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寒症忽发
潼洛2019-04-26 10:192,418

  玄参立刻再次发动御火术,原本熄灭的火苗又再次燃烧了起来,发怒的巨大食尸妖朝着玄参狂奔过来,玄参连忙向其发出几道火箭,但是对方竟然毫发无损,直愣愣的冲了过来一把将玄参拍倒在地。玄参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食尸妖乘机要杀死玄参,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被束缚住了,原来是叶柔看到玄参有危险,及时出手,用长鞭困住了食尸妖。

  虽然她那点可怜的力量并不能起多大作用,但是还是为沈星阑争取了短暂的时间,他迅速的将玄参移到他处,并且设了一道屏障在其身边保其安全。紧接着抽出灭魂剑向着食尸妖刺去,可他没想到,灭魂剑却只能将其皮肉刺破,食尸妖就好像丝毫不受影响。而那些被困住的其他食尸妖也跑了出来,姜承和叶柔根本拦不住,反而被抓伤了。沈星阑一拳难敌四手,渐渐地也体力不支。

  这个时候突然从天空中射下无数支光剑,竟然将多半的食尸妖活活刺死。剩下一部分被射中也动弹不得。而那只最庞大的食尸妖,竟然被从天而降的一副牢笼牢牢困住,它想要逃出,但是只要一碰发光的笼子,皮肤就会被灼烧,反复几次,那个食尸妖也不敢再动。

  看到眼前的景象沈星阑就知道莫霖霖果然没有听自己的话好好待在客栈中了。月光下莫霖霖瘦弱的身影从半空中跌下,刚才使尽了全身灵力发动的幻月术此刻让她已经再无半点力气了。

  沈星阑飞跃而上接住了莫霖霖的身子,二人缓缓落下,莫霖霖已经晕了过去。沈星阑将莫霖霖放在一棵大树边让她靠着,然后再一次用灭魂剑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染上鲜血的灭魂剑发着暗红色的光芒,沈星阑精准的朝着食尸妖挥去,它那颗硕大的脑袋就掉在了地上,紧接着变成一股黑烟,被灭魂剑吸收了。沈星阑极快的处理了其他食尸妖,顺便采取了一小瓶食尸妖的血后,又来到了莫霖霖身边。却发现莫霖霖此刻身上竟然开始结霜。

  怎么会这样,沈星阑心急如焚的抱起莫霖霖,也不和剩余的人多说一句,就飞奔离开。

  沈星阑抱着莫霖霖回到客栈,安置莫霖霖躺下,但是莫霖霖身上的冰霜越来越多,整个人仿佛一块冰一样。

  “我来看看。”玄参也很焦急,虽然认识莫霖霖的日子并不长,而且对她心中存疑,但是莫霖霖那种活泼可爱的性格也的确让他这一路多了很多乐趣。

  但是沈星阑却一反常态,有些慌乱的制止住了准备诊治的玄参。玄参一脸惊讶的看着沈星阑,心中的怀疑重了几分,他沉着脸说道:“你要知道,如果拖得久了,这丫头是有性命之忧的。”

  听到这话,沈星阑默默的走到一边,不再阻拦。

  “不然我还是去找个医师来吧?”姜承看着正在为莫霖霖把脉的玄参,有些不放心的问沈星阑。

  沈星阑摇头,玄参虽然是侦查司的弟子,但是入门后跟着援助司司长夕夏学了不少医术,能力虽然还没达到妙手回春,但是一定比这座镇上任何一个医师都要好。这也是他不再阻拦的原因之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玄参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叶柔小声的问姜承,“这位姑娘不会……”说到这里她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她看到了沈星阑冷冷的眼光看着自己。

  姜承将叶柔往身后挡了挡,语气温和的对沈星阑说:“先生不要误会,柔儿她也只是担心。”

  沈星阑自然也知道叶柔没有别的意思,但是他就是听不得这些话。他回头注视着玄参,心中七上八下。

  终于玄参开口了,他说了几种药材然后拜托姜承赶紧去买,然后又拜托叶柔去找小二准备些热水填满浴桶。

  当二人都离开后,玄参冷着脸看着沈星阑,质问道:“要不是我今日正好在这里,你是打算瞒到我什么时候?”

  沈星阑不去看玄参,低声回应说道:“我就没打算告诉你。”

  听到这话玄参更生气了。“好啊,我把你当兄弟,什么事都不瞒着你,你倒好。”

  沈星阑见状,解释道:“不是我故意要瞒着你,只是连我自己也没想好怎么处理这件事。也许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可怕。”

  “哼,我听她说她还想拜入九幽门下?就她这样,只要踏进九幽一步,掌门就会一掌拍死她!你居然还答应为她引荐。简直是胡闹。星阑你一向都谨慎细心,怎么这件事这么糊涂?”

  “现在一切只是你我的判断,你也看到了,虽然她体内有着诡异的力量,但是她实实在在的只是个普通人!我觉得应该带她去见师父,他老人间见多识广,也许能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普通人?”玄参失笑道:“且不说她体内那股强大的未知力量,你和她相处这么久,难道没有觉察到她的体内的妖气?对,她的身躯的的确确是个人类,但是那股子妖气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你别说你不知道!”

  沈星阑哑然,他又何尝没有探查到那一股妖气,可是一直以来他都不愿意去承认这个事实。可是退一步讲,即便莫霖霖她真是一只妖又能怎样,到目前为止她没有做过一件伤害别人的事情,还一心想要帮助他人,一心想要拜入九幽修行,自己凭什么无论对错,就因为她体内有妖气,就要了他的命?而且九幽对于异类的处置方法令他十分不满,虽然师父夜离也曾和掌门夜血据理力争过,但是效果甚微。

  “那你说我怎么办?直接杀了她?还是假装不知道置之不理?我只能把她留在自己身边,时时刻刻留意。说不定只要正确的引导,后果能好一些。”沈星阑有些气愤的说道。

  玄参被沈星阑反问的说不出话来,他太了解沈星阑,虽然这个人平日里沉默寡言,看起来很冷漠,但是其实内心很善良感性,又加上他的师父夜离对于异类的态度对他有不小的影响,他对于异类的态度并不像九幽其他人一样坚决。但是也许沈星阑说得对,也许凭借沈星阑的能力,对于这股力量,能有所制衡。

  沈星阑见玄参不说话了,也知道玄参这个人向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于是问道:“你刚才把脉,怎么样?”

  “寒症,而且是非常严重的寒症,这个病应该是在娘胎里就落下的,要根治几乎不可能。再加上体内那股不知道是什么的阴邪之力,简直就是雪上加霜。”玄参说到这里停了一下,随即苦笑道,“也许你我都多虑了,她可能根本活不到成为祸患的那一天。”

  听玄参这么一说,沈星阑没有反驳,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二人望着眼前谜一样的莫霖霖,沉默了。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帝王之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妖师的小冤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