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帝王之血
潼洛2019-07-23 14:372,445

  很快,热水桶准备好了。沈星阑将莫霖霖放进热水桶,玄参用御火术在浴桶上方制造了一层火膜,尽量给莫霖霖一个温热的环境。

  姜承那边的药材也已经准备齐全,熬好之后端了过来。沈星阑将汤药全部给莫霖霖喂下,莫霖霖的状态只是没有加重,却并没有减轻。

  “你确定这样就可以了吗?”沈星阑还是有些不放心。

  “这个法子效果虽然有些缓慢,但是你放心,我保证她不会有事。”玄参安慰沈星阑,“如果能有那一味药材,效果会更加好,只是太难取得。”

  “是什么?”沈星阑连忙问。

  “帝王血。”玄参默默回答。

  沈星阑眼神黯淡了,帝王血顾名思义就是帝王家的血,其中以皇帝的血最为贵重效果也最好,往下就是各种王孙贵族的血。但是哪怕是最劣等的帝王血,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

  但是玄参的话却让姜承一愣,“帝王血?”他默念了一遍,好像明白了什么。他不加思索的走到莫霖霖身边,将自己食指割破,然后将手指放到了莫霖霖嘴中。

  这一连串的举动让在场的另外三人都措手不及。

  但是很快沈星阑和玄参就反应过来了。看来这个姜承决不是一般人。

  食过姜承鲜血后,莫霖霖的状态果然很迅速的开始恢复,面色也开始慢慢红润了起来。

  见到莫霖霖没事了以后,沈星阑一颗揪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他拜托叶柔留下为莫霖霖换身衣服,然后和玄参,姜承退出了房间。

  关上门之后,沈星阑就冲着姜承抱了抱拳以示感谢:“今日也多亏了你们兄妹二人,帮了大忙了。沈某刚才对令妹无理,还请不要介怀。”

  “沈先生客气了。江湖男儿遇见此事怎能袖手旁观。至于刚才,我也明白沈先生的想法。并没有放在心上。”

  玄参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前这位举止投足都露着贵气的男子,笑了笑问道:“敢问这位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姜承。和表妹叶柔前来这里调查一些事情。能遇到几位也算是缘分。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二人介绍了自己以后,玄参幽幽的说道:“我说姜公子的血为何有如此功效,原来竟然是瑞亲王的公子,是我等眼拙,没有认出公子。”

  话音刚落,叶柔推开了房门,说道:“莫姑娘醒来了。”

  沈星阑连忙走进屋子。

  莫霖霖看到沈星阑焦急的样子,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有气无力的说道:“对不起沈哥哥,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沈星阑皱着眉头,问道:“你这病以前发作过?”

  “嗯,犯过三四次,但是都不严重,上一次好像是一年前。”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沈星澜忍不住责问。

  “以前我都是忍一忍就好了。再说我怕沈哥哥知道此事,嫌累赘,不肯收留我了。”

  听到莫霖霖这么说沈星阑心中一惊,自己忍过去?这傻丫头能活到现在可真是个奇迹!看着莫霖霖一副可怜的样子,沈星澜安慰道:“傻丫头。你刚醒来,还很虚弱,我陪着你,你好好睡一觉。”

  “嗯。”莫霖霖热泪盈眶的,心中十分感动,这么多年了,被人关心的滋味莫霖霖早就忘记了,是沈星阑的出现让自己又感受到了那种温暖。

  玄参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示意姜承与叶柔出去。关上房门以后对着二人说道:“两位也去休息吧。今夜的确麻烦二位了。在下不胜感激。”

  “您太客气了。”姜承笑笑,拉着叶柔准备离开。谁知叶柔待在原地,眼巴巴的望着玄参不肯走。

  “你,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叶柔看着玄参,眼神复杂。

  如今对于姜承和叶柔的猜忌没有之前那么重了,玄参的态度不再像以前一样,但是面对叶柔的问题,玄参仍然觉得头大!这个姑娘怎么就不肯罢休呢?

  “这位姑娘,我认得你的玉佩。”玄参尴尬的指了指叶柔腰间的玉佩,“也许我们曾经见过,但是我现在真的想不起来。实在抱歉。”

  听到玄参这话,叶柔苦笑了一下,“是我想多了,的确,你又怎么会记得我呢?”

  看到叶柔失魂的样子,玄参十分想安慰一下,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倒是姜承冲着玄参笑了笑,像没事人一样告了别,拉走了叶柔。

  玄参看着二人离开,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辜。

  “哎,烦心事真多,还是出去找个好地方散散心吧!”玄参无奈的说道,然后离开了客栈。

  莫霖霖的寒症暂时被压制住了,沈星阑也稍微放下心来,这才想起来老吴还被自己设了结界关在他的家里。于是连忙起身准备去配解药,谁知刚站起来居然突然一阵眩晕。

  可能是太过疲劳了,等救了老吴要好好休息一下了。沈星阑心里想着,深呼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出了门。

  莫霖霖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沈星阑,猜测沈星阑应该是出去了。昨夜寒症发作,虽然现在已经恢复,但是身体还是有些虚,简单的洗漱后,莫霖霖来到楼下,打算吃些早饭,没想到却遇见了也在吃饭的姜承和叶柔。

  叶柔主动向莫霖霖打招呼并且拉着莫霖霖坐在了一起。然后又向莫霖霖正式介绍了自己和姜承。

  “莫姑娘似乎还是有些虚弱。”姜承看着脸色苍白的莫霖霖说道。

  莫霖霖礼貌的笑了笑,并且向二人亲自表示感谢。

  “没关系,你多吃点饭,就能很快恢复啦!”叶柔似乎已经把莫霖霖当做亲近的人,还将自己点的菜品向莫霖霖跟前挪了挪。

  “莫姑娘大病初愈,怎么能吃你吃的这些油腻的东西。”姜承无语的又将那几盘菜挪了回来,“莫姑娘还是吃些清淡的。”

  叶柔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清汤挂面的吃了怎么可能有力气?”

  莫霖霖看着叶柔那张稍显稚气的脸,偏偏又是一副极为认真的样子,笑了起来。其实她对这个叶柔的感觉很不错,同样是比自己小三岁,但是比起那个嚣张跋扈的莫知夏来说,叶柔简直就是世上难得的小可爱。至于姜承,刚才他自己说的是二十二岁,比自己大一点,但是比沈星阑小三岁。也是个年轻气盛的年纪,但是眼神中又总是透露着沧桑,表面总是笑盈盈的,但是无论是说话还是举止,都让人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有点让人看不透。似乎也只有面对他这个表妹的时候才会变得不那么冷淡。

  看见他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嬉闹,莫霖霖突感悲伤,不知为何,她想起了自己那个并不讨人喜的妹妹莫知夏。其实很久很久以前,莫霖霖也曾经希望能向姜承兄妹二人一样,姐妹两能亲密无间,一直欢声笑语。可惜啊,事不遂人愿。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杀心再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妖师的小冤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