸已经呆了。

  “是常胜王!?”

  霎那心中间电光乱闪,张无忌突然想明白一些问题了!那七具死尸、小昭的包裹……一股难以明状的愤怒霎那间涌上心头,恨不得立刻下杀手杀了眼前这个可恶的叛徒!可是小昭在哪里?张无忌心中燃起的熊熊烈火瞬间又被冰水浇泼,心头说不得平静,却止住了莽撞之举。

  张无忌在混乱的心中霎那间权衡,是擒住此人逼问小昭的下落还是同他纠缠一番时,常胜王已手持双剑猱身而上。

  从张无忌惊异的眼神中常胜王看出来,此人认得自己,但决不是常见到自己的哑巴队长!他喝了一声波斯语:“你是何人?”对方却没有半点反应。但他发愣的功夫却是难得的好机会,不容错过,管他是谁,先击倒拿下再说。

  常胜王心中不相信在波斯还会有什么强过自己的高手,但眼前这人无论从何处看来,都给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虽然还未接上手,常胜王就已经自心底里产生一股恐惧的寒意,这在他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就连曾经在东海遇到生平第一劲敌张无忌时也没有!所以他一定要抢了先机,先下手为强!

  常胜王隐隐感到眼前这人的眼睛似乎有股摄人心魄的魔力,害得他又生平第一次刻意避让对手的眼睛!他低下了头,拼命收摄心神,右手长剑竟没有按照他一惯的路子走,而是对着对方的心窝全力一刺,便似要去拼命一般,他明知这样不对,但却无法控制自己因为极度紧张恐惧而自发生出的拼命欲望。岂知这一剑刺过去了,对方却似纹丝未动,自己奋及毕生功力的一剑便似小溪汇入大海,瞬息间无影无踪了。他耳旁嗡嗡一想,只听一声柔和得仿佛来自天籁的声音道:“常胜宝树王!”

  常胜王慌忙抬起头来,那双深邃如同浩瀚的宇宙般地双眸顿时将他带入了梦境般的感觉中。飘飘荡荡间,听到那声音说:“教主呢?”

  常胜王灵台一击:“明尊!只有明尊!才有这样广大无边的法力!”他立刻便想俯身跪拜,但却无论如何也使不出半点劲来。他只是机械地转过身,拖着他的两把长剑,向小昭昏迷的方向走去。

  对付常胜王这样的高手,张无忌已暗运九阳神功催动乾坤大挪移神功第七重,将九阴真经中的迷魂术以数十倍的力量发散出来,难怪常胜王立刻中招,乖乖带着张无忌前去寻找小昭。

  迷魂术乃是九阴真经中的小技法,自武学奇人黄裳创出后,便往往只用在低于自己十倍以上的平庸对手身上,没怎么用在高手身上,那是因为运用此术对施术者委实有着极大的危险,倘若对方定力很强、内力很高、心智极坚定,施术者往往不但会劳而无功,还会因此反为对手所制,被对方攻个措手不及,死于对方手下。所以后来,虽然有如同郭靖、杨过那样的九阴真经行家,也极少使用这个技法!这里面固然有他们自重大侠的身份,不屑使用这种看似妖邪之术,但多的,便是因为对付小鱼小虾没必要,对付高手却没把握而已,否则,兵不血刃便御敌于无形之中,谁又不喜欢?

  而张无忌,有九阳神功作底,乾坤大挪移太极拳劲作引,轻易便可将迷魂术中的力量数十倍地发挥出来。威力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便似常胜王这样的高手,也乖乖就范!就这样,张无忌连手指都不用动一根,便轻易拿住了武功几在四大神僧之间的常胜王,并令之乖乖为己所用!便是当年黄裳重生,也无法办到。

  满地成排、成片地睡着的奴隶们没有一个因为这番大动静而醒来甚至起来看热闹的,这一睡下,浑身无边的困乏和酸痛立刻将自己淹没得无影无踪,便是下起了大雹子,也懒得再动一动。

  每日临晨,士兵们唤奴隶“起床”干活都是抬着土豆筐加皮鞭,只有食物的香味能唤醒他们饥饿的痛苦,对进食的强烈欲望使他们挣扎着爬起来,否则只有皮鞭,恐怕每天都有上千人宁愿被活活打死也懒得在昏昏迷迷的睡梦中动一下。

  常胜王一直往前走,张无忌便在他身后五步跟着,勇士们看见这景象都奇怪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家都相信,这一定是碰上撞邪的事了。不知是谁先带得头,大家竟一起放下了手里的家伙,传向神圣的南方,五体投地地叩拜祈祷起来。

  常胜王开始飞奔起来,将士们极少见他跑得如此快,如此投入地奔跑,更加惊异了。而哑巴队长,则似鬼神俯身了般地,腰都不弯,便能一步不离地跟得上常胜王的飞奔!

  “万能地真主安拉啊!请保佑他们吧!保佑我们吧!保佑你所有的忠实的子民不受妖邪侵犯吧!”

  他们从北坡跑到东坡,常胜王在一个额角和耳根处都结满了沾满了灰尘砂砾的乌黑的血伽的奴隶身边,她卷曲着瘦弱的身子,头发成饼,破袍的大小窟窿中,显露着粗黑皮肤包裹下的可怖骨架,无数的苍蝇受到了惊动,从她身上嗡地飞起,然后围绕着她盘旋不休。

  这是小昭吗?张无忌半点不敢相信,他的心中剧烈地战抖着,走到她跟前,慢慢蹲下身躯,拂开了覆盖了她半个脸的发饼,只见这是一个臃肿而粗陋的脸,哪里是小昭?但……张无忌咽了一口吐沫,强行按捺住自己紊乱一团的心神,试着伸手抚摸到了她的耳根处,轻轻捏住那层毫无温暖的粗皮,轻轻一拉,这层皮竟开始从此脱落了,露出了下面紫青色暴着青筋的弱嫩皮肤来!

  这不是小昭是谁?

  她怎么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了?张无忌咆哮一声,震得悄悄围了上来的勇士们一起退了几步。张无忌一把将小昭搂入了怀中,胡乱抹去脸上的胡须,哭喊道:“小昭!小昭!你醒醒!你看看谁来了?”

  那一声咆哮,加上张无忌的拥抱和哭喊,已经深度昏迷加睡眠的小昭竟奇迹般地醒来了!她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鬼魂在飘飘荡荡中终于见到了魂牵梦系的人,悲从中来,原本不在自己身上一般了的双臂一下紧紧抱住了张无忌的脖子,放声痛哭。然后体力不支,立刻又昏晕了过去。

  这时如处云端的常胜王已经浑浑噩噩地落下地来了,他强行运行真气,气冲灵台,终于缓过了一些劲来。他正站在张无忌的对面,看见了被揭去人皮面具的小昭,更加看清了张无忌!

  原来是张无忌!怪不得!

  常胜王立刻原地后跃数丈,厉声喝道:“那人不是哑巴队长!是最大的邪教教徒!我们最大的敌人!神箭手呢?快射!立刻射死他!”

  身经百战的勇士们早就感觉不对了,听到此言,顿时枪兵蹲下,弓箭手、标枪手涌上,将军一声令下,千箭百枪齐飞!

  张无忌双手分别抵住了小昭前心后心要穴,将浑厚温和的九阳真力缓缓地送入小昭体内,小昭浑身一震,醒了过来,在张无忌输入的真力的作用下,她的双目闪着明媚璀璨的光芒。张无忌在她耳边柔声道:“小昭别怕,我现在就带你离开此处,脱离苦海。”说罢原地腾空而起,那些利箭标枪刷刷刷刷,急如密雨一般地射到地上,平白伤了许多附近睡觉的奴隶。

  张无忌跃起时,头顶上方也布满了利箭和标枪,他的双手始终没有离开小昭身上的要穴,为小昭输气疗伤的同时,围绕他身周半尺之内的两条护体“神龙”大显神威,急速旋转间,离身一丈,将以张无忌为中心的一丈方圆范围内围了个严严实实,这些寻常的弓箭和标枪,怎能攻得进去?

  常胜王,眼见张无忌抱着小昭已经落到十丈外了,忙从身边的标枪兵手中夺了几柄标枪来,大步追上数丈,奋力甩臂投出一柄标枪!

  这一枪,便是一块石头,也能射穿!

  在这种情况下,他那喂了毒的月牙暗器已经没用了,只能用类似于标枪一类的重型暗器!以力量破坚壁!

  护体“神龙”在力量波动中立刻察觉出了厉害,立刻从张无忌体内吸取能量,龙身扩大数倍,“白龙”依然护体,“黑龙”则迎头缠了上去。但这一枪来得实在太猛了,再说虚凝的真气对实实在在的物体力量本来就吃亏,“黑龙”顿时吃受不住,缠绕着这支标枪依然向张无忌后心飞去。

  它无法立刻完全阻止标枪前进,只能减缓标枪的力量和速度,这一枪即使射到张无忌的后心,凭张无忌的护体神功,也伤不到他什么,可是就在这时,常胜王的第二支、第三支、第四支又连珠介地射来了!护体“神龙”自动遇强则强,要再行从张无忌体内吸取能量,却被张无忌收住了。他请啸一声,回身啪啪几脚,分别踢在了那几只连珠激射而来的标枪头上,踢偏了它们,噗噗几声连响,刺入了几名士兵的胸膛。

  张无忌想要冲上大坡离去,却听怀中的小昭唤道:“公子爷,这是真的吗?真的是你来救我了?”

  长久不说话,加之嗓子干涩虚弱无力,令她的声音听起来感觉极度吃力难听,但张无忌却如闻天籁之音,喜道:“是啊!小昭!公子爷来救你了!你放心闭上眼先睡一觉吧?有公子爷在,谁也伤害不到你半分了!”

  小昭高兴地差点昏去,已经干裂的眼角止也止不住地滚出热泪。她喊道:“不,我不能闭眼!公子爷——娘——还有我娘!她被他们拖走扔入死人坑了,公子爷!求求你先救救我娘吧!”说罢痛哭起来。

  张无忌听罢一怔:“死人坑?死人坑在何处?她……她老人家现在怎样?”

  小昭一指西北方,道:“死人坑在那边,我娘她还没有死!快去救救她!呜呜呜呜……”

  张无忌当下抱紧了小昭,让她的身体蜷缩着尽可能多的贴着自己的身体,给她更多的安全感,脚下毫不停留,激向小昭所指的方向奔跃而去。

  四周全都是守坑士兵,但为了小昭,这些士兵算什么?便是真正的刀山火海张无忌也毫不犹豫地去闯了。士兵们现在怕伤了自己人,投鼠忌器之下,不敢再行大量放箭投标枪,只是呼喝着追赶的追赶,拉网扯索的拉网扯索,但这些也拦不住抱了一个人的张无忌!

  现下的小昭,瘦得只有六十几斤,一个已经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几个月就瘦成了这样,真是令张无忌怜惜得心中滴血。

  死人坑并不难找,张无忌前面转那一圈时就见到了,那里面横七竖八地堆满了尸体,臭气熏天,虽然坑里到处都撒了呛人的白色石灰,但苍蝇还是最多。还好黛绮丝是不久前才被扔进去的,被堆在尸堆的最上方,一眼就被小昭找到,被张无忌抱了出去。抱上黛绮丝的一刹那间,张无忌就绝望了,因为黛绮丝的身体已经冰凉而且已经开始变硬,显然已经死了足有两个时辰以上了。但他不敢告诉小昭这些,只是安慰她一切放心,闭目睡觉吧,他会把他们母女都救出去的。

  小昭无比相信张无忌,听到此言,嘴角含笑,很快便开心地睡去了。

  张无忌武功虽高,但要说抱一个死人和一个睡着了人冲出这个上上下下布满了勇士的大坑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他决不能就此丢下黛绮丝,奔得数十丈,因为腾不出手来,实在没法招架那无数的明枪暗箭,急中生智,扯烂了身上的衣衫,拧成粗索,将黛绮丝横着束在了后背,单臂抱了小昭,夺了一柄长枪来,冲杀上东北坡去。

  单臂抱着,小昭应该睡得极不舒服的,但她却在睡梦中还不停的笑,笑得张无忌泪流满面。

  黛绮丝和小昭二人加起来也才一百来斤,仅相当于一个张无忌的重量,所以这点重量对他来说是无关紧要的。黛绮丝被横着绑在背后,解放了张无忌的一只手一双脚,黑灯瞎火极难立足的矿坑大坡上,勇士们休想拦得住张无忌!乌斯曼只好迅速调集兵力集结在张无忌将要登顶的坡顶上方,布好阵势,标枪弓箭,一起向下撒去。

  如此从上而下的弓箭标枪虽然极是难挡,但也比四面八方射来好受多了,尤其那令人棘手的常胜王已经不知去哪儿了。没有了他,护体“神龙”感觉痛快多了。

  乌斯曼眼见弓箭标枪无用,立刻命令抬来了大石,对着张无忌推下,此举虽然肯定会害了坑下无数的勇士和奴隶的性命,但紧要时刻,只要能杀了这个邪教头子,其他的什么都顾不得了!

  那些巨石小的都有磨盘大,若在平时没事,张无忌说不定还有兴趣试试乾坤大挪移和太极拳,但现下,实在没兴趣了。直冲不行,只好改为斜冲,张无忌速度好快,令那些石块如同急速狂奔的兔子一样蹦跳着从身后轰隆隆地滚了下去,不一刻,下面便传来了不绝于耳的恐怖之极的惨呼声。张无忌都不忍心转头往坡下看,只在心中恶骂这些恶徒。他想,自己早逃走一分,就会少死很多人,当下再不管别的,奋尽全力迎头直冲上坡去。这样坡顶的人只朝一处投石,下面的人也会少受很多无辜地牵连。

  但如此一来张无忌的压力顿时剧增,总有许多无法闪避掉的巨石。只好以手中的大枪去挑,但只一块,大枪便被震断成数节,只好以单掌拍挑,这要是闪避着还好,可还要拼命往上冲就太难了,不一刻,他的手臂就痛得几乎难以再抬起来,真力也消耗急速,眼看快要坚持不住时,终于一个冲天飞跃,跳出了大坑!全力施展开绝世轻功,也不管什么偷袭阻拦了,枪了一柄大枪便乱扫一通,纵是久经沙场,身经百战、嗜血如命的勇士们,也被他的这种气势吓傻了,上官尽管不断呼喝,但谁也不敢当路阻拦,张无忌所到之处,密麻的人群自动地分出一道大沟来,凭他这般笔直地冲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武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武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